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鬼传极升天冰河:药家鑫案:李玫谨挨骂与孔庆东受捧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19/12/13 04:02:47
李玫瑾是用专业知识做分析,是专家
点击图片观看李玫瑾评药家鑫 李玫瑾的分析有懈可击
李玫瑾在电视节目中把药家鑫杀人和弹钢琴相联系,总共有两次。第一次是她在《新闻1+1》的节目现场看了庭审录像后,即兴分析说:药家鑫平时情绪不好时会用手指砸钢琴键盘来发泄,所以当车祸现场他受到刺激情绪不好时,就拿受害者当钢琴来砸(连续用刀捅)。…[详细]
第二次是她在另一个新闻节目访谈中说:药家鑫的第一刀是有杀人的念想,之后的几刀则是弹钢琴的习惯性机械动作。…[详细]
这个分析显然就与第一次的不同,因为第一次的分析中弹钢琴的影响是作用于捅人之前的,而第二次的分析中弹钢琴的影响是作用于第一刀之后。两次说法不同,可能是因为李玫瑾通过更多的思考后修正了自己之前的说法,李玫瑾后来在博客撰文时也是表达了第二次的观点而没有提及第一次的观点。…[详细]
可见,即便李玫瑾是对的,那也只能对一次,另一次必然错了。
更糟糕的是,她做了一次失败的传播
正确的分析不代表正确的传播,要面向大众说话,光有正确是不够的,还得有说服力。即便李玫瑾的所有分析都是正确的,也要让人听明白才行,而李玫瑾自己也承认在传播上有如下缺陷:其一,没有犯罪心理学专业背景的公众不能理解专业性太强的分析;其二,电视直播的时间限制不允许解释太多;其三,在电视节目中,主持人直接对“犯罪行为”做提问,李玫瑾也只好直接分析“犯罪行为”,缺少了分析“犯罪动机”的环节,而后者本应该是前者的铺垫。…[详细1][2]
但她的言行仍旧符合一个专家的标准
首先,李玫瑾既有知识的功底,也有实践的功底,可谓在犯罪心理研究方面见多识广。其次,李玫瑾用专业的方式做事,她首先设计了20道题目,让记者提问药家鑫,为自己的分析做了准备。最后,她就事论事,没有脱离主题,而且一直在用专业知识来分析问题,没有信口开河,她可能分析得不对,也可能表达得不算通俗易懂,但没有胡来。总之,她是在做一个专家该做的事。
孔庆东是在泄愤,是“砖家”
点击图片观看孔庆东评药家鑫 哥就是来“拍砖”的
孔庆东在视频节目中的表现,可以总结为“哥就是来‘拍砖’的”,且不说他的强词夺理、漏洞百出,单看“跑到天涯海角把你满门抄斩才是严肃的法律”、“(药家鑫)长得就像杀人犯”,“(药家鑫)名字就是杀人犯”,就知道孔教授不是来辨理的,而是来“拍砖”的。
要细究起来,他的这些言论和药家鑫的“农村人难缠”不是性质很相似吗。…[详细]
孔庆东扮演的是“领骂”而不是专家的角色
很显然,孔庆东的目的是泄愤,是辱骂罪犯,而不是专业分析。作为一个有影响力的人物,在面向大众的节目中骂人,而且骂得“出彩”,这是一个典型的“领骂”角色,而不是专家的角色。
为何“砖家”受追捧,专家反挨骂
挨骂主要不是因为无理
尽管我们指出了李玫瑾的分析“有懈可击”,但她挨骂的主要原因不在于此。按照曾经的著名足球评论员、现在的著名时政评论员李承鹏先生的指责——“专家不分析怎样治罪,却声情并茂讲述人性弱点、性格生成原因”,李玫瑾只要开口就是罪过,因为李玫瑾的专业就是研究罪犯的“人性弱点”、“性格生成原因”,她不是刑法专家,谈不了或者谈话主题不是“怎样治罪”。
李玫瑾不能遂李承鹏们的意愿,“站队”就站“错”了,这就给她后来被人“揪辫子”埋下了伏笔。如果李玫瑾只是平淡的分析一通,纵然不能让听者高兴,至少也不至于引起风波,但偏偏她嘴里蹦出来一个类似“微小青春期”那样的“弹钢琴行凶法”,这种生僻的说法很快就被公众抓住成为狂欢的工具。
受捧主要不是因为有理
如果“弹钢琴行凶法”是胡扯,那么“相面断定杀人犯法”岂不更是胡扯,而且这样的胡扯更容易分辨吧?为什么“乱喷”的孔庆东反而受到追捧?
那是因为,孔庆东上来就骂,立即与大家希望出口恶气的心理对接,大家对节目的预期也变为希望听到更“出彩”的痛斥,而不是理性的分析。孔庆东接下来的表现很符合这个预期,所以专家听众一拍即合。
公众的心理是决定因素
专题《药家鑫该不该被判死刑》的调查显示,96%的人认为药家鑫该判死刑,可以说药家鑫已经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这时候,不加入讨伐的行列已经是特立独行,何况你还要对药家鑫疑似辩护,不挨骂才怪。这种“皆曰可杀、不容置喙”的公众心理是如何形成的,在专题《游街示众为何被批评了》和《废死刑:专家向右,民众向左》中有过深入的分析。总之,如果一个社会充满“无正义的伪理性”,那么必然会逼出很多“反理性的伪正义”。当然,李玫瑾不该为“无正义的伪理性”负责,但她却也必须面对“反理性的伪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