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兵王txt月下吟:上帝哭了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0/10/26 17:51:18

 

 

上 帝 哭 了

 

 

 

    上帝最近在进行一项人性的系数实验。

  “乔治,这次的结果怎么样?”

  “与以往没什么两样,地球上的孩子们仍然是最差的,他们不及格!”

  上帝的脸红一阵,白一阵,难怪!人类是唯一由他创造的。上帝不甘心,于是,他派自己最亲近的天使——肖恩去,到地球上做一天的生存实验。

  果然,肖恩刚到地球上就出事了。正当他行走在一条小路上时,他意外的发现一个老太太躺在路中央,他快步走上前去,老太太已经昏迷不醒——

  “大概是让车撞倒了”肖恩想。

  看看四周,空空如也,肖恩毫不犹豫地抱起地上的人朝最近的医院跑去。他当然可以自己让这老太太好过来,但上帝不准。很快,医生说老人好了,这时,老太太的子女也来了。他们硬将想要起床的老太太按在床上,并使劲地向她使眼色,然后,老太太的大儿子就“合情合理”的索要赔偿——

  “撞人了,还充什么热心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这年头……”

  “不,你们弄错了……”,没等肖恩把话说完,那家伙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挥手给了我们的天使一巴掌。天使,是很脆弱的,于是他就这么回到上帝的身旁。

  上帝的脸色难看,为了让自己更死心,他对天使说:“肖恩,我的孩子,这次不要再救那人了,我们重新来过。”

  于是,小路上的肖恩,挤进了围观的人群。

  不久,老太太醒了,她的儿女也到了,几个人凑到一起,小声说着话,好象有一句“白撞了……”的反问语气……

  于是,两分钟后,栲栳太太眼含热泪,用颤抖的手指向肖恩——“是你!就是你撞了我,你还在这儿看,你到底要怎么样?”

  此时,一旁老太太的儿女闻言大变脸色,同一时间冲上来,又同时抓住肖恩的衣领,异口同声地说:“撞了人白撞?!赔!……”

  肖恩,无辜的天使,马上分辨:“我只是过路的,你们可能弄错了……”话音未落——啪!又是一巴掌。

  可怜的天使又见到了上帝。上帝的脸色气的发紫,但看得出,他在忍——“我的孩子,你认为地球怎么样?”

  肖恩无奈地回答“地球人的文明并不很发达,但是上帝,我费解的是,您为什么赋予他们那么有力的掌部肌肉?”

  上帝再次向天使提出要求,让他再去一趟地球。肖恩回绝了他——“上帝!看在您自己的份上,我宁愿永远呆在您的身边,也不愿意被您送过去,再让地球人的巴掌把我送回来了。”

  于是,地球上从此就不再存在“天使”了。

  

  最近,这世界上住得最高的人——上帝,有点不爽,因为住在世界最低的地方的人——撒旦,硬要把一部分本应由他掌管的人(暂且这么叫)移交给自己。

  “别这样,我理解你的苦衷”——上帝无不同情地拍了拍撒旦的肩膀——那个看上去象是在肩位的削瘦男人,处于对邪恶外形的要求,他本来应当瘦,但是现在来看似乎有些离谱——眼球与其说长在眼眶里,倒不如说是“沦陷”了进去。

  “不!你不了解!他们简直快要把我逼疯了!而你,只会是一个坐享清福的蠢蛋,你甚至不知道自己引以为豪的作品都干了些什么!”。撒旦似乎气不打一处来地愤愤而说,并且是咬牙切齿地说。

  上帝第一次挨骂。这种滋味是可想而知的了,他自然很恼火、很冲动——但随之而来的冲动,却让他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现在每每回想起当初的决定来就捶胸顿足、后悔不迭):他决定要去做一天的普通人,以便用事实彻底推翻撒旦所说的一切。

 

  ——上帝变成了普通人。

  于是他第一次感觉到了饿,好在他还知道“的士”是一种可以租用的车,于是高举双手地拦了一辆,“师傅,带我去个地方吃饭”,司机一看他拦车的架势,便断定这一定是个挨骗的完美对象,理所当然的,原本一公里的车程被拉长了五公里,上帝身上本来不多的钱被收去了大半。

  精明的上帝买了张旅游地图,在餐馆的桌子上仔细的看,接着一股阴云渐渐浮上他的双颊——谁能第一次出门就被骗呢?太倒霉了。

  食物的香味往往可以使一个饥肠辘辘的人立刻感到心情舒畅从而将不愉快的事情抛却到九霄云外。

  酒足饭饱的上帝满意地频频打着饱嗝,一边还不忘潇洒地打了个响指,示意服务生结帐。然而,他发现自己的钱包竟不翼而飞——口袋被人划了一个大大的口子……上帝跟满脸堆笑的服务生说明了情况,哪知服务生立刻叫来几个满脸横肉的家伙,可怜的上帝被带到了一堆山一样高的盘子旁边,“把这些洗了,你就可以走了……”

  可怜的上帝,在瑟瑟寒风中,竟也有了一种想家的念头。

  走出餐馆,已是黄昏,心如乱麻的上帝面容憔悴地坐在路边,这时,一枚硬币被扔到他的脚下,这是施舍。上帝累极了,他躺在路边,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朦胧中,他听到很多人向自己施舍,有些凄凉,但又能怎么样呢?自己已然到了这步田地。朦胧中,他看到几个染着红头发的小子拿走了自己身边的钱——“站住!!”上帝喊道,与此同时,他从地上爬起来,要与那些人理论。

  一阵不分青红皂白的胖揍、一顿劈头盖脸的海扁。

  ——满身伤痕的上帝躺在路边,更要命的是,此时他的肚子突然要命地疼痛起来,脸上豆大的汗珠子噼里啪啦地直只往下落,不一会儿的功夫,他竟然在原地上吐下泻起来……哦,他似乎想起来了,刚才在餐馆就餐时,他向服务员要了一盒**牌牛奶喝……

  面对一地的污渍和浑身上下的伤口不断渗出的血迹,此刻,他的心也在滴血,他的内心在咆哮:人,你们是我最失败的作品!我要象千年以前一样,用大水冲刷这个世界,只不过,我已经不需要另一个诺亚了!

 

  临近午夜,上帝马上又要变回上帝了,不同的是,他已不再对这个世界抱任何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幻想。

  黄昏的路灯下,蹒跚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上帝看到,是衣着蓝缕的两个乞丐——一个瘦弱的女人领着一个大约只有五、六岁的小女孩,正在一点一点的向自己靠近。那一长一短的两个影子被昏暗的路灯光反复的拉长又缩短,十二月二十四日的寒风吹得她们瑟瑟发抖,看来单薄的衣服不足以抵御风那近乎疯狂的攻击。

  女人看到了路边嘴角带血的上帝,对着女孩轻轻说了两句,就见女孩接过了女人贴身口袋里的一包东西,缓慢地走到上帝身边:“老爷爷,妈妈让我把这些东西给你,圣诞节快乐!”说完,又转过身去,以同样缓慢的速度走回到自己母亲的身边,女人慈爱地摸摸女儿的头,抓紧了手中的拐棍,象是被风推动着一般,慢慢走出了上帝的视线。

  上帝不能动,也不能说话,他多想透过女孩的眼睛看到她的内心,但他不能。此刻,他只是个普通人,而女孩失去光泽的眼睛也从未与自己四目相对,因为,她的眼瞎了,她们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钱给了他,而他,并不知道。

  雪花,一片片的从天空缓缓滑落,闪烁的光芒,映照着整个城市。

  午夜钟声,敲响——圣诞到了,而同一时间,上帝又变回了上帝。

  

  他用手在面前划了一个圆,刚才的母女二人立刻显现在上面。小女孩弱小的身体依缩在母亲的怀抱里,她们坐在街道的角落,纷飞的雪花在她们的身边盘旋着。

  小女孩问:“妈妈,圣诞到了吗?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过上不用到处乞讨的日子啊?”

  女人抱紧了她的女儿“快了,我的孩子,快了。”

  “妈妈,上帝会保佑我们的,对吗?”

  “是的”。

  女人抬头望着漫天飘零的雪花,喃喃地说:“是的,他一定看得到,一定……”

 

  雪地中的上帝,哭了,他默默地抬起手,使劲一挥……  20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