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合小学生的英语听力:世界史升级为一级学科开启历史学科发展新阶段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0/05/29 06:27:39

中国社会科学报:世界史升级为一级学科开启历史学科发展新阶段


       “世界史升级为一级学科是学术界的需要,也是国家的需要,大国需要研究外国历史。中国在闭关自守时对外国置之不理,但现在中国在全世界各地都有国家利益,不了解、不研究其他国家就会到处碰壁。而且研究外国,不能仅研究现实问题,还要研究历史,因为现实问题说到底还是历史问题,要想进行深刻的研究就必须从历史着手。”
日前,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和教育部下发通知,公布了新的《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2011年)》。对哲学社会科学界来说,新目录最大的变化在于历史学门类下由“历史学”1个一级学科变为“考古学”、“中国史”、“世界史”3个一级学科。世界史升级为一级学科,必将对整个中国历史学发展产生巨大影响。世界史学科为什么需要升级,升级的过程是怎样的,升级后学科发展面临哪些机遇和挑战?就这些问题,记者走访了中国世界史学界的专家学者,请他们对世界史学科发展进行回顾和展望。

世界史的历史
      相对于其他学科,世界史在中国的历史较短。在鸦片战争前后,民族的深重危机迫使中国人“开眼看世界”,但很长时间内中国并没有“世界史”学科。世界史学者、首都师范大学前校长齐世荣告诉记者,解放前中国只有“西洋史”(主要研究欧美)和“东方史”(主要研究日本和印度)学科。解放后中国学习苏联设立了“世界史”学科,开始对全世界进行研究。但是当时没有开展独立研究,连高校世界史教材都是直接从苏联翻译过来的。
中国的世界史学科在改革开放以后才进入了真正的大发展时期。南开大学历史学院院长陈志强向记者介绍:“改革开放初期是学科发展的黄金时期,当时的世界史国别研究非常全面。”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俞金尧也深有感触:“直到1997年学科目录调整之前,世界史拥有‘世界古代中世纪史’、‘世界近现代史’和‘地区国别史’3个二级学科和一大批研究非洲史、拉美史的专家。”
1997年学科目录调整,将世界史的3个二级学科合并为1个,成为了“历史学”一级学科下8个二级学科中的一个。与大多数国家的统计性学科目录不同,中国的学科目录属于指令性目录,对高校和科研机构的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具有强制约束力。学科目录中二级学科的合并意味着经费划拨、编制设置、招生名额、课题立项都要相应地减少和压缩。此次学科目录调整使世界史学科发展受到了重创。俞金尧举例说:“我读大学的时候‘世界通史’要上3年,而学科压缩后这门课只上1年,原因就是没有老师教授。”

漫漫升级路
      从1997年学科目录颁布实施到今天已经过去了13年。在这13年中,中国与世界的关系越来越紧密,世界史的学科地位也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俞金尧指出:“世界史升级为一级学科是学术界的需要,也是国家的需要,大国需要研究外国历史。中国在闭关自守时对外国置之不理,但现在中国在全世界各地都有国家利益,不了解、不研究其他国家就会到处碰壁。而且研究外国,不能仅研究现实问题,还要研究历史,因为现实问题说到底还是历史问题,要想进行深刻的研究就必须从历史着手。”
      达成共识后,世界史人开始了漫长的学科发展诉求。作为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人文科学学科目录修订工作小组组长,世界史学者、北京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高岱亲历了整个过程,他向记者介绍:“其实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早在2003年就开始酝酿学科目录的修订工作,一直没有间断,上海交通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学会先后承担了学科目录的调研工作。转折始于2009年6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协同教育部向近1000个单位征求学科目录修订意见,共有202个单位或组织提出了634条修订意见。2010年6月,学科目录修订工作小组提交了《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修订草案第一稿)》,建议世界史升级为一级学科。从2009年开始调研算起,历时1年半,历经两上两下,世界史终于正式升级为一级学科。”
      在采访中,世界史学者一致认为,此次学科升级是中国史学界共同努力的结果。2009年“两会”期间,俞金尧以政协委员身份提交了《关于建设与大国地位相称的世界历史学科的提案》。在征求学科目录修订意见时,包括北京大学、南开大学、武汉大学在内的20所高校及研究所提议将世界史升级为一级学科,此项提议获得了“论证充分,学科内涵清晰,学科基础好,社会发展强烈要求”的A类评价。更为可贵的是,很多中国史学者也在不同场合发表文章,支持世界史学科升级。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文史哲学部副主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兼历史学科评议组成员张海鹏曾公开表示:“我们要有世界眼光。世界史不发展,历史学必将衰落。”

是机遇也是挑战
      在短暂的欣喜过后,世界史人开始思索,学科升级意味着什么,学科的未来路在何方?陈志强认为:“未来的十年,世界史学科将迎来一个快速发展的时期,整个学科的发展空间将会大大增加,与之相伴的是研究领域、课题、人员、人才培养等方面的一系列变化,如完善学科体系的建设、更合理地分配资源、加强后备力量的培养等。此外,以前我们对国外的研究着眼现实利益较多,缺乏对文化、历史背景的研究,世界史学科的发展必将推动这两方面研究更好地结合起来。”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所长张顺洪分析了研究所目前的情况,感到任务紧迫:“研究所共有在职研究人员70人左右,以科研为主,也承担少量教学任务,研究生招生数量每年10人左右。研究所目前设有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历史研究室、西欧北美历史研究室、俄罗斯东欧历史研究室等机构。从表面上看覆盖了世界史的各个方面,但实际上有很多研究空白,如拉美史研究七八十年代曾经很强,但现在只有两位青年研究人员,已成了濒危学科。高校人力、财力资源丰富,学科升级后可以扩大编制、扩大招生、增加经费投入,大踏步发展,如果我们不紧紧跟上,将难以发挥‘国家队’的作用。”俞金尧认为应该借此机会设置新课题、新领域:“比如边疆史地我们一直是从中国的角度研究的,缺乏邻国视角的边疆研究,因此应该了解、系统研究人家的资料和政策。我们还可以开设‘周边国家史’这样的二级学科,侧重研究与中国有关的经济、文化、边疆政策的内容。”(作者:刘潇潇,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1年4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