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上放瓶水真有人来吗:音乐人高晓松也酒驾 图解音乐狂人的妻子、车子、宅子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19/11/18 14:45:04

    

 

     著名音乐人高晓松涉嫌酒驾被刑拘  

    昨夜10时,著名音乐人高晓松酒后驾驶一辆白色英菲尼迪越野车在东直门十字坡附近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四车连撞,四人受伤。经交警检测,他每百毫升血液中酒精含量为243.04毫克。随后,高晓松因涉嫌酒驾被警方带走。今天上午,他因涉嫌危险驾驶罪已被刑事立案,截至上午10时20分,警方正在办理刑事拘留手续,很快将依法被刑拘。当年的《同桌的你》和《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相信大家一定记忆犹新,就连现在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听着这两首熟悉的歌曲潸然泪下,这两首脍炙人口的歌曲均出自著名音乐人高晓松之手。下面我们来看看这位音乐狂人的妻子、车子、宅子。

 

    

     狂人高晓松 

    

    幸福的一家三口

      

    幸福的一家三口

 

    高晓松妻子是一位二十多岁的漂亮女孩,这个女孩眉清目秀,气质文静,打扮入时,形象与TVB花旦蔡少芬有几分相似。高晓松前几年与父母一起移居美国在洛杉机工作学习,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当时正在美国读书的现任妻子,两人很快产生了恋情,经过一年多的恋爱他们喜结良缘,据说高晓松妻子在出国留学前就是一位高晓松的歌迷,很喜欢他的音乐作品,想不到在异国他乡竟然相识,高晓松的才气和对艺术的执着打动了她,现在她甘当家庭贤内助,全力支持丈夫的事业。

    

    高晓松的豪车英菲尼迪越野

 

    驾新车出游的高晓松与友人轻松喝下午茶,心情不错的他在咖啡厅内与友人热聊,停在路边的这辆新车则吸引了很多路人的围观,这辆车的报价在78-120万,实属豪车。看来之前高晓松的话“现在正儿八经做音乐根本赚不了钱,所以大家才会在这么多的比赛里看到我当评委。”乃是实情,当评委真的是给高晓松贴了不少家用。

 

    宅子:书香门第 别样浪漫

    

    红黄蓝在这里充分显示

 

    高晓松家是那种二层的小楼,外表看起来很普通,面积也不是特大,但是特别的安静,前后都带着院子,前面的院子有棵大玉兰,“是1986年的时候我外婆去世那年我和外公一起搬回来种的,特好,这棵玉兰开得特棒!旁边那棵是石榴树,枣树在后面的院子里,每年都结好多果子。后院还有个炉子,秋天的时候我会找一帮朋友聚聚,站着喝点酒吃点烧烤,特好!”

      

    餐厅

 

    “都在学校的花房呢!一到春天就都搬回来了,清华特好,连暖房都有!我家有个老园丁,跟着我们家好多年了,我十几岁懂点情趣的时候他就来了,那些花我都叫不出名字来,只有他知道。”高晓松的神情里流露出羡慕的劲儿。

      

    老式酒柜

 

    “这是我亲手种的爬山虎,特好活!”高晓松刚指着前后院之间类似葡萄藤一样的东西介绍,突然心疼的捡起一块东西,“我的匾啊!”仔细一瞧,上面写着“风行水上”四个有力的大字。“知识分子的家嘛,我的电影美术写的,这块匾本来是挂着的,都被风刮掉了!这是中式的风格,西式的就在那里!”顺着高晓松的手指望去,是一个写着“gao”的小牌。

 

    打开高家大门吓了一跳,和前两年完全不一样了嘛!“吓着了吧?去年弄的,我妈回国的时候先是说把房子打扫一下,后来一看觉得应该再装修一下。我说那你帮我涂了吧,就用红黄蓝这三种颜色,我是根本什么都不懂,我妈是建筑师啊!”说起这个,高晓松很得意地说,“所有的颜色楼上楼下加起来才几千块钱,家里的灯也都是我在北京买的,我觉得能看上的灯里面最便宜的就是羊皮的了,一开始只买了一个,后来一想还不如都买羊皮的呢!最后连灯带涂墙乱七八糟加起来也就一两万块钱。

      

    客厅

 

    高晓松的家没有什么大的改动,“这地都没动,从我生下来就是这样红色的,楼梯也一点都没动,最大的原因就是这房子它不是我的,是我外公以前住的。”高晓松说家里唯一改变的就是楼上的衣帽间,原来是隔成两个,一个是卧室的壁橱,一个是书房的壁橱,后来把它们打通改成衣帽间了。

 

    楼上书房有一个仿古的唱机,是高晓松从巴黎背回来的,带有音响、CD、卡带,“在法国觉得这东西真好啊,扛回来过海关的时候才发现这是中国产的!花了400多欧元,合4000多人民币,交了几百块钱税呢!”

      

    玄关

 

    然后高晓松带我们去看了他小时候住的屋子,就是工作间对面的小屋,令人惊讶的是房间的开关上居然还挂着我们小时候那种带铃声的小挂件,“我在这儿觉得挺好,有一个家,不仅仅是睡觉的地方,我也在这儿工作。我们家就我一个人在国内,老人的骨灰也在这儿,而且我是在这里出生的,现在守着屋子尽点孝心挺好的。”

      

    沙发

 

    一楼的客厅里挂满了高晓松妈妈的画。我在心里猜测这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几种那样不同的色彩装修出来的房子,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幅画!使得很普通的二层楼,一下子变得神秘起来。屋子里凡是觉得有点不一样的东西,高晓松就说,“那也是我妈给我的,我这儿你只要看到一个东西,基本上都是我妈搞来的,我妈是一个特有生活情趣的人,到60岁还爱得死去活来,永远相信爱情。我是走向另一个极端的人,极度的不会弄这些事情。”

      

    客厅一角

 

    连高晓松自己也不知道这房子多少年了,我们也在感慨,后边的院子多好啊,这里面多舒服啊,多安静啊,出门就是操场,游泳馆,“还有漂亮的女生,白发的先生。四周的邻居,随便踹开一家的门,里面住的都是中国顶级的大知识分子,进去聊会儿天怎么都长知识,梁思成林徽因就住我前面的院子。小时候有什么问题家里老人就写一张字条说这问题你问谁谁谁?我找到人家家里,打开字条一看,哦,你是那谁家的孩子,那你讲吧,都是中国头一把啊!”说起这些,高晓松的神情仿佛回到童年,这才是真正的书香门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