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汁是什么味道:爱上那个如“宋思明”般的男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1/04/17 19:17:49

爱上那个如“宋思明”般的男人

 

天金报讯 倾诉人:白婧婧 女 24岁 行政管理
  记录人:本报记者 文俊
  时间:2010年12月10日
  地点:东湖梨园风景区
  “他是一个如宋思明般的男人!他出身贫寒,通过个人奋斗走向成功;他聪明睿智,谦虚温和、谨慎低调;每次我遇到困难,他都能及时帮我化解……”
  宁静的湖边,白婧婧如梦呓般诉说着她的爱情,冬日碎漏的阳光透过枝干的缝隙打在她秀丽的脸上,原本白皙的肤色更显晶莹剔透。白婧婧说她有一个如电视剧《蜗居》中宋思明般完美的情人,可这个完美的情人也如宋思明般有妻有子……
  体贴的上司
  小时候,我是父母的掌上明珠,虽然家境普通,却也是从小过着受尽宠爱的生活。
  不过,我的幸福生活却在上高一那年破灭了。爸爸妈妈三天两头地吵架,从他们的口角中,我隐约听出爸爸“在外面有人了”。家庭战火持续了将近一年,父母离婚了,我判给母亲抚养,父亲从此在我的生活里淡出,他有了新的家庭,新的孩子,我与他之间的联系仅剩下380元钱——法院判的每月抚养费。
  单亲家庭给我的最深印象就是可怜可悲,不论是经济上还是情感上。周围的人欺负了我也只能忍着,我在心理上就低人一等,因为背后没有父亲撑腰。高中3年,唯一能让我抬起头的就是我的学习成绩。高中毕业,我考上武汉一所名牌大学;大学毕业,我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上班的第一天,看着镜中自己朝气蓬勃的身姿,我终于有了一点自信。
  倪风就是在这时出现的。
  刚踏入社会时,我工作特别有冲劲,业绩突出,很受上级赏识。于是,机会也跟着多了起来,公司举办各种活动,都会点我去做协助工作。工作再苦再累我都不怕,我最怕的是活动结束后的应酬,我不会喝酒,也不会说奉承话,一开口就脸红。
  一次晚宴后,我刚回到家,就接到一条短信:“到家了吗?”见是陌生号码,我没回。不想,十多分钟后,手机响起,仍是那个号码。听到对方的自我介绍,我惊讶地说话都结巴起来:“倪,倪总,有事吗?”“没事,到家就好,太晚了,我有些不放心!你好好休息吧!”
  挂断电话,我很感动,没想到倪总这么忙的人还记挂着我这个小下属。
  过了两日,我去倪总的办公室汇报工作,他正在使用一款修图软件。见我来了,笑着说他不太会用,让我教他。
  如果正常的话,他应该是站在旁边,看我怎么做,但那天他俯下身子,头几乎贴近了我的脸庞,我能听到他略有些急促的呼吸。察觉到这些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刻意地和他保持距离,后来我干脆站了起来,把座位让给了他。那个时候我就感觉到他对我有些异样,但当时我只是在脑海里有这么一丝闪念,并没有多想。我跟自己说,不可能的。怎么可能呢?我们之间有着太大的差距。
  酒后的暧昧
  我能感觉到,倪总对我特别照顾,我对自己说,这只是上司对下属的欣赏和关怀,我不敢想太多,直到我母亲来武汉治病。
  母亲的病是旧疾了,她一直瞒着我,痛也忍着,直到舅舅给我打电话,我才知道情况很严重。我请了假,回了一趟家,强行将母亲带到武汉做手术。不想,医院患者太多,母亲被安排在走廊的病床,主治医生也很年轻,看上去没什么经验。听人说,这些事只要找对人就能解决,可我在武汉举目无亲,又没有一个有能耐的朋友。怎么办?思来想去,我犹豫着给倪总打了个电话。不想,他接到电话后的第二日就帮我解决了这一天大的难题,不仅让我母亲住进病房,还换了一个主任医生主刀。更让我没想到的是,母亲出院时,他还找了辆车送我母亲回家。
  那天,我请他吃饭感谢他。
  我说:“倪总,您对我太好了,我以后一定会报答您的!”
  他说:“在外面,就叫我倪风吧,谈什么报答,我只是觉得你身上这股拼劲和我刚踏入社会时很像……”
  那天,我们谈得很开心。饭后,他送我回家,车路过江滩时,我无意中说了一句:“这么多酒吧啊,我从未去过!”
  他说:“我也好久没去了,走,去放松放松!”
  吃饭时,我已喝了些红酒,在酒吧,见很多人在喝像试管一样的酒,觉得新鲜有趣,又喝了不少。人一喝醉,胆子也大了,说了很多平日不敢说的话。
  第二日醒来,看见枕边的倪风,我很害怕。忐忑不安时,倪风开口了:“宝贝,我先去上班了,你放心,我会对你好的。”
  那一整天,我都浑浑噩噩的,直到倪风发来短信,说他晚上8点在我家楼下等我。
  当我准时坐上他的车,他一脸坏笑,我问他笑什么。他说:“我昨天才听到你的真心话啊!”
  “我说什么了?”我一脸茫然。
  “你说你很喜欢我,和我在一起很有安全感,还说我要是没结婚,你一定追我!”
  “胡说,我才没说那些话!”我的脸如火在烧。
  “酒后吐真言,你不承认没关系,我已经记在心里了!”
  ……
  我和倪风开始了秘密恋爱,每次约会都提心吊胆生怕被熟人撞见,却又觉得这种只有两个人知道的心意相通真美。我们心有灵犀,任何事我说个开头他马上猜出结尾。我们经常只是不说话,手牵着手也会心满意足。
  他给我在离公司很远的地方租了套公寓房,没多久,又将那套房子买下来送给了我。每周,他会陪我两个晚上。在一起的时光,他对我百依百顺,我半夜想吃烧烤,他二话不说从床上爬起开半个多小时的车买回来。
  我问他:“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是因为我是第一次吗?”
  “封建愚昧,我对你好是因为你值得!”
  “想娶我吗?”
  “想,做梦都想!”
  “算了吧,我可不想破环你的家庭,只要你对我好就行!”
  当时,这是我的真心话。有了倪风,我不再害怕,不再孤独,遇到任何事情,我都不再害怕,因为我知道,无论何时,倪风都会站在我身后。倪风对我,亦父亦兄亦夫,这是父母离婚后,我第一次真正有了安全感。
  一片荒凉
  我以为自己会满足于地下情人的身份,可不到一年,我便厌倦这种无法见光的交往模式。倪风口口声声说跟妻子没感情,他们在一起只是维持一个家、共同养育孩子而已。可是每当我们在一起时,他经常接到妻子电话,说的都是寻常家务事,我则自动噤声当透明人。次数多了,我心理不平衡了,既然彼此相爱,为什么共同生活的不是我俩啊?我开始找茬跟他闹别扭,目的很简单,想促使他离婚。
  我没觉得离婚有什么难的,我的父母不是说离就离了吗?
  可倪风总是敷衍我,说些不着边际的话,最常说的就是一句:“如果我在结婚前遇到你,肯定娶的就是你了。”这种话,初听感动,听得多了,只剩麻木。难道因为这样,我就一辈子只能做地下情人?我心有不甘。
  再后来,我干脆挑明了说,希望他离婚。他大多沉默,甚至会冷淡我两天。待我赌气不理他,他又会低声下气地求我,让我给他时间。可是时间恰恰是我最宝贵的东西,谁不知道女人的青春短暂啊!
  其实,对于他的妻子,我开始是存着一丝愧疚心理的,毕竟觉得是自己侵占了人家的地盘。但不知怎的,随着我和他交往的加深,我自然而然地把她设定为假想敌,并且越来越不能容忍她的存在。很多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才是他的妻子,而她是破坏我们感情的拦路虎。不是说,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吗!
  为了逼倪风离婚,我动了点小心思。今年8月,我如愿以偿地怀孕了,不出所料,倪风向他妻子提出离婚。不想那个平日柔弱的女人竟做了件谁也想不到的事,她竟找人拆了家中的防盗网,她说:“倪风,你要是离开我,我就从这家里跳下去,我生是这家中的人,死是这家中的鬼!”
  从此,倪风不敢再提离婚,我只得去医院做了流产手术。这几个月,为了安慰他妻子,倪风都不敢在我这里过夜。
  冷清的夜里,细细想来,我和倪风不可能有将来。可当我向倪风提出分手,他却说:“你这是要挖我的心啊,你也要逼我啊!”于是,我的心又软了下来。如今,我只觉前路一片荒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