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兵王顶点小说秦渊:还原真相才能实现宽恕-一缕清风的博客 -文章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0/10/23 08:31:23
还原真相才能实现宽恕作者:信力建 

  4月29日,是青年人林昭被无辜冤杀的43周年,离五四只有短短的五天。在我看来,她的死无非三点原因:一、她是青年人,所以是政治老年人眼中的针刺;二、她是独立思考的个体,不是合唱团成员;三,她说出了真相,而真相在我国很多时候都被视为罪行。1980年在她迟到的追悼会上,出现了一副无字的挽联,意味深长的表现了其死亡和悲剧——上联是:?下联是:!

  43年后的今天,又一个老人在青年人的节日站出来说,“青年要善于独立思考,从年轻时就培养独立思考的习惯和能力,学会判断事物的真伪。靠思考了解事情真相,做出正确判断;还要勇于创新,不墨守成规。青年要树立为实现崇高理想勇于献身、不怕牺牲、坚忍不拔的奋斗精神。”两相对比,历史的问号和惊叹号被一起甩了过来,真是“变亦变,不变亦变”。

  在时间序列上,历史早已经翻过去了无数页,那些个怀念也许早就死在新时代的春风里了;然而,正如《人以什么理由来记忆》的作者马格利特所说:“如果是单纯的遗忘,那就不是真正的宽恕”,“宽恕是一种有意识的决定,为的是改变自己的态度,为的是克制愤怒和报复心。忘却也许是制怒和不报复最有效的法子。但是,由于忘却只是一种忽略而非一种决定,遗忘却并不是宽恕。”现在和未来都是过去的延续,因此,为了抗冷漠与遗忘,实现和解、达成宽恕,还原真相实则是必要的前提条件。否则,为了忘却而忘却,受害者与加恶者共同回避历史的灾难,狂妄与浮躁代替坦诚与勇气,只可能让遗忘的群体再一次走进未来的废墟。

  中华民族似乎有善于制造内部仇杀灭绝与迅速遗忘的传统,林昭的背后有遇罗克、张志新、顾准等等数不胜数的精英分子身影,也有6000万到1亿冰冷的死亡数字,这些都是1949年后的“丰功伟绩”。但是,时过境迁,除了少数几个当年的红卫兵因内心愧疚难当出来认错外,更多有罪的人不是推卸责任,就是对此提不起兴趣,好像近在咫尺的灾难都发生在遥远的外星球,连现在自以为红色衣钵继承人,鼓励百姓唱红歌的那一位应该都忘记了其父曾被高唱红歌的红卫兵们殴打,其母被打死,遗忘真不失为对正常人性的巨大嘲讽。《维基百科》记载说,“有约600万犹太人因为希特勒的种族灭绝政策而被屠杀”。中国却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之后,仍然出现数十万、数百万、数千万人口规模的非正常死亡,使父老乡亲蒙难。这是为什么?

  当然,作为新的一代和再新一代的执政者,他们不是那些灾难的制造者,对过去阶级斗争杀人无数的重大错误没有责任,相反,他们和千千万万普通人一样,也是极左疯狂的受害者。所以,他们没有历史的包袱,且具备了推动还原历史真相的条件。对于执政者来说,除了尽快还原真相,真的别无选择。

  近在一峡之隔的台湾却已经跳出了历史的漩涡,值得大陆借鉴。除了制度上的民主化外,坦诚的认识才是谅解的开始。在2006年纪念“2·28”大型音乐会上,马英九强调了真实面对历史的重要:唯有愈早面对历史,愈早道歉和解,才能愈早从旋涡中脱身出来。他说,历史悲剧不能忘记,一旦忘记,历史可能重演,要面对历史追求和解。他以当年执政党的晚辈,表达最诚恳的沟通和解,这也是以后一直要做的事。2007年,台湾中央研究院吴乃德教授筹设“民间真相和解委员会”,希望对“2·28”与白色恐怖进行更细部的调查研究,以作为台湾民主与人权教育的一环。台湾国民党通过面对历史灾难,勇敢地承担了自己的责任,并通过致歉与赔偿、文化纪念等方式,表达了自己的诚意以及与历史告别的决心。国民党新政从而开始摆脱历史阴影,获得了因和解而带来的团结力量。

  除了台湾,还有韩国、还有南非,执政者也曾经给国家民众带来无法磨灭的灾难,然而,在每一个国家步入文明的过程中,当局者既没有千方百计掩盖这些历史事实,也没有反过来对原来执政者进行报复性的大清洗,而是共同正视过往的历史,通过当事人对真相的还原,通过忏悔与宽恕,使每一个人获得解脱与新生。在中国,每一个经历那个年代的人,无论你是拥护、是沉默、还是逃避,所有的人都对这些灾难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因此,如耶稣所说:“你们中谁没有罪,就拿石头砸她吧!”在每个人都有罪的情况下,勇敢面对几十年来不愿揭开的伤疤,求得内心的宽恕是唯一通向心灵解救的途径。

  林昭曾在那惨无人道的处境下,依然给迫害者写下了这样的文字:“向你们,我的检察官阁下,恭敬地献上一朵玫瑰花。这是最有礼貌的抗议,无声无息,温和而又文雅。人血不是水,滔滔流成河……”

  “先生们,人性——这就是人心啊!为什么我要怀抱着,乃至对你们怀抱着一份人性,这么一份人心呢?……我仍然察见到,还不完全忽略你们身上,偶然有机会显露出的人性闪光,从而察见到你们的心灵深处,还多少保有未尽泯灭的人性。在那个时候,我更加悲痛地哭了……”

  是的,死亡已经发生,血债不应仅仅由执政者背负,更不是他们背负得起的,而是由每一个仍然幸存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性的人来背负。我们不希望历史的真相始终停留在那无尽悲怆的问号,也不是响彻惊讶的叹号,我们不奢望句号,哪怕是一个平静的逗号,都能让历史的包袱看起来不再那么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