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狂医免费下载:薄利多销背后的医生价值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0/10/26 17:23:31
薄利多销背后的医生价值(2011-05-22 13:43:27)转载标签: 薄利多销医生价值杂谈 分类: 波子杂谈 生找回尊严?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的医生不是靠技术谋生,在香港的私人医生也是按诊金(含药费)来计算医生的劳务,而不是通过开检查和开药来体现自己的劳动价值。也只有这样,医生不同级别的收入差距,才可以拉开,才能起到激励作用。目前一些医生希望通过周末的“周六工程师”的形式弥补自己价值的缺失——薄利多销?可以说,这种“飞行医疗”虽然“议价”,但或多或少说明医生的价值远远不止目前医院的支付水平。有人估计,有水平的医生,他在“飞行医疗”中获得的收入是正常工资、奖金的2-3倍。   医生需要有一个优越的物质生活的职业。要尊重价值规律,尊重医生的劳动,这不是一句空话,需要有实际的东西。   医生过度疲劳确实不应该提倡,尤其在大医院。在很多大医院和教学医院,虽然他们在搞科研和带教也有劳务报酬,但是有人知道他们付出是多少呢?这种付出不是简单的1+1=2的体力问题,是一种心力交瘁的几何倍数的问题,往往压倒他们就是最后的一根稻草。   由此,我们也可以联想到医生的多点执业。目前中国医生工作强度远远高于外国,国外的多点执业是在一种“劳动合同”下的自由流动。目前中国医院的医生是单位人,按编制和工作量来聘请医生,一般来说,是没有“多余”的医生,加上大多数医院都在“薄利多销”经营理念下运转,医院在尽力压低成本,要求医生尽可能多干活。目前大医院的医生已经压得透不过气来,如果能多点执业,一定就是时间上的调整和额外的劳动,但能“飞”的,多是一种朋友的相约和技术的扶持,当然还有一种新技术的推广。固定到一个地方去“多点执业”似乎与经济效率相悖,基于目前大医院的“经济核算”的指标与在乡下的不同,在基层可以支付得起专家的合理价格吗?专家下乡的诊金又怎么能与三级医院比较呢?没有合理的出诊费难以能吸引医生。这也说明,为什么私人医院就有这么强的吸引力,毕竟人家是认可专家的价值。   这次公立医院改革,令人振奋和看到希望的是:要逐步取消药品加成政策,提高诊疗费、降低检查费。目前医生手术的收入都很低。一个切除阑尾的手术费300元左右,胃癌胃部切除手术900元左右,心脏手术2000元左右,这些价格在全国也相差不多,应该是1999生找回尊严?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的医生不是靠技术谋生,在香港的私人医生也是按诊金(含药费)来计算医生的劳务,而不是通过开检查和开药来体现自己的劳动价值。也只有这样,医生不同级别的收入差距,才可以拉开,才能起到激励作用。目前一些医生希望通过周末的“周六工程师”的形式弥补自己价值的缺失——薄利多销?可以说,这种“飞行医疗”虽然“议价”,但或多或少说明医生的价值远远不止目前医院的支付水平。有人估计,有水平的医生,他在“飞行医疗”中获得的收入是正常工资、奖金的2-3倍。   医生需要有一个优越的物质生活的职业。要尊重价值规律,尊重医生的劳动,这不是一句空话,需要有实际的东西。   医生过度疲劳确实不应该提倡,尤其在大医院。在很多大医院和教学医院,虽然他们在搞科研和带教也有劳务报酬,但是有人知道他们付出是多少呢?这种付出不是简单的1+1=2的体力问题,是一种心力交瘁的几何倍数的问题,往往压倒他们就是最后的一根稻草。   由此,我们也可以联想到医生的多点执业。目前中国医生工作强度远远高于外国,国外的多点执业是在一种“劳动合同”下的自由流动。目前中国医院的医生是单位人,按编制和工作量来聘请医生,一般来说,是没有“多余”的医生,加上大多数医院都在“薄利多销”经营理念下运转,医院在尽力压低成本,要求医生尽可能多干活。目前大医院的医生已经压得透不过气来,如果能多点执业,一定就是时间上的调整和额外的劳动,但能“飞”的,多是一种朋友的相约和技术的扶持,当然还有一种新技术的推广。固定到一个地方去“多点执业”似乎与经济效率相悖,基于目前大医院的“经济核算”的指标与在乡下的不同,在基层可以支付得起专家的合理价格吗?专家下乡的诊金又怎么能与三级医院比较呢?没有合理的出诊费难以能吸引医生。这也说明,为什么私人医院就有这么强的吸引力,毕竟人家是认可专家的价值。   这次公立医院改革,令人振奋和看到希望的是:要逐步取消药品加成政策,提高诊疗费、降低检查费。目前医生手术的收入都很低。一个切除阑尾的手术费300元左右,胃癌胃部切除手术900元左右,心脏手术2000元左右,这些价格在全国也相差不多,应该是1999 在中国行医,医生的劳动价值不是通过他的知识、经验和能力体现的。而是通过技术以外的“收入”补偿的。殊不知,在很多医院可以免去诊金、挂号费来吸引患者,其中的道理就非常清楚:医生的收入不是通过“技术”,而是通过药品、卫生材料和机器。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的医生、医院管理者习惯于在旧体制这种“价值体现”,而对扭曲了的劳动价值习以为常。医生如何通过自己的劳动,为自己换取更丰厚的收入,成为医生们一种本能的心愿。 现在我们的经济学家甚至一些官员号召人们学习“薄利多销”经营模式,而医院“薄利多销”背后的医生价值的却没有人去考虑。在薄利多销背后的过度医疗 一文中谈了“薄利多销”的过度医疗问题,谈了医疗服务在市场的特点问题,但是“薄利多销”是否体现了中国医生的劳动价值。生找回尊严?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的医生不是靠技术谋生,在香港的私人医生也是按诊金(含药费)来计算医生的劳务,而不是通过开检查和开药来体现自己的劳动价值。也只有这样,医生不同级别的收入差距,才可以拉开,才能起到激励作用。目前一些医生希望通过周末的“周六工程师”的形式弥补自己价值的缺失——薄利多销?可以说,这种“飞行医疗”虽然“议价”,但或多或少说明医生的价值远远不止目前医院的支付水平。有人估计,有水平的医生,他在“飞行医疗”中获得的收入是正常工资、奖金的2-3倍。   医生需要有一个优越的物质生活的职业。要尊重价值规律,尊重医生的劳动,这不是一句空话,需要有实际的东西。   医生过度疲劳确实不应该提倡,尤其在大医院。在很多大医院和教学医院,虽然他们在搞科研和带教也有劳务报酬,但是有人知道他们付出是多少呢?这种付出不是简单的1+1=2的体力问题,是一种心力交瘁的几何倍数的问题,往往压倒他们就是最后的一根稻草。   由此,我们也可以联想到医生的多点执业。目前中国医生工作强度远远高于外国,国外的多点执业是在一种“劳动合同”下的自由流动。目前中国医院的医生是单位人,按编制和工作量来聘请医生,一般来说,是没有“多余”的医生,加上大多数医院都在“薄利多销”经营理念下运转,医院在尽力压低成本,要求医生尽可能多干活。目前大医院的医生已经压得透不过气来,如果能多点执业,一定就是时间上的调整和额外的劳动,但能“飞”的,多是一种朋友的相约和技术的扶持,当然还有一种新技术的推广。固定到一个地方去“多点执业”似乎与经济效率相悖,基于目前大医院的“经济核算”的指标与在乡下的不同,在基层可以支付得起专家的合理价格吗?专家下乡的诊金又怎么能与三级医院比较呢?没有合理的出诊费难以能吸引医生。这也说明,为什么私人医院就有这么强的吸引力,毕竟人家是认可专家的价值。   这次公立医院改革,令人振奋和看到希望的是:要逐步取消药品加成政策,提高诊疗费、降低检查费。目前医生手术的收入都很低。一个切除阑尾的手术费300元左右,胃癌胃部切除手术900元左右,心脏手术2000元左右,这些价格在全国也相差不多,应该是1999 目前医生的劳动价值有多少?该不该高新?对比:理发师?汽车修理?还是停车收费?我不知道经济学家又是如何评价,反正协和医院的住院费比停车费还便宜这是一个事实,不如招待所的收费也是事实。   一个医生的实际价值多少?没有人说的清楚,每次的医改会议都在谈如何提高服务价格收费,但年复一年,依然固我。从社会认可的黑市价来看,医生的价值可是很高的:协和医院一些老专家的挂号费,在“号贩子”那里能从14元“倒”到3000多元钱;我太太诊金的黑市价没有这么高,但倒也可以养活一个“医托”团队。这是医生的价值并没有回归到社会认知的价值贡献系数上一个旁证。年制定的,物价都变了多少回了,这个收费标准却一直没有变过。有人统计,一台体外循环手术,平均每人每小时是5块钱,停车费一小时最低收费也有5元呀!因而在这样低廉的服务价格背后,靠什么支撑医院的发展和医护人员的收入呢?唯有手术费以外的收入,如材料费、麻醉费、药费。因而,医院“薄利多销”的基础在哪里呢?为什么一些医院在“薄利多销”的情况下还生活得很自在呢?   这里还提请大家回顾一下北京市八家重点医院的一次费用收支情况调查,在20000多个收费项目里,有57%是亏损的,有43%是盈利的。言下之意是什么呢?就是说,如果要取消以药养医,政府必须要考虑到各方面的补偿,这样才能纠正医院和医生的习惯性思维——开检查、开药方。   实现基本药物制度和取消以药养医,必须是“破”和“立”的统一与协调!如果以药养医破了,补偿跟不上,大大影响了改革的信心,而实际上受损的不仅是医生,最终还是患者利益受损。医改的目标就不能实现。    要体现医生的劳务价值和调动医护人员的积极性,内部的价格调整固然重要,但是更要的是要体现的政府的投入,也就是在不增加患者负担的前提下改变支付医生技术劳动的机制,真正调动医生的积极性。 那么中国医生的价值从哪里来呢?不了解业内的人总以为医生的待遇已经很高了,但却不知道其中由于体制造成的一些不合理的副作用,这种“副作用”已经在医生薪酬支付系统中其了最重要的作用。在中国行医,医生的劳动价值不是通过他的知识、经验和能力体现的。而是通过技术以外的“收入”补偿的。殊不知,在很多医院可以免去诊金、挂号费来吸引患者,其中的道理就非常清楚:医生的收入不是通过“技术”,而是通过药品、卫生材料和机器。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的医生、医院管理者习惯于在旧体制这种“价值体现”,而对扭曲了的劳动价值习以为常。医生如何通过自己的劳动,为自己换取更丰厚的收入,成为医生们一种本能的心愿。现在我们的经济学家甚至一些官员号召人们学习“薄利多销”经营模式,而医院“薄利多销”背后的医生价值的却没有人去考虑。在薄利多销背后的过度医疗一文中谈了“薄利多销”的过度医疗问题,谈了医疗服务在市场的特点问题,但是“薄利多销”是否体现了中国医生的劳动价值。 目前医生的劳动价值有多少?该不该高新?对比:理发师?汽车修理?还是停车收费?我不知道经济学家又是如何评价,反正协和医院的住院费比停车费还便宜这是一个事实,不如招待所的收费也是事实。   一个医生的实际价值多少?没有人说的清楚,每次的医改会议都在谈如何提高服务价格收费,但年复一年,依然固我。从社会认可的黑市价来看,医生的价值可是很高的:协和医院一些老专家的挂号费,在“号贩子”那里能从14元“倒”到3000多元钱;我太太诊金的黑市价没有这么高,但倒也可以养活一个“医托”团队。这是医生的价值并没有回归到社会认知的价值贡献系数上一个旁证。 那么中国医生的价值从哪里来呢?不了解业内的人总以为医生的待遇已经很高了,但却不知道其中由于体制造成的一些不合理的副作用,这种“副作用”已经在医生薪酬支付系统中其了最重要的作用。 公立医院医生的收入是与药品和卫生材料密切相关。可以说主要不是从它的真实的知识价值和经验中来,而是知识之外的“提成”中来。我暂且说是“提成”吧,毕竟也是核算后提成,如果不是这些提成,医生本身的工资水平比社会最低工资水平高不了1000元(如果按照广东的1600来计算),北京:每小时不低于6.7元、每月不低于1160元。广州市执行最高的第一类标准,为1300元月。可能很多人都想不到,医生退休金有多少?4000上下吧。 如何使医 生找回尊严?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的医生不是靠技术谋生,在香港的私人医生也是按诊金(含药费)来计算医生的劳务,而不是通过开检查和开药来体现自己的劳动价值。也只有这样,医生不同级别的收入差距,才可以拉开,才能起到激励作用。目前一些医生希望通过周末的“周六工程师”的形式弥补自己价值的缺失——薄利多销?可以说,这种“飞行医疗”虽然“议价”,但或多或少说明医生的价值远远不止目前医院的支付水平。有人估计,有水平的医生,他在“飞行医疗”中获得的收入是正常工资、奖金的2-3倍。   医生需要有一个优越的物质生活的职业。要尊重价值规律,尊重医生的劳动,这不是一句空话,需要有实际的东西。   医生过度疲劳确实不应该提倡,尤其在大医院。在很多大医院和教学医院,虽然他们在搞科研和带教也有劳务报酬,但是有人知道他们付出是多少呢?这种付出不是简单的1+1=2的体力问题,是一种心力交瘁的几何倍数的问题,往往压倒他们就是最后的一根稻草。   由此,我们也可以联想到医生的多点执业。目前中国医生工作强度远远高于外国,国外的多点执业是在一种“劳动合同”下的自由流动。目前中国医院的医生是单位人,按编制和工作量来聘请医生,一般来说,是没有“多余”的医生,加上大多数医院都在“薄利多销”经营理念下运转,医院在尽力压低成本,要求医生尽可能多干活。目前大医院的医生已经压得透不过气来,如果能多点执业,一定就是时间上的调整和额外的劳动,但能“飞”的,多是一种朋友的相约和技术的扶持,当然还有一种新技术的推广。固定到一个地方去“多点执业”似乎与经济效率相悖,基于目前大医院的“经济核算”的指标与在乡下的不同,在基层可以支付得起专家的合理价格吗?专家下乡的诊金又怎么能与三级医院比较呢?没有合理的出诊费难以能吸引医生。这也说明,为什么私人医院就有这么强的吸引力,毕竟人家是认可专家的价值。   这次公立医院改革,令人振奋和看到希望的是:要逐步取消药品加成政策,提高诊疗费、降低检查费。目前医生手术的收入都很低。一个切除阑尾的手术费300元左右,胃癌胃部切除手术900元左右,心脏手术2000元左右,这些价格在全国也相差不多,应该是1999公立医院医生的收入是与药品和卫生材料密切相关。可以说主要不是从它的真实的知识价值和经验中来,而是知识之外的“提成”中来。我暂且说是“提成”吧,毕竟也是核算后提成,如果不是这些提成,医生本身的工资水平比社会最低工资水平高不了1000元(如果按照广东的1600来计算),北京:每小时不低于6.7元、每月不低于1160元。广州市执行最高的第一类标准,为1300元/月。可能很多人都想不到,医生退休金有多少?4000上下吧。 年制定的,物价都变了多少回了,这个收费标准却一直没有变过。有人统计,一台体外循环手术,平均每人每小时是5块钱,停车费一小时最低收费也有5元呀!因而在这样低廉的服务价格背后,靠什么支撑医院的发展和医护人员的收入呢?唯有手术费以外的收入,如材料费、麻醉费、药费。因而,医院“薄利多销”的基础在哪里呢?为什么一些医院在“薄利多销”的情况下还生活得很自在呢?   这里还提请大家回顾一下北京市八家重点医院的一次费用收支情况调查,在20000多个收费项目里,有57%是亏损的,有43%是盈利的。言下之意是什么呢?就是说,如果要取消以药养医,政府必须要考虑到各方面的补偿,这样才能纠正医院和医生的习惯性思维——开检查、开药方。   实现基本药物制度和取消以药养医,必须是“破”和“立”的统一与协调!如果以药养医破了,补偿跟不上,大大影响了改革的信心,而实际上受损的不仅是医生,最终还是患者利益受损。医改的目标就不能实现。    要体现医生的劳务价值和调动医护人员的积极性,内部的价格调整固然重要,但是更要的是要体现的政府的投入,也就是在不增加患者负担的前提下改变支付医生技术劳动的机制,真正调动医生的积极性。 如何使医生找回尊严?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的医生不是靠技术谋生,在香港的私人医生也是按诊金(含药费)来计算医生的劳务,而不是通过开检查和开药来体现自己的劳动价值。也只有这样,医生不同级别的收入差距,才可以拉开,才能起到激励作用。目前一些医生希望通过周末的“周六工程师”的形式弥补自己价值的缺失——薄利多销?可以说,这种“飞行医疗”虽然“议价”,但或多或少说明医生的价值远远不止目前医院的支付水平。有人估计,有水平的医生,他在“飞行医疗”中获得的收入是正常工资、奖金的2-3倍。   在中国行医,医生的劳动价值不是通过他的知识、经验和能力体现的。而是通过技术以外的“收入”补偿的。殊不知,在很多医院可以免去诊金、挂号费来吸引患者,其中的道理就非常清楚:医生的收入不是通过“技术”,而是通过药品、卫生材料和机器。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的医生、医院管理者习惯于在旧体制这种“价值体现”,而对扭曲了的劳动价值习以为常。医生如何通过自己的劳动,为自己换取更丰厚的收入,成为医生们一种本能的心愿。现在我们的经济学家甚至一些官员号召人们学习“薄利多销”经营模式,而医院“薄利多销”背后的医生价值的却没有人去考虑。在薄利多销背后的过度医疗一文中谈了“薄利多销”的过度医疗问题,谈了医疗服务在市场的特点问题,但是“薄利多销”是否体现了中国医生的劳动价值。 目前医生的劳动价值有多少?该不该高新?对比:理发师?汽车修理?还是停车收费?我不知道经济学家又是如何评价,反正协和医院的住院费比停车费还便宜这是一个事实,不如招待所的收费也是事实。   一个医生的实际价值多少?没有人说的清楚,每次的医改会议都在谈如何提高服务价格收费,但年复一年,依然固我。从社会认可的黑市价来看,医生的价值可是很高的:协和医院一些老专家的挂号费,在“号贩子”那里能从14元“倒”到3000多元钱;我太太诊金的黑市价没有这么高,但倒也可以养活一个“医托”团队。这是医生的价值并没有回归到社会认知的价值贡献系数上一个旁证。 那么中国医生的价值从哪里来呢?不了解业内的人总以为医生的待遇已经很高了,但却不知道其中由于体制造成的一些不合理的副作用,这种“副作用”已经在医生薪酬支付系统中其了最重要的作用。 公立医院医生的收入是与药品和卫生材料密切相关。可以说主要不是从它的真实的知识价值和经验中来,而是知识之外的“提成”中来。我暂且说是“提成”吧,毕竟也是核算后提成,如果不是这些提成,医生本身的工资水平比社会最低工资水平高不了1000元(如果按照广东的1600来计算),北京:每小时不低于6.7元、每月不低于1160元。广州市执行最高的第一类标准,为1300元月。可能很多人都想不到,医生退休金有多少?4000上下吧。 如何使医医生需要有一个优越的物质生活的职业。要尊重价值规律,尊重医生的劳动,这不是一句空话,需要有实际的东西。  在中国行医,医生的劳动价值不是通过他的知识、经验和能力体现的。而是通过技术以外的“收入”补偿的。殊不知,在很多医院可以免去诊金、挂号费来吸引患者,其中的道理就非常清楚:医生的收入不是通过“技术”,而是通过药品、卫生材料和机器。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的医生、医院管理者习惯于在旧体制这种“价值体现”,而对扭曲了的劳动价值习以为常。医生如何通过自己的劳动,为自己换取更丰厚的收入,成为医生们一种本能的心愿。现在我们的经济学家甚至一些官员号召人们学习“薄利多销”经营模式,而医院“薄利多销”背后的医生价值的却没有人去考虑。在薄利多销背后的过度医疗一文中谈了“薄利多销”的过度医疗问题,谈了医疗服务在市场的特点问题,但是“薄利多销”是否体现了中国医生的劳动价值。 目前医生的劳动价值有多少?该不该高新?对比:理发师?汽车修理?还是停车收费?我不知道经济学家又是如何评价,反正协和医院的住院费比停车费还便宜这是一个事实,不如招待所的收费也是事实。   一个医生的实际价值多少?没有人说的清楚,每次的医改会议都在谈如何提高服务价格收费,但年复一年,依然固我。从社会认可的黑市价来看,医生的价值可是很高的:协和医院一些老专家的挂号费,在“号贩子”那里能从14元“倒”到3000多元钱;我太太诊金的黑市价没有这么高,但倒也可以养活一个“医托”团队。这是医生的价值并没有回归到社会认知的价值贡献系数上一个旁证。 那么中国医生的价值从哪里来呢?不了解业内的人总以为医生的待遇已经很高了,但却不知道其中由于体制造成的一些不合理的副作用,这种“副作用”已经在医生薪酬支付系统中其了最重要的作用。 公立医院医生的收入是与药品和卫生材料密切相关。可以说主要不是从它的真实的知识价值和经验中来,而是知识之外的“提成”中来。我暂且说是“提成”吧,毕竟也是核算后提成,如果不是这些提成,医生本身的工资水平比社会最低工资水平高不了1000元(如果按照广东的1600来计算),北京:每小时不低于6.7元、每月不低于1160元。广州市执行最高的第一类标准,为1300元月。可能很多人都想不到,医生退休金有多少?4000上下吧。 如何使医  医生过度疲劳确实不应该提倡,尤其在大医院。在很多大医院和教学医院,虽然他们在搞科研和带教也有劳务报酬,但是有人知道他们付出是多少呢?这种付出不是简单的1+1=2的体力问题,是一种心力交瘁的几何倍数的问题,往往压倒他们就是最后的一根稻草。   由此,我们也可以联想到医生的多点执业。目前中国医生工作强度远远高于外国,国外的多点执业是在一种“劳动合同”下的自由流动。目前中国医院的医生是单位人,按编制和工作量来聘请医生,一般来说,是没有“多余”的医生,加上大多数医院都在“薄利多销”经营理念下运转,医院在尽力压低成本,要求医生尽可能多干活。目前大医院的医生已经压得透不过气来,如果能多点执业,一定就是时间上的调整和额外的劳动,但能“飞”的,多是一种朋友的相约和技术的扶持,当然还有一种新技术的推广。固定到一个地方去“多点执业”似乎与经济效率相悖,基于目前大医院的“经济核算”的指标与在乡下的不同,在基层可以支付得起专家的合理价格吗?专家下乡的诊金又怎么能与三级医院比较呢?没有合理的出诊费难以能吸引医生。这也说明,为什么私人医院就有这么强的吸引力,毕竟人家是认可专家的价值。   这次公立医院改革,令人振奋和看到希望的是:要逐步取消药品加成政策,提高诊疗费、降低检查费。目前医生手术的收入都很低。一个切除阑尾的手术费300元左右,胃癌胃部切除手术900元左右,心脏手术2000元左右,这些价格在全国也相差不多,应该是1999年制定的,物价都变了多少回了,这个收费标准却一直没有变过。有人统计,一台体外循环手术,平均每人每小时是5块钱,停车费一小时最低收费也有5元呀!因而在这样低廉的服务价格背后,靠什么支撑医院的发展和医护人员的收入呢?唯有手术费以外的收入,如材料费、麻醉费、药费。因而,在中国行医,医生的劳动价值不是通过他的知识、经验和能力体现的。而是通过技术以外的“收入”补偿的。殊不知,在很多医院可以免去诊金、挂号费来吸引患者,其中的道理就非常清楚:医生的收入不是通过“技术”,而是通过药品、卫生材料和机器。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的医生、医院管理者习惯于在旧体制这种“价值体现”,而对扭曲了的劳动价值习以为常。医生如何通过自己的劳动,为自己换取更丰厚的收入,成为医生们一种本能的心愿。现在我们的经济学家甚至一些官员号召人们学习“薄利多销”经营模式,而医院“薄利多销”背后的医生价值的却没有人去考虑。在薄利多销背后的过度医疗一文中谈了“薄利多销”的过度医疗问题,谈了医疗服务在市场的特点问题,但是“薄利多销”是否体现了中国医生的劳动价值。 目前医生的劳动价值有多少?该不该高新?对比:理发师?汽车修理?还是停车收费?我不知道经济学家又是如何评价,反正协和医院的住院费比停车费还便宜这是一个事实,不如招待所的收费也是事实。   一个医生的实际价值多少?没有人说的清楚,每次的医改会议都在谈如何提高服务价格收费,但年复一年,依然固我。从社会认可的黑市价来看,医生的价值可是很高的:协和医院一些老专家的挂号费,在“号贩子”那里能从14元“倒”到3000多元钱;我太太诊金的黑市价没有这么高,但倒也可以养活一个“医托”团队。这是医生的价值并没有回归到社会认知的价值贡献系数上一个旁证。 那么中国医生的价值从哪里来呢?不了解业内的人总以为医生的待遇已经很高了,但却不知道其中由于体制造成的一些不合理的副作用,这种“副作用”已经在医生薪酬支付系统中其了最重要的作用。 公立医院医生的收入是与药品和卫生材料密切相关。可以说主要不是从它的真实的知识价值和经验中来,而是知识之外的“提成”中来。我暂且说是“提成”吧,毕竟也是核算后提成,如果不是这些提成,医生本身的工资水平比社会最低工资水平高不了1000元(如果按照广东的1600来计算),北京:每小时不低于6.7元、每月不低于1160元。广州市执行最高的第一类标准,为1300元月。可能很多人都想不到,医生退休金有多少?4000上下吧。 如何使医医院“薄利多销”的基础在哪里呢?为什么一些医院在“薄利多销”的情况下还生活得很自在呢?   这里还提请大家回顾一下北京市八家重点医院的一次费用收支情况调查,在20000多个收费项目里,有57%是亏损的,有43%是盈利的。言下之意是什么呢?就是说,如果要取消以药养医,政府必须要考虑到各方面的补偿,这样才能纠正医院和医生的习惯性思维——开检查、开药方。 在中国行医,医生的劳动价值不是通过他的知识、经验和能力体现的。而是通过技术以外的“收入”补偿的。殊不知,在很多医院可以免去诊金、挂号费来吸引患者,其中的道理就非常清楚:医生的收入不是通过“技术”,而是通过药品、卫生材料和机器。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的医生、医院管理者习惯于在旧体制这种“价值体现”,而对扭曲了的劳动价值习以为常。医生如何通过自己的劳动,为自己换取更丰厚的收入,成为医生们一种本能的心愿。现在我们的经济学家甚至一些官员号召人们学习“薄利多销”经营模式,而医院“薄利多销”背后的医生价值的却没有人去考虑。在薄利多销背后的过度医疗一文中谈了“薄利多销”的过度医疗问题,谈了医疗服务在市场的特点问题,但是“薄利多销”是否体现了中国医生的劳动价值。 目前医生的劳动价值有多少?该不该高新?对比:理发师?汽车修理?还是停车收费?我不知道经济学家又是如何评价,反正协和医院的住院费比停车费还便宜这是一个事实,不如招待所的收费也是事实。   一个医生的实际价值多少?没有人说的清楚,每次的医改会议都在谈如何提高服务价格收费,但年复一年,依然固我。从社会认可的黑市价来看,医生的价值可是很高的:协和医院一些老专家的挂号费,在“号贩子”那里能从14元“倒”到3000多元钱;我太太诊金的黑市价没有这么高,但倒也可以养活一个“医托”团队。这是医生的价值并没有回归到社会认知的价值贡献系数上一个旁证。 那么中国医生的价值从哪里来呢?不了解业内的人总以为医生的待遇已经很高了,但却不知道其中由于体制造成的一些不合理的副作用,这种“副作用”已经在医生薪酬支付系统中其了最重要的作用。 公立医院医生的收入是与药品和卫生材料密切相关。可以说主要不是从它的真实的知识价值和经验中来,而是知识之外的“提成”中来。我暂且说是“提成”吧,毕竟也是核算后提成,如果不是这些提成,医生本身的工资水平比社会最低工资水平高不了1000元(如果按照广东的1600来计算),北京:每小时不低于6.7元、每月不低于1160元。广州市执行最高的第一类标准,为1300元月。可能很多人都想不到,医生退休金有多少?4000上下吧。 如何使医  实现基本药物制度和取消以药养医,必须是“破”和“立”的统一与协调!如果以药养医破了,补偿跟不上,大大影响了改革的信心,而实际上受损的不仅是医生,最终还是患者利益受损。医改的目标就不能实现。年制定的,物价都变了多少回了,这个收费标准却一直没有变过。有人统计,一台体外循环手术,平均每人每小时是5块钱,停车费一小时最低收费也有5元呀!因而在这样低廉的服务价格背后,靠什么支撑医院的发展和医护人员的收入呢?唯有手术费以外的收入,如材料费、麻醉费、药费。因而,医院“薄利多销”的基础在哪里呢?为什么一些医院在“薄利多销”的情况下还生活得很自在呢?   这里还提请大家回顾一下北京市八家重点医院的一次费用收支情况调查,在20000多个收费项目里,有57%是亏损的,有43%是盈利的。言下之意是什么呢?就是说,如果要取消以药养医,政府必须要考虑到各方面的补偿,这样才能纠正医院和医生的习惯性思维——开检查、开药方。   实现基本药物制度和取消以药养医,必须是“破”和“立”的统一与协调!如果以药养医破了,补偿跟不上,大大影响了改革的信心,而实际上受损的不仅是医生,最终还是患者利益受损。医改的目标就不能实现。    要体现医生的劳务价值和调动医护人员的积极性,内部的价格调整固然重要,但是更要的是要体现的政府的投入,也就是在不增加患者负担的前提下改变支付医生技术劳动的机制,真正调动医生的积极性。     要体现医生的劳务价值和调动医护人员的积极性,内部的价格调整固然重要,但是更要的是要体现的政府的投入,也就是在不增加患者负担的前提下改变支付医生技术劳动的机制,真正调动医生的积极性。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40b3f601018aeu.html) - 薄利多销背后的医生价值_医生哥波子_新浪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