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世家耽美文:前派出所长自曝黑幕之大猜想_资讯_凤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3/12/06 19:47:04


“找几个打麻将的抓起来,一个人交500块钱放人,抓到两个就1000元。勤快一点,下班就去敲门,所以也能够完成”这是一个叫许苏瓴的前派出所所长说的。2007年他因“非法拘禁罪”入狱两年,2008年底提前释放,此后,坚称自己“冤枉”和“被陷害”的许苏瓴开始上访,由此曝出很多基层公安潜规则。
资料有限,只能猜测,未必准确,仅供参考。


邮件订阅rss订阅进入评论首页
他举报了什么?
他曾任派出所长,获罪入狱,2年出狱后第一件事就是实名举报公安局长、副局长的罪状和当地公安系统的潜规则。
执法经济 数十万创收任务
他举报的是公安系统的非法创收,他说得很清楚,2005年出任派出所所长时,上面给他定的任务是35万。而完成的办法也很容易,“找几个打麻将的抓起来,一个人交500块钱放人,抓到两个就1000元。勤快一点,下班就去敲门,也能够完成。”根据当地的“规矩”,公安局各个单位实现的“创收”全部上交,公安局再根据完成任务的情况进行返还。除创收外,挪用赃款私用也很常见。许苏瓴举报说,在2001年的40万假钞案中,该案分管领导副局长胡恩辉“霸占本应随案移交的赃车并套上公安专段牌照公然私用”。
 猫鼠一窝 徇私枉法
公安系统内有当权者给犯罪嫌疑人通风报信,成了犯罪分子的线人和保护伞,这是许苏瓴举报公安局的第二大罪状。他说,2002年他受命担任一专案组组长追捕犯人时发现胡恩辉通风报信、“居中运作”,这一曾经震动江西的案件在移交检察院后,该案两名主要嫌疑人在缴纳30万元保证金后得以取保候审,仅该案从犯李某以“窝藏罪”获刑8个月15天。当地警察办案,拒不执行法院判决,公然藐视法律。
给领导送礼 看人下菜碟
他还爆料出当地公安局的“规矩”——基层干警逢年过节得给领导孝敬,“春节、中秋节一般是给局长5000块钱的红包,端午节要少,五六百。”其他各级领导根据职位高低,红包数量不等。许苏瓴也坦承他并不是“好人”,他说“我也给尹良耀(局长)送过礼。”他说他任所长时手下有7个正式工作人员,除发工资外,许苏瓴需要筹钱来养活食堂、两辆车,“每年还有不少的招待费。”
其他曝光警界潜规则的人

吴幼明:一个警察的另类人生
除了创办民间刊物,吴幼明还做了很多警察没有做的事,多年来,他在网上发表揭露警队体制弊端帖子,“两会”的时候,他又响应全国政协常委任玉岭反映公安截访问题的提案,写就《基层民警向两会进一言:政府行为中应该禁止截访行为》一文。“两会”结束的那天,他接到了辞退通知。[详细]
郁刚:无意间说出了“公开的秘密”
有网民发帖称无锡市东北塘派出所领导虚报联防队员名册领工资。几天后,警方就准确锁定了发帖人,认定其“恶意诽谤”,拘留5天。又几天后,民警郁刚被认为是网帖事件幕后指使人,遭到停职,最终被无锡市公安局辞退。[详细]
他的话靠得住吗?
没有更多可靠的新闻来源,我们只能依据现有新闻资料去作一些猜想。
举报人的动机猜测
有人说,就该个案而言,许苏瓴作为潜规则竞争的失败者,所做的这些揭露,说白了不过是纯为个人私利的“狗咬狗”而已,充其量也只是五十步与一百步的关系,并没有更多的关注价值,更不会刺激围观者的同情心。倒是想要反问曾经的许所长:当初享受腐败利益时,有没有想过那些被你肆意侵犯的公民权益?今天曝光这些潜规则,除了报仇意图之外,又是否对曾经的被侵犯者有过一丁点的歉意?
举报人的人品猜测
豁出去的许苏瓴坦承自己并不是“好人”,他认为自己努力想适应官场规则,但始终有点“不解风情”,从而开罪了领导。将自己的遭遇归结为得罪领导,却不提自己也给局长送礼,也在派出所搞创收,更不要说滥用职权非法拘禁他人的犯罪事实。许的人品让人联想起之前的吴幼明,尽管都是向外界披露了内部潜规则,具体方式上也饱受争议,但是仅从新闻上看,两人人品上的差别,也是高下立判。
举报内容的真实性猜测
许苏瓴曝光的这些潜规则,都没有超出公众的想象范围,可以说在真实性上并没有太多争议。执法经济、猫鼠一窝、送礼孝敬等等,平日的新闻中已经曝光过的相关案例太多了。尽管当事者每每总要矢口否认,且每每总能提供各种荒谬程度各异的狡辩,但公众始终倾向于相信这样的潜规则的存在绝不只是个别的偶然显像。
相关阅读
中国警界面临改革压力
外界对公安产生了权力膨胀的隐忧,公安内部则还以人少案多、权责不等、执法环境恶化的抱怨。有人开出药方:重组政法架构,一手限制警察权,一手保障警察执法能力。
重庆:警界大换血重新竞聘上岗
重庆警界260名处级干部经过重新竞聘,就职履新。此次处级干部重新竞聘是重庆警务体制改革的一部分,今年3月,重庆警方正式对外发布消息,启动其直属单位、分局机构改革。
深圳:警界改革的另一个样板
深圳公安步伐较大,作为公安部的试点,曾在数年前探索将工作人员分为“警察、文职、雇员”,根据工作年限、工作绩效确定的专业级别来决定待遇。此后,这一试点与深圳市公务员分类管理改革衔接,警察被列入行政执法类别,建立独立的晋升渠道,被媒体称为“不再走官道”。
他会带来什么改变?
从目前所能见到的报道看,变化微乎其微。
他的个人诉求能否实现?
许苏瓴出狱后,迅速将会昌县公安局告上了法庭,要求被告将两年前没收的36万余元返还。起诉近6个月后的2009年5月5日,会昌县法院就此作出行政判决,“确认没收原告违法所得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但会昌县公安局又以“非法拘禁案”和“诈骗案”违法所得的原由将该笔款项扣押。如果媒体能够持续关注的话,他的这些已经被法院肯定的诉求应该可以实现。但如果就此停住,没有媒体继续跟进,很可能一切会不了了之。
警界潜规则能否被改变?
许苏瓴曝光的这些潜规则,都没有超出公众的想象范围;相反,执法经济、猫鼠一窝、送礼孝敬等等,平日的新闻中已经曝光过太多太多。虽然当事者每每总要矢口否认,并每每总能提供各种荒谬程度各异的狡辩,但公众始终倾向于相信这样的潜规则存在绝不只是个别的偶然。相信单靠许苏瓴的这次举报,并不能改变这样潜规则的现实。我们当然不希望这样,但却不得不承认这个现实。当中的利益纠结太深,涉及范围太广。单靠一个并非惨烈的案例,并不能起到多大的推动作用。
调查
1.你认为许苏瓴所爆料的内幕是真的吗?
真实可信
不靠谱
很难说
2.你觉得警界的潜规则会因此改变吗?

不会
说不清
用户信息
职业
公职人员 事业单位 国企成员 私企/外企成员 学生 农民/农民工 自由职业 无业 离退休


许苏瓴是不是好人并不重要,他说的是不是真的才重要。就目前的报道看,事实显然还需要媒体的进一步发掘和相关部门更有说服力的说明。
凤凰网评论频道 | 编辑:彭远文 霍默静 郭刚 张恒
凤凰网原创专题,欢迎转载,但需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