钢之炼金术士fa:马克思和毛泽东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19/10/22 01:39:51
来信:
豪哥:好!
   终于能够理解了资本的含义和真正认识到马克思是个思想伟人,于是把这份欣喜与您一起分享(是在昨天洗澡时突然莫名其妙就悟到了。呵呵。。。这种“悟”在我三十多年中很不多见,仅有两次);并不是因为读了《资本论》,一年前在毫无头绪时曾翻开过三十多页阅读,完全不明白,于是封装存放(共同学习讨论之人中很多会对讲起经济就能口若悬河,滔滔不觉照搬《资本论》中词句,于是让我感觉:要学经济,首看《资本论》。),在当时是一头雾水,无法对他们所说作出任何判断,但现在看来,毫不客气地说“都是读死书,基本上就是照搬书本”,而且思维极其混乱,好多都甚至套用得不伦不类,因为我自身完全没有水平,所以在一起学习讨论的也只能是一般水平者,在当时并不一定能够读懂和理解著作者的思维与核心思想。于是《资本论》到现在我也仅仅只仅仅就看了三十多页,我觉得读书,就要拥有能够理解作者思维的自身思维模式,需要知道书中的每一句是在讲什么,它的中心思想是什么,作者这样说在表达什么,辩证地去读,认认真真地两篇就够了,然后或赞同,或反对,形成自身的观点。我从来就不想盲从任何东西,也不崇尚所谓的“拿来主义”。
    股票就不多说了,我是在09年五月中旬不知股票为何物时入的市,也是在那时开始想学经济,之前一直是完全社会主义时的“贫农”状态。从刚开始盲目接触股票的亏损到三个月后的能选出中线潜力股票(本金不多,一万块钱,当时心态浮躁,频繁操作,是造成亏损20%的主要原因,后来证明选出的股票基本都是翻番走势甚至牛股,当时觉得也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好,现在想来,那种选股思路是正确的,只是自己太过于毛躁了,所以注定了还得给股市交点学费),到后来摸爬滚打整六个月,开始不再亏损或坐电梯,能够小有盈利,一年半后实现了翻番。到现在基本做到逆市中能轻松赚钱,相信只要股票给力、经济给力,不久后便能脱贫,这是我到现在入股市的整个经历,但现在还早呢,况且我还连“资本论”都没有看,现在才正要开始看呢。正像豪哥所说的:股市小玩意,人生大世界。就像游戏一样,不要刻意追求,也不能沉迷,那样只会让脚步停滞不前。
    我入股市的最大收获有两个:第一,能改善经济状况,让基本的生活得到一份保障,得到了真正意义上的“实在好处”,也能为以后赢得更多的获取知识的时间。第二,有幸结识了《占豪博客》,我认知的占豪是个思想巨人(从博客中,我感觉豪哥能充分正确地理解马克思经济上的思想,对你所评价的伟人毛泽东主席也十分赞同,他对马克思的《资本论》的理解深度甚至超过豪哥,政治、军事、深谋远虑难出其右,而且还是一位非常有魄力的变革者),而且更难能可贵的是品格上的无可挑剔,这样的战友对我来说交心是必须的,也是冲动的。
   豪哥能充分理解大家思想,那么你对风水、命理的看法是什么呢?我很想听听你的看法并提供一些见解。先说说我对它的理解吧。我认为它们的产生是有其根据的,它来源于也许是上古时期就表现着自然规律的易经八卦,一人一世界,一物一乾坤,自然即我,我即自然。把它应用于人或物从逻辑上行得通,命理学经过那么多年的发展,产生了很多正确的东西,同时不可避免地也带来了很多污秽。现在有的发扬,有的批判,其实说不清谁对谁错,我只能说命理学在近百年确实走入了叉道,脱离了正确轨迹,混乱不堪。但我觉得因为一些错误而全盘否定它,太可惜了,这不是正确的态度,也不符合辩证法。我相信,如果有招一日,它能够正本清源,得到修正而回归正途,得到正确发展,仍不失为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为人类更好地生存和发展提供有意义的指导(其实说白了就是我们中国人,这种靠上千年沉淀下来的传统文化积累物不是其他历史短暂的国家可以理解和继承的。也许只有中国人自己可以让它重生并且传承)
   就说这么多,豪哥时间宝贵,加上工作量大。絮絮叨叨那么久,不好再多打扰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只有多保重身体,才能继续指导战友,为战友服务,打持久战。
   代问厨娘好,祝鸭子小朋友学业进步,更上一层楼!
                                                 战友:驿马出华盖
                                                      2011.6.26
交流:
    《资本论》是马克思最重要的著作之一。其他经济学著作,没有能够拿出来和《资本论》放在一起媲美的。比如,所有西方经济学体系中,没有任何一个人从本质上揭露出资本的整个运作过程,但资本论从头到尾揭露得很清楚;在西方庸俗经济学中,一般都是先验式的逻辑,即根据现有发展的一种利益需要,去编排一种为这种逻辑服务的所谓经济学,拉出很多现象进行堆积,搞得云山雾罩,把各种高等数学的公式放进去来继续推更细节的逻辑。试想,一个逻辑起点都有问题的逻辑,其逻辑出来的东西会是什么?这种逻辑,是根据某一方的利益而创造的,并没有从客观上去阐述资本的产生、运作过程,这是拿现象当本质的一种方式。所以,你会发现,当1997年东南亚经济危机时美国给出的药方时紧缩货币政策,结果危机越来越严重;当美国爆发次贷危机时,美国做的是量化宽松。这里面的东西,莫说普通人,就是那一大堆经济学家能搞清楚的又有几个?基本上属于人云亦云之辈。
    但是,读《资本论》,单单有经济学知识是不能从根本上读懂的,要读懂《资本论》还需要有很高的思想境界层次。所谓《资本论》过时论都是一种无知表现,这些人绝大多数属于没读过资本论人云亦云或读过根本读不懂。相比《资本论》,西方庸俗经济学要好懂得多,比如说什么通胀了就加息云云,基本上都是形而上学的东西,形而上不需要动态分析,不需要懂得资本运作根本原理,当然就可以随手拈来,只要你会背西方庸俗经济学讲义,就能成为“很精通经济学的经济学家”,至于说效果那就是屁话了。否则,让这些人解释一下前苏联的休克疗法、解释一下日本广场协议后的危机本质、解释一下东南亚经济危机和次贷危机的本质以及为什么西方人给出的应对方法截然相反?只要一触及这些本质问题,他们就成了矮子,就成了笑柄,因为按照那些先验的、形而上学的逻辑根本解释不通,因为这里面给出应对措施的人在这里的利益出发点都是为了自己而非经济本身。这是为什么巴菲特、索罗斯这些人比那些所谓经济学家更懂经济的根本原因,就是他们知道资本流动是怎么回事,他们可以借助这种资本流动怎么赚钱。很多经济学家对这些的本质却一无所知,当他们所学的经济学无法解释的时候不去求索而是直接拿来西方的一些观点来用,反正懂点英语,定几本西方经济杂志,就可以照着杂志向我们的媒体吹水了,我们的媒体还像得到了圣经一样在媒体上广为宣传一把。这就是我们当前中国经济学的现实,也是这个领域乌烟瘴气的关键所在。当然,我们也可以看到,还是有一些有水平的经济学家时常发出一些声音,但相比这个喧闹得有些乏味的领域来说,在这个人们就喜欢看那些噱头相比,这些潜心研究经济的经济学家反而比那些“明星经济学家”的话语权更小、声音也要小得多。
    《资本论》当然也有其局限性,但相比西方庸俗经济学来说,它无论在哲学层次、经济学层次都要比那些高得多。而且,我们现在读的《资本论》可能并非原版,是经过前苏联加工后的,这就使得可能会产生一些歧义。另外,《资本论》的稿子是一批批发出来的,马克思还没来得及对其进行完善、完整就死了,这也给了整个理论体系产生歧义的空间,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遗憾。
    千万别说我是什么思想巨人,差距还很大,思想巨人至少得有足够丰富的思想成果,我不过刚刚写了部《黄金游戏》,其大部分内容不过是股票市场游戏的雕虫小技,虽然放进去了些思想层次的内容但毕竟是为股票操作系统服务的。所以,说什么思想巨人这样的帽子我可戴不住,还是踏踏实实、老老实实一步步做好自己的事情。做完了,等灰飞烟灭之时不枉此生即可。至于说能留下什么,那就随缘,如此而已。
    至于毛,思想境界不是历史上最高的,但从实践角度来说却是最牛的。对资本论的理解和资本论的实践上还是两码事,毛试图直接跨过马克思阐述的一些规律,这或许是在实践过程中出现偏差的最重要原因之一。但这样一个人物,历史上无人能望其项背,所以拿我和这样的人比不具可比性,这种比法很不合适。
    所有命理、风水都是《易经》的分支,其核心思想就是趋利避害,但孔子加入《十翼》后算给其立德。有了这一点,《易经》之法得以完善。我们知道,《易经》中有三不占:不诚不占,不义不占,不疑不占。这三不占的核心就在于干的事情必须是好事,必须诚心诚意去干,但诚心诚意去干却不知道怎么干。不知道怎么干,意味着无法开始,意味着干不成。而占,就能让人们利用易理来开辟人的思路或者替人拿了一个主意。一件事,干易经成功了一半,如果再加入一点有利的因素和开拓人的主观能动性,自然就能提高成功率,当然就能促进事情的成功。这种内在含义,才是占的核心。而我们很多人把这个占当成了某种迷信工具,当成了骗人的玩意,无奈这些不肖子孙啊,祖宗们看到这些九泉之下也得哭了。风水、命理,都是基于这些方面的,同时加上根据易理去进行一些分析、布局,那么就能充分利用有利因素和避开不利因素,当然就有利于人的生存。这才是风水、命理本质。如果我们从这个角度看待,就能理解我们祖先的很多文化,但我们现在文化传承存在严重问题,其最根本的两点就是:1、以讹传讹;2、不理解其内涵精华所在。 来源:(http://blog.cnfol.com/zhanh/article/49855943.html) - 占豪午评:下周初再无法突破短线会再回踩-占豪的中金博客 _ 占豪 _ 中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