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鬼传极国行白金:中国人为什么会弄虚作假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19/08/24 12:20:31
中国人争论是非曲直,常常得出的结果不是谁对谁错,而是谁好谁坏。因为中国人向来是对人不对事,在中国人的是非曲直的概念里是好人与坏人的概念。为什么中国人会出现这种对是非曲直,产生这种是非曲直不分的奇特现象呢?
我认为有以下四点主要劣根性:
一、中国人不求精确。这点就像胡适先生当年写的《差不多先生传》一样,中国人大部是差不多先生的子孙。他们对待是非曲直,向来只要差不多就行。而这种不求精确的人,向来是被国人视为有德行的人,并且还以这种人为榜样。如果谁硬是要争论个人活着跟死了不是一样的结果。差不多先生肯定会群起攻之,认为你这人没德行,吃饱了撑着没事干,争这个有什么意思,何必为这种差不多的问题争得脸红耳赤。
二、中国人讲礼不讲理。中国是一个礼仪之邦,但这个礼仪之邦是一个缺乏讲理的国度。在中国你是长辈,或者你是上级。你说黑的是白的,晚辈或下级也只能跟着说黑的是白的。否则你就是大逆不道,或者是犯上作乱。
三、中国人爱面子、讲求以和为贵。中国人从孔夫子时代开始,就学会了做伪善的人,讲漂亮话,干肮脏事。人跟人的交往,向来不是对事而是对人。对人就得给面子。中国人一讲起面子来,就不会讲是非曲直。
有一个笑话,有一场赛跑比赛,先是外国人当评委,结果只有一个人夺冠。后来中国人当评委,结果十个参赛者,十个参赛者都拿了不同名次的奖项,一团和气。
外国评委问中国评委为何会出现这种结果?
中国评委振振有词地答道:“有奖大家拿,何必伤了和气呢。”
四、中国人好为人师、不懂装懂。孟子说过:“好为人师,人之大患。”中国人总有一种责人不责己的劣根性,中国人总喜欢教导别人如何做人和做事,就是缺乏责己的自知自明。本来嘛,你要是真有那个教导他人的能耐,指点一下别人,咱也就无话可说了。可糟糕的是中国人不仅好为人师,而且还在此基础上长了一个不懂装懂的劣根性。像李广田先生写的《这种虫》,就把那些欺世盗名者的嘴脸刻画的挺生动的。把社会上那些靠名气、靠资历混饭吃的所谓“老专家”剥了一个一丝不挂。
基于此四点中国人的劣根性,所以中国人弄虚作假起来,不但不会受到责罚。相反,还会因此受益,弄虚作假愈大,受益愈大。因为中国这种奇特的和畸形的传统思想文化,给那些弄虚作假的中国人,提供了弄虚作假的沃土。
巴金先生在他的晚年,向国人提倡讲真话。巴金先生对中国人弄虚作假的劣根性和其毒素,认识得很深刻。他在《说真话》里说过:“他们就是靠说假话起家的。”他们为什么能靠说假话起家,巴金先生随后便对自己面对那些说假话者能起家的原因,进行了自我反省。他紧接着说:“我并不责怪他们,我自己也有责任。我相信过假话,我传播过假话,我不曾跟假话作过斗争。别人‘高举’,我就‘紧跟’;别人抬出‘神明’,我就低首膜拜。即使我有疑惑,我有不满,我也把它们完全咽下。”
是的,我们在面对那些弄虚作假者的时候,何偿不是像巴金先生那样“高举”、“紧跟”和沉默。因此我们总生活在虚假中,我们总得在人前戴上面具。我们像受了法老的诅咒,一代接一代的中国人生活在弄虚作假的世界里。我们把谎言当成“真理”使用,可事实谎言永远成不了真理。历史也已经证明,谎言根本救不了中国人,它只会害苦中国人。
巴金先生为此,紧接着在他的《再论说真话》里向中国人发出告诫:“哪怕是给铺上千万朵鲜花,谎言也不会变成真理。这样一个浅显的道理,我为它却花费了很长的时间,付出了很高的代价。人只有讲真话,才能够认真地活下去。”
说到说真话,有人会认为说真话是讲真理。其实不是,像巴金先生又在《说真话之四》里明确指明:“说真话不应当是艰难的事情。我所谓真话不是指真理,也不是指正确的话。自己想什么就讲什么;自己怎么想就怎么说——这就是说真话。”然而,许多中国人不是这样做。中国有一句俗语:“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才是大多数中国人的处世哲学。其实人一旦认同了这种处世哲学,那么他就给了自己和他人弄虚作假的自由空间。所以在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听话听反话”的传统,都习以为常了。
有了这些弄虚作假的劣根性,中国人在中国大地上弄虚作假,也就理所当然地活动得很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