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之抱错:林彪为何要在全国招收女“特种兵”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4/07/24 14:00:36
1971年2月下旬的一天,在江浙大地上苦苦搜寻的孙秉才、袭著显,偶然在上海南京路上发现了要找的目标:只见一位20岁左右、身材高挑的姑娘,欢快地走在人行道上……



    在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正当林彪的权力已达到顶峰的时候,林家为了既能娶到称心如意的媳妇,又能达到掩人耳目的目的,打着招收“特种兵”的旗号,为林家“选美”。堂堂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几大军区、几大兵种也卷入其中,争先恐后地成立“选美”办公室,把“选美”当做一项重大的政治任务,以招收“特种兵”、“外事工作人员”、“话务兵”等名义,秘密筛选“标准姑娘”。为了解当时在全国各地招收“特种兵”的不同情况,今将在宁波鄞县招收“特种兵”、“外事工作人员”这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披露于众。

     神秘客到鄞县“招兵”

    1971年初春的一天上午,在浙江鄞县县委办公室里来一男一女两位军人,向文书自我介绍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队的,男的姓霍,女的姓王。然后拿出浙江省委书记陈励耘(林彪集团成员)写给各县、市革命委员会主任的亲笔信。文书接过信一看,主要内容是中央军委办事组,因外事接待工作的需要,急需招收“特种兵”,请各级革命委员会给予支持和配合。

    在文书的陪同下,他们走进了县委办事组负责人的办公室,详细讲述这次招收女“特种兵”的条件和要求,挑选对象只限女性;身高必须在1.60米到1.65米;外貌标准:五官端正,肤色要白,眼睛要大,视力要好;文化程度初中以上,要会唱能画;家庭历史:出身成分在小业主以下,直系亲属无海外关系;挑选方向:确定在高中部和女工较多的工厂;注意事项:老干部和部队军官子女不要。在人员选拔工作中要做好保密,不得外传。

县里决定,把选拔“特种兵”人员这项任务具体落实到县文教局,另在女工较多的工厂如樟村丝厂等处也准备挑选。

    县文教局负责人接受任务后,通知樟村中学、风岙中学的负责人,要他们下午到局里来,有工作商量。下午,两所学校的负责人到后,局负责人向他们讲了部队要招收“特种兵”的详细情况,人选条件和有关注意事项。他又补充说:樟村和风岙二地都是革命老根据地,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这里出身的姑娘不但纯朴善良,而且更具有吃苦精神,但愿山沟里飞出金凤凰。两校负责人回到学校后,立即召开了有关班主任会议,传达了部队要到学校招收“特种兵”的消息,考虑到只有女学生,目标太明显,男学生也要几名参加座谈会,请各班级做好人选的物色。

    第二天早晨,两位军人从宁波汽车南站乘早班车来到樟村中学,学校负责人接待了他们。接着,就把事先物色好的男女30名学生集中到会议室,召开座谈会。当时正在贯彻中共中央“11·24”指示精神,所以座谈会名称为军训拉练座谈会。

    学校负责人在会议上说,在开展学工:、学农、学军的活动中,学校最近开展了军训拉练,解放军很关心我们学校的拉练,今天派他们来参加我们的座谈会,要同学们谈谈对军训拉练的认识和意见。参加座谈会的同学都七嘴八舌地说开了,两位军人一边仔细听,一边插话,看中了3位女学生,叫她们唱唱歌,在笔记本上写上自己的名字。
    过了几天,这两位军人又到凤岙中学,用同样的方法进行目测,招收“特种兵”,座谈会结束后,看中了两位女学生。’根据两所学校初步测定的5位候选人,要求学校负责人对她们家庭的历史情况迅速进行调查,尽快送到他们住在的宁波地区招待所里。

    通过两所学校对他们进行了家庭历史情况调查,除一名女同学因有海外关系,其他4名女同学的家庭历史情况都送到了他们的住处。审定结果,按照招收“特种兵”的容貌要求,不是身材太矮就是不够漂亮,都不符合条件,所有档案退回各学校。本想到女工较多的樟村丝厂去看一下,由于招收“特种兵”的容貌要求过高,引起鄞县县委办事组负责人的反感,决定不再去该工厂,否则反而影响工人生产情绪。

    在第一次招收“特种兵”不成的情况下,他们还不甘心,难道宁波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真的会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选吗?于是他们决定以招收“外事工作人员”的名义,继续寻找。3月的一天,中央军委办事组李作鹏的秘书李开打电话给石瑛,说中央军委办事组有个叫曹华的同志已到上海,准备到宁波挑选一些容貌美、品行好的女青年,在较大场面工作。

    几天后,曹华从上海到宁波地区革命委员会,召集有关负责人布置这项工作。接着,宁波地委办公室打电话给鄞县县委负责人,宁波地区革命委员会政工组也打电话给鄞县革命委员会政工组,要求立即派一个组长到宁波地区革命委员会去开会。鄞县革命委员会政工组对第一次苛刻的条件招收“特种兵”,已经反感,但还是派了组织办公室的一位干部去参加会议。会议主要布置了招收“外事工作人员”的条件和有关注意事项,基本与第一次招收“特种兵”相同。

    会后,去参加会议的人员向组织办公室的负责人作了汇报。鄞县县委负责人和县政工组、组织办公室的有关干部,商量上面来鄞县招收“外事工作人员”一事,大家对这次来招收“特种兵”、“外事工作人员”在容貌上特别苛刻的条件都有疑问,认为上次也来招收过,都不符合条件,我们又做不出美女来,既然上面要人,我们也没有办法,决定热情应付不伤情,由组织办公室来应付一下。于是由组织办公室打电话给风岙中学和樟村丝厂,要凤岙中学把上次招收“特种兵”的几位女学生档案送到县委组织办公室,丝厂也送来了女职工贴在工作证上的3张照片。县组织办公室还在明知干部子女不要的情况下,偏偏物色了一名干部子女。这样共有十几位“外事工作人员”的候选人,在鄞县政工组会议室里,招收人员对她们经过两次的秘密目测,筛选出2位基本符合标准的姑娘。

    5月的一天,中央军委办事组曹华再次来到宁波地区革命委员会第一招待所,亲自对已筛选出的标准姑娘进行挑选。由于“外事工作人员”的容貌要求实在太高,无奈之下,招收“外事工作人员”再次夭折。

但这事与鄞县的关系并没结束……

    空四军全力以赴

     叶群为儿子林立果择偶策划了一整套方案,通过她所控制的军委办事组的权力,暗示时任解放军剐总参谋长兼海军政委的李作鹏。李作鹏根据叶群的旨意,派出自己的亲信曹华带着李作鹏的介绍信,以军代表的身份从北京直奔上海空四军驻地。时任空军第四军第一政治委员的王维国接到这一特殊命令后,经过精心谋划,从支左办公室等部门,抽调蒋国璋、郭永诚、孙秉才、袭著显等人,于1970年6月秘密建立起选美“八人小组”,也曾称“上海小组”、“专案小组”,打着军委办事组的旗号,以公检法军代表身份出面,在全国各地用招收“特种兵”的名义,秘密为林家选美。

     王维国亲自给“八人小组”布置这项重大的“政治任务”:招收女“特种兵”,要充分体现“特种兵”的风采与魅力,总的概括为气质要好,形象要美,素质要高。招收条件除前述外,还有招收方向,主要以四季分明、气候宜人的江浙一带为主。招收方法:1.要多想办法,广开路子;2。翻箱倒柜,遍地开花;3,多设小雷达,路子就广了;4,背水:一战,打好这一仗,要把最好的挑选出来;5.把目标锁定在“老三届”毕业生中,要千方百计打开路子,摸一下底子;6.既要大胆又要谨慎,保证不出乱子;7.要晴天跑街道,雨天进工厂;8.以上海为重点,杭州可以利用上海选人“淡季”,方法要灵活多样,而且要注意做好保密工作。

     散会后,“八人小组”根据王维国的指示,又详细制定了寻找女“特种兵”的具体计划,以两人为一组,开始行动。
    “八人小组”的主要负责人蒋国璋、郭永诚、孙秉才、袭著显,自从接受这个特殊任务后。感到责任特别重大,丝毫不敢马虎。四五月间,“八人小组”接到中央军委办事组命令,被选准的女“特种兵”,必须有首长亲自目,测后,才能填写新兵入伍登记表,逐级上报给中央军委办事组审查批准。蒋国璋、郭永诚、孙秉才立即领会了这次招收女“特种兵”的真实意图。俗话说,江浙出美女。为早日完成这个特殊任务,“八人小组”以公检法军代表的身份,一直奔波于出美女的江浙一带。

     11月22日;空四军管理处处长孙秉才与空四军动员处副处长郭永诚一起,秘密到杭州,上门拜访了浙江省革命委员会主任南萍(林彪集团成员),要求在浙江省再招收10名女兵。南萍马上叫秘书周易平打电话给省军区军务动员处副处长程岩泉说:空四军对我们给他们的1500名新兵表示满意,他们还需要招收10名女兵,请你们办理。

    对目标明察暗访

    1971年2月下旬的一天,在江浙大地上苦苦搜寻的孙秉才、袭著显,偶然在上海南京路上发现了要找的目标:只见一位20岁左右、身材高挑的姑娘,欢快地走在人行道上,一刀齐的短发,穿着一件芝麻色的青年装,深灰色的裤子,肩背一个已褪了色的黄色军用挎包,面容清秀,五官端正,身材出众,真可谓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孙秉才心里暗暗一阵狂喜,轻轻地对身边的袭著显说:这不是我们要找的人吗?

    两人悄悄地跟踪在她的背后,为防止姑娘的多心,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直到看着她往家里弄堂远去的背影,才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看清楚路名巷号,才回到空四军驻地。

     孙秉才、袭著显回到驻地后,把在南京路上发现的目标向蒋国璋、郭永诚作了简要的汇报。晚上立即召开了“八人小组”会议,认为时不宜迟,必须迅速进行秘密调查;蒋国璋还说:问题不要看得太简单,万一人家姑娘是来走亲戚或者是到同学家里来玩玩呢?决不能兴师动众,搞得不好,人没有找到,反而闹出笑话,我看要把问题想得复杂一点,多问几个为什么,上门去的目标越小越好,走访的题目确定为“了解青年政治思想情况调查”,调子低一点,口气小一点,方法活—,点。

    会后,孙秉才通过有关部门的走访调查,查清了姑娘不是来走亲戚的,确实居住在这里,属于上海市黄浦区长沙街道革命委员会管辖的承兴里弄居委会。2月24日,孙秉才、袭著显以公检法军代表的身份,来到长沙街道革命委员会办公室,要求了解承兴里弄小区青年的政治思想情况,希望配合一下。街道负责人立即与承兴里弄的党支部取得了联系,在长沙街道和承兴里弄居委会负责人以及里弄小组长的陪同下,对有男女青年的家庭挨家挨户地进行走访。看到不是要找的对象,只是装模作样,敷衍几句就走。

    下午4时左右,孙秉才、袭著显等来到冯灵(化名)住处。冯灵在楼上听到里弄小组长叫她:冯灵,有人找你。冯灵在楼上窗口一看,院子里站着街道和承兴里弄居民负责人以及4位解放军。正当冯灵要说话时,两位解放军连忙说:“我们要找的正是你啊。”冯灵觉得很奇怪。

    他们进了她家后,戴眼睛、年龄在40岁左右的解放军(孙秉才)说:“没什么,只是了解一下青少年的政治思想情况嘛!”经过简单的介绍后,孙秉才等开始了解情况,得知冯灵初中毕业,1969年3月到宁波市郊区鄞县高桥公社金星大队其外婆家插队已将近2年了,去年10月其外婆因患高血压突然去世,这次来上海是探亲假。孙秉才又让她谈谈农村的情况及上山下乡后的体会。冯灵简单扼要地谈了插队落户地的情况和几点体会,目前,在乡下也没有亲戚,只有她一个人了,在劳动、生活中也碰到了许多困难。孙秉才认真地听着;表示非常同情冯灵目前的生活处境,并飞快地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一小时后,谈话结束,临走时他们对冯灵说,要她最近一段时间不要外出。冯灵感到蹊跷,既然作为了解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插队落户的情况,我们里弄还有许多人,为什么过几天还要来看我?她立即问他们,你们是从哪里来的?孙秉才叫冯灵不要多问,以后会知道的。

    3月14日上午,孙秉才独自一人来到里弄小区冯灵家。这天,正巧碰上冯灵的父亲也在家休息,从他那里又进一步探了解冯灵在乡下的情况。老冯说:冯灵生长在大都市里,本性就娇柔,也从来没有参加过体力劳动,到了农村以后,她外婆在世时,孤寡两人互相也有一个照应。外婆去世后,她一个人住在破旧的老房子里,有个别不怀好意的青年在夜里经常骚扰她,各种困难是可想而知的。尤其是农村早婚现象比较普遍,有人给冯灵托亲做媒,嫁给当地的青年。当老冯说到这里时,孙秉才似乎感到特别紧张,对老冯说:在杭州乔司农场,我有一个老战友当领导,可以帮助冯灵调动到那里工作。最近,听说部队文工团也在招收女兵,我回去以后立即给有关方面联系一下。

    在那个大批知识青年要到农村广阔的天地里去的时代,知识青年能进工厂当工人,到部队文工团成为文艺女兵,真是比上天堂还难,父女两听到这个美好的佳音时,真是热血沸腾,感激万分。临走时,孙秉才要了冯灵一张最近的照片,说有了照片,工作就比较好找了。还一再嘱咐父女两人,别人如果问你们解放军找冯灵干什么,你们就说是了解在农村插队情况,千万不要说帮助冯灵找工作和部队招收文工团女兵的事。
    23日,孙秉才再次来到冯灵家,对冯灵说:你们上次托我的事有希望了,你愿不愿意去部队当女兵?冯灵一家根本不知道背后暗藏的弥天阴谋,便高兴地答应了,并把孙秉才奉为上宾嘉客。孙秉才滔滔不绝地谈着部队大家庭生活,又谈到冯灵如果能被批准到部队文工团成为文艺兵等,为冯灵设计了一个前途不可估量的美好前景。孙秉才还说,如果过几天有解放军来找你,你要大胆发言,显示出落落大方,讲话要自然一点,不要让人有拘束感,解放军嘛!都是自己人。这几天你千万不要外出,如果错过了这个难得的机会,事情就难办了。临走时,孙秉才又对冯灵说:在当兵之事未办成功前,这事千万不要同任何人讲,被别人知道影响不好。

   “首长”上门暗相亲

    两天后的一个下午,蒋国璋、郭永诚、孙秉才等陪同“首长”林立果亲自目测他们选淮的美女。他们来到了冯灵家。

     这天冯灵的母亲正好是休息天,一看家里来了4位解放军,连忙搬凳倒茶。互相打过招呼以后,孙秉才提议到冯灵住的房间里去谈,冯灵的母亲也跟了进去。这时看上去只有二十几岁的一位军人说:我们跟冯灵谈话有的话是保密的,你就不要参加了,先到外面去休息一下好吗?并叫冯灵关上门窗,同时对随行的人员说,最好任何人不要进来。一个军人打开拎来的航空箱,拿出一台不知什么仪器放在床铺上。谈话以二十几岁的军人为主,了解她学习成绩、师生关系、社会交往、性格、爱好、礼节等各个方面的情况。总之,这次谈话从学校到社会直至家庭生活。这位年青的军人还问冯灵,3月16日,《文汇报》的一篇文章你看了没有?冯灵说:我没有看过。军人们要冯灵多关心国家大事。

    接着,要冯灵摆出各种姿势,多角度地拍摄了照片。在临走时,年青军人告诉冯灵要在家里自学英语以及各种文学知识,说这次招收女兵是内部秘密招收,对外不公开,就是连父母亲也没有必要对他们讲。如果条件符合,你被批准的话,到部队后让你去学发报。冯灵听了这位公检法军代表的话,小心翼翼地说:我是一个初中生,实际文化程度只有小学生的水平,可能学不会。他说:这个你不用担心,以后你还要学开飞机呢。并叫冯灵不要回插队地,在上海等候消息。

    一个下午神秘的谈话结束后,军人们起身告别,冯灵出于礼貌,准备送他们到楼下的弄堂口,被谢绝了。

4月上旬的一天,孙秉才再次踏进了冯灵的家门,通知冯灵说:你参军问题已被上级批准。但是,在未人伍之前,你要抓紧好好学习政治和文化知识,特别是英语要花苦功夫,做到书不离手,单词一定要死记硬背,弥补这方面的不足。冯灵说:我的基础实在是太差了,一时要补上去也不大可能,但我会尽一切努力的。

    孙秉才接着说:参军问题大局已定,你不要焦急,在家耐心等待。今天我来是想征求你的意见,入伍通知书发到上海,还是鄞县的插队地?冯灵说:那就发到上海吧!现在我人在上海,通知发到插队地联系不方便。孙说,通知书发到上海似乎不妥,因为你的户粮关系已迕移到鄞县高桥公社金星大队,已属于鄞县人,按照常规程序应发到鄞县插队地。考虑到联系方便,再由插队地转到上海,只有这样人家今后问起你是怎样参军的,你就可以说是鄞县插队地批准的,不要说是上海批准的。

    4月中旬的一天傍晚,一男一女两位军人突然来到冯灵家里,通知冯灵次日去医院体检,早晨专门会有汽车来接。

    第二天早晨,女军人来接冯灵去体检,叮嘱她不要与别人说话。为了不暴露目标,来接冯灵的一辆草绿色的吉普车远远地停在北京路口的马路边。上车后,已坐着一位与冯灵年龄相仿的姑娘,互相都低头不语。车上蛋青色的窗帘已拉得严严实实,汽车朝着青浦哈密路空四军医院方向飞速行驶。

    20分钟后,汽车驶进了上海空四军医院的大院,在大厅里来接应的一位军官对检查身体的军医说:身体按照飞行员标准进行体检。冯灵从外科到内科,连身上一粒细小的黑痣也被认真检查,整整5个小时。

    午休后,冯灵由女军人陪同,到宝山部队医院又进行了一次全面的复查。到下午5时左右,在送她回来的路上,这位女解放军说:小冯啊,车把你送到家里目标太大,我们把你送到西藏路下车,你辛苦一点,走一段路吧。在两家医院里走东奔西,已经劳累一天的冯灵,拖着疲惫的身子步行到了家里。

    几天后,冯灵又去做妇科检查。在回来的路上,女军人对冯灵说:这次招收女兵要求特别严格,到现在为止,还只找到4个人,你的身体素质很好。通过全面体检,身体已符合飞行员标准。
    招收“特种兵”鄞县碰壁

    冯灵的健康档案迅速送到了中央军委办事组、林办主任的案头。经林办主任圈阅后,冯灵成为女“特种兵”候选人。

    4月下旬,孙秉才带着冯灵的新兵入伍登记表等材料,兴冲冲地来到浙江省军区司令部军务动员处找程岩泉副处长,要招收冯灵为女“特种兵”。浙江省军区看了冯灵的社会关系材料以后,认为她的舅公解放前曾在宁波当过国民党警察,解放后被人民政府劳动改造,从社会关系来看是不符合招收为“特种兵”的条件的,需要对冯灵舅公的历史问题作进一步的社会调查。浙江省军区司令部军务动员处立即打电话给浙江省乐清县人民武装部,请他们到冯灵舅公居住地的公社、大队革命委员会进行全面的历史调查。

    几天后,浙江省乐清县人武部把冯灵舅公的历史调查情况上报浙江省军区司令部军务动员处,军务动员处程岩泉副处长看了后,认为冯灵的这个社会关系问题不大,一是冯灵和她的这位舅公的关系属于远亲,两者连面也没有见过;二是此人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国民党警察,没有血债,民愤不大;三是在劳动改造期间能服从政府的管教;四是服刑期满后,没有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行为,并且已经死亡多年。但是,要到鄞县指名道姓招收兵员,还要有省军区军务动员处的介绍信。

    孙秉才求助于陈励耘、南萍。时任浙江省革命委员会主任的南萍立即打电话给省军区司令部,这样军务动员处才给孙秉才开出了来鄞县人民武装部招收女“特种兵”的介绍信。介绍信是这样写的:

    鄞县人武部:

    在去年征兵期间,经省革委会批准,给空四军选征一部分女兵,作为特殊条件使用。冯灵系上海下放你县高桥公社金星大队满二年的知识青年,经多方面审查,符合选征条件,现由该部孙秉才同志前来你县办理入伍手续,请给予办理为盼。

     此致敬礼

     浙江省军区司令部

     1971年4月25日

    孙秉才拿着介绍信直奔鄞县人民武装部,两位参谋接待了这位不速之客。他们看了介绍信和冯灵的社会关系后,感到空四军这次招收女“特种兵”有点蹊跷,问孙秉才这个人是怎么发现的?孙秉才回答说,是由征兵同志发现后推荐的。两位参谋向部长、政委作了汇报,部领导仔细审阅了所有的材料后,当场提出这种征兵不符合征兵常规手续,根据她的社会关系也不够女“特种兵”的条件,不同意作为女“特种兵”录用;如果当做普通兵招收,也必须请示宁波军分区。

    孙秉才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小小的鄞县武装部里居然碰了一鼻子的灰,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只好暂住在鄞县革命委员会招待所里,独自一人到鄞县公安局、宁波市公安局调查冯灵舅公的社会关系,后又到高桥公社金星大队冯灵插队地调查她的有关情况;同时再次求助于陈励耘、南萍等,并打电话给省军区,请求给宁波军分区打电话帮助解决。省军区司令部军务动员处程岩泉副处长认为是兄弟部队,又是南萍点过头的,就立即打电话给宁波军分区动员科科长,要他到鄞县武装部去:工作。

    鄞县武装部认为上海空四军在不符合征兵手续的前提下,指名道姓要招收冯灵为女“特种兵”,事甚为蹊跷,迅速召集参谋以上的干部专题进行了研究讨论,大家一致认为:一是冯灵的社会关系有问题,不够特种兵条件;二是征兵时间已过,这样“上督落”是明显的走后门;三是绝不输送不合格的兵员;四是要敢于顶住方方面面的压力,随时做好撤职、调离、转业的思想准备。对上面来要人时实施拖、避的方法。

    在鄞县武装部坚决不同意招收冯灵为女“特种兵”的情况下,孙秉才只好回到了上海。

    闹剧的结束

    8月4日下午,浙江省军区军务动员处张参谋和宁波军分区动员科科长,陪同“总参”编制处姓徐的一位军人到鄞县人民武装部了解编制情况。谈完工:作后,他们提出,上次空四军确定招收你县插队青年冯灵为“特种兵”的事催得很紧,社会关系我们认为问题不大,请你们办理一下手续。鄞县武装部迫于压力,几天后在冯灵的新兵入伍登记表上签写了“此人只够普通兵条件”的意见,送浙江省军区司令部。

    其时,毛泽东去南方各地巡视,在途中分别召集地方党政军负责人进行多次谈话。毛泽东着重谈了九届二中全会上的斗争,指名批评林彪和他的亲信。当时住在北戴河的林彪、叶群得知毛泽东谈话的内容,陷于极大的恐慌之中。招收女“特种兵”一事迫于形势也就停止了。蒋国璋要孙秉才马上去通知冯灵,就说体检不合格,不予录取。孙秉才说:跑遍千街万家,道尽千言万语,费了千方百计,看过无数姑娘,就凭这么一句话,完了,我怎么向冯灵和她的家人交代?蒋国璋说:老孙,你形势看清楚了没有,我们是奉旨行事,你就用推荐人的口气通知她。

    军令如山倒,孙秉才只能到冯灵家里去通知,正巧冯灵家里没有人,免却了当面的尴尬。8月19日,孙秉才给冯灵写了一封寥寥数语的信,通知她参军未被录取。21日,冯灵收到了这封铅笔草就、没有具名也没有地址的信:

    冯灵同志:

    最近有关单位通知,你的参军问题未被录取。前几天去你家面告,未见你家人。

    特告。

    

    8月19日

    冯灵怎么都想不通那个已经在指尖跳舞的美丽的梦,为什么就这样如朝露般倏忽而去,在把这封只有37个字的短信反复看了几遍之后,她不得不带着满心的困惑与不甘,接受这个现实。

    斗转星移,历史的时针终于指向了那曾令世界都为之震惊的一刻——1971年9月13日,那位副统帅在篡党夺权阴谋败露之际,带着夫人、儿子诸人仓皇出逃,摔死在蒙古温都尔汗。不久之后,林家选妃的闹剧浮出水面。此时,对冯灵而言,往日的遗憾倒成为今日的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