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鬼传极剧情讲的什么:操盘手亏损行为分析-操盘流氓文集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19/08/24 12:32:58
交易员亏损行为分析
  
  操盘流氓
  
  据说避免破产的最佳方法就是至少经历过一次破产的经验。有了这个经验,交易员了解了导致破产的直接原因,并且知道如何去避免类似的灾害再发生。然而,无论是在财务上或情绪上,这个经验的代价是极其昂贵的。缺少了这种直接经验,则最佳避免破产的方法是发掘出一个何以会导致破产的深刻体认。
  
  在期货市场失败可以从(a)缺乏活动力或者是(b)不正确的行为两方面来解释。懒散或行动力的缺乏,可以定义为对新交易或既存部位出场的失败。不正确的行为产生进场或结清部位过早,或在变动已结束才动作。我们将会讨论懒散与不正确行为的理由。
  
  缺乏活动力
  
  首先,市场行为会使交易员产生一种散漫或缺乏活动力的反应。当市场持续数周处于横向整理或是密集区之中,则当市场行情突破密集区时,交易员可能很容易错失这个变动。此外,如果市场强势地持续一个特定的方向而突然转向,多数人几乎不可能接受这种行情的转变。它使得人们更容易不做任何动作,相信这个翻转只是先前趋势的一个次级修正,而不认为它是一个趋势的转变。
  
  第二,交易工具的本质也可能导致交易员散漫。举例来说,购买期权与直接交易标的期货合约有显著的不同,因而也会带来不同的反应。选择权的买方不负担处理掉部位的义务,即使行情走势对选择权的买方不利。显然地,他将产生一种自满的错误的自满心态,特别是在选择权权利金出现大幅缩减时,认为恐慌卖出选择权是没有根据的。
  
  第三,交易员可能会因为恐惧可能的亏损而呆滞以致丧失行动力。这对那些在市场上已经遭受一连串连续亏损的交易员而言特别真实,丧失决策过程中的自信。这样的交易员会开始二度怀疑自己以及他的系统所产生的讯号,宁愿什么都不做,也不愿接受任何其它的风险。
  
  第四个缺乏行动力的理由,是不愿意接受判断错误事实。一个已经有部位的交易员可能以各种理由来说服他自己现在的价格行为不值得来出清部位。交易员忽视这个价格对他不利的事实,而希望市场将很快地或随后就会来证明他的判断是对的。
  
  最后,交易员无法实时地反应价格行为,有时是单纯地因为他没有做好与市场同步的功课。显然,交易员功课的量直接地与他所关注的商品数量有关。懒散导因于疏忽,大部分发生在交易员没有付出足够的时间或注意力在每个他所追踪的商品之时。
  
  不正确的行为
  
  时机是任何投资所努力的重点,但因为帐户余额对现在价格每天作调整,因此要在期货市场上掌握它是相当困难的。在时机上的一个轻微的错误,可以导致期货交易员严重的财务困难。从不精确的时机当中,找出不正确的行为,将在以下的几个范畴作讨论:(a)仓促的进场,(b)延迟进场,(c)仓促的出场,以及(d)延迟的出场。
  
  仓促进场
  
  就像是这标题所说的,仓促进场是源于在得到一个明确的讯号之前就起始一个新仓。过早进场的问题,往往是发生在强劲而明确的趋势之中抓头抓底的失败。想要猜透市场并试图早它一步,是一种痛苦而昂贵的经验。跟随市场的脚步要安全的多,对市场的变动作出尽可能迅速的反应,比尝试去预测市场可能的行为要好得多。
  
  延迟进场或追逐市场
  
  这是个在起始交易的现实状况,在目前的市场趋势已走了一大段了才进场。无可否认的,直到趋势真的发生了转变,否则辨认趋势的转变是相当困难的。在商品发生问题并出现一个较显著的变动时跳上车是容易得多,然而,这当中的麻烦是──一个既定方向非常强势的变动几乎随后都出现某种程度的拉回。
  
  延迟进入市场几乎可以确认交易员会遭受到这种拉回。保守的交易员相信控制风险就是在市场未形成大多头或空头走势前耐心地等待拉回。如果没有出现拉回的走势,就会完全错失这个变动,结果导致一个好的机会丧失。因此,相对于实际的金钱损失,保守的交易员宁愿放弃获利的机会。
  
  仓促或过早出场
  
  新手交易员,甚至是经验老练的交易员,在受了一连串的亏损之后,往往过早了结他们的未实现获利部位。虽然这是可以理解的,但这样做并不能成为一笔好的交易。过早出场是一些缺乏自信的人会有的自然反应。在假设之下运作,有利润总比没有利润来得好,交易员可能宁愿变现目前的小利润,而不愿忍受利润未来可能更大但有着更多不确定性的痛苦。
  
  虽然锁住部分的未实现利益以及不在变幻莫测的市场中暴露所有的风险颇有道理,然而,急着获利了结是相当不适当的技巧。继续这笔交易直到有讯号出现来清仓是较好的策略,期货市场由投机客承担着高度的风险,任何对这个事实有疑问的人都应该不要做交易。
  
  另外一个过早出场的理由,是根据投资报酬的百分比来设定武断的目标。举例来说,交易员可以决定当一笔交易的未实现利润达到原始投资的100%时就出场。这100%的报酬率是一个不错的指针,但它往往会导致过早出场,因为这市场可能会超出使该交易达到100%的点甚多。又或者,市场可能在达到交易员的目标之前就转向了;结果就使得交易员面临延迟出场的问题。
  
  当出现亏损的第一征兆就出清部位,在神经质的交易员中是常见的特性。在似乎要成形一个趋势之时,市场有时会出现令人慌乱的脱轨习惯。举例来说,市场经常发生这种状况,在某一天市场突然大幅收高,但隔天以低盘开出。在交易开始的几小时中呈现着下降的走势,然而在这段时间多头已经成功地上车,市场便随之再创新高。
  
  延迟出场
  
  这包括了延迟出清获利部位及延迟出清亏损部位。无论是那一种,之所以会延迟,经常是由于希望或是贪婪地推翻掉先前经过审慎考虑的计划。成功的交易员是(a)可以承认交易何时对他不利,以及(b)有勇气根据上述的认知行动。优柔寡断或是只想凭借着运气来渡过困境,将会比必要的亏损损失得更多。


你是属于哪一种交易员 作者:  操盘流氓

在讨论资金管理之前,你必须先了解你是属於什么样的交易型态,在此交易型态中你凭藉何种优势来获利?有了这一层的认知之後,才可谈到针对自身的交易层级进行资金管理. 在任何给定的交易当中,输赢的机会可能接近相等。但长期而言,赢家在操作上基於他 们有著一些持续不断的优势允许他们赢取比输家赢的多一点的利润(有时候多非常多)。赢家选择的投资组合较输家来得好,他们能选择较好的交易,同时比较能够达成他们的交易。
如果你交易证券,你应该了解你可能赢或输。了解你可以预期的平均亏损长期将可以省下你很多的钱。你可以决定不交易,或者你可以改变你的交易方式。输家根据很多种理由交易,但他们不应该为预期的操作利润交易。即使你自己不交易,你可以将你的钱交给别人做。了解你的资金管理人是否会赢是相当重要的,如果你预期管理人将会赢,你可以委托他更多的资金;如果你预期你的资金管理者将会输,你可以辞掉他或是限制他们的交易行为。
这个专题主要针对决定交易中谁胜谁负的经济行为做检测。我将会检测多种型态的交易员以及研究他们的交易模式所带来的结果是获利或是亏损。我们将看到不同型态的交易模式如何创造出交易优势,同时也将探讨为什么输家会持续地交易。
在这过程中,对於市场效率及流动性,将获得一个比较完整的了解。操作利润与市场的效率与流动性息息相关,因为後两者都是由交易员创造出来的。交易员需要消息以及提供流动性,因为他们希望从这些行为当中获取利润。藉由检测这些获利机会为什么出现及交易员如何根据它们交易,可以更进一步了解效率及流动性的本质。如果面对未来不同的局面,我们将可以预测那一类型的交易员可以获利,以及市场本质将如何改变。
首先检测各种不同的交易模式,交易模式一般与交易员的特性有关。我们将考虑价值型交易员、资讯交易员、报纸头条式的交易员、事件研究型的交易员、自营交易员、造市者、专业经纪商、帽客、当冲客、部位操作者、盘商、萤幕报价交易员、电子自营交易员、报价撮合者、跑单员、技术分析交易员、图表分析交易员、动量交易员、反市场交易员、纯粹套利者、统计套利者、价差交易员、风险套利者、bluffers(设陷者)、”纯粹”交易员、杂讯交易员、避险者、非资讯交易员、indexers、类资讯交易员(pseudo-informed traders)、 新手交易员以及赌徒。我们将对这些交易员加以阐述,解释他们操作何以会获利?何以会亏损?并探讨他的的行为如何来影响价格的效率及流动性。
大部分的交易员同时具有各种不同的型态,举例来说,自营商主要在赚取买卖报价的价差利润,然而,他们也可能根据当时的消息、基本面的评价来操作,或是根据手上买卖单的避险需求以及市场显示多空单流量资讯来操作。这结果导致交易员的行为变得相当复杂而难以了解。 
我们将讨论各种具有较独特的特性之交易员。这有助於我们将交易的复杂行为清 楚地划分为较易了解的成分。
如果你本身做交易或是在管理交易员,能把交易行为分解为易於了解的特质是颇有用的技巧。多数交易员亏损是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们可能无法体会在他们的操作型态中要如何达到成功的技巧和因应的对策,他们甚至无法认清他们如此操作将走向那一种型态的操作。当交易员拥有这些技巧和对策,他们就有比对手强的优势。要想长期地交易获利,你必须了解你的优势,你必须了解它何时存在,你更加必须尽你所能地利用它来交易。
如果你没有优势,你不应该投入操作。如果你了解你没有优势,但基於别的原因你又必须交易,你应该像那些具有优势的人一样将你的操作亏损降到最低。认清你的优势是预测你操作是否会获利的首要条件。如果你不能将操作行为分解成为特有的型态,要认清你的优势将很困难。
总之,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交易员,只要你在市场上,就必须先了解你在市场中所扮演的角色,各种角色都有他获利的特质,也有他亏损的因子,能划分清楚,取其长而截其短,才能在市场上获利,甚且可以利用这些因子来检验你的每一笔交易,是否符合该交易员型态的获利特质,进而做出一个评量表,当你要从事交易之前,先客观地填写这个评量表,再拟定一个计分方式,此结果是属於获利范畴,尽管放手去做,做错的事就交给策略去管理吧..若结果为负, 表示你这笔交易是具备输家的特质,,,那么...何必去做?
如此,亦是一种强化心理建设与提高胜算的好方法.


浅论资金控管(一)
 

  在操作上,多半讨论的都是分析技巧,行情预测,有关资金控管的课题却很少人论及,然而,有了好的资金控管,纵使以丢铜板的方式来决定进出(对每一次独立事件而言,对的机率均为50%),亦能在市场上获取相当的报酬,何解??以下就此一课题发表一点浅见。


何谓资金控管?在期货操作上尤其重要,期货的杠杆倍数多半在十倍之谱,而你只用其合约价值的十分之一当保证金来持有部位,在资金调度上不可不慎,在市场上常听人说,用三倍的资金来操作一口期货较为恰当,呵,为什么??为什么不用五倍,为什么不能只用刚好的保证金?其实这些问题主要是在於各人对风险偏好的程度,市场的报酬与风险是相对的,你有高风险承受度,自然有机会攫取较高的报酬,但是,太高的风险程受度却又沦於赌博之流,因此必须先行制定一套资金控管的流程,才能在投机操作之路上得到长期而稳定的绩效。


如何制定适合自己的资金控管流程??首先当然要有一笔资金,先行规划你可以忍受分几次把它赔光??呵,要先有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心理建设,计算好之後,那就是你每笔交易所能承受的最大亏损金额,记得,是每”笔”而非每口,亦即是你每次出手时能接受的最大亏损金额,呵,,问题来了,有人问,我以投入资金的2%当作停损,但是,我是照著技术分析来操作的,如果现在的价位进场的话,按照关卡所设的停损价位如果来了,将会超过我的2%的风险限制,那怎么办??呵….很简单,那就不要进场,这笔交易机会是不属於你的,因为它的投机风险高於你所能承受的程度,在操作上,耐心与纪律几乎是不变的铁则,碰到交易机会而面临非计划中的风险程度时,放弃这笔交易吧,市场永远都在,耐心等待属於你的交易机会,才不会出现非预期状况出现时无法处理的危机。另外,有人问,那如果风险远小於我的风险忍受度时,我该怎么做??呵,不要怀疑,属於你的交易机会来了,勇敢地放大你的部位,只要这”笔”交易的预期亏损金额在你的资金控管流程之内,再大的部位都嫌少。


如何利用资金控管的方式来增加获利与减少亏损??这关系到加码与减码操作的时机,举个例子来说好了,倘若你是某代理商,当进了一批货一下子卖了将近九成,你是不是会想再进货?但是这时问题就来了…在市场需求增加的状况下,进货成本自然也提高,那么要进多少??怎么进?分批??还是一次全梭??这些都关系到成本控制的问题,加上先前市场中已有自己卖出去的货品,而同业看了眼红亦开始进货来销售,进多了怕滞销,进少了怕少赚??呵…..其问题更为复杂,有机会我们再讨论,而其基本原则不变,在资金增加时放胆去做,操作不顺时减量经营。

 

浅论资金控管(二)
 

  前次提到资金控管的重要性,也仅止於资金控管的初步──控制风险,但是光是控制风险仍无法达到资金成长的目标,有停损习惯的操作者,在操作上经常面临亏损可以避开,但是获利不知出场的窘状,以致於一次又一次的停损,面对操作时自信心一再地遭受打击,最後只好愈做愈短,但在盈亏比与胜率无法达成有效的期望报酬时,长期下来只得黯然地从市场毕业,因此,资金控管的课题著实相当令人头痛,纵观世界各大操盘高手,所讲的不外乎是停损、纪律以及良好的资金控管,在停损及纪律方面多半能譠述一大篇,但在资金控管方面多半以极小篇幅一语带过,为什么呢?盖因资金控管乃其长期致胜的法宝,市场本就是赢少输多,若他们将此致胜法宝揭露,那还混什么?也因此,在市场上多数人对於停损与纪律都可以朗朗上口像圣经般地背颂,一旦论及资金控管,多半张目结舌,或是仅能说出….嗯,拿三倍的保证金来做一口单较安全,而接下来呢?呵,你可以试著问问市场上所谓的「专家」,十个应有九个答不出来。以下为个人对操作资金规划的方式,不见得为最好的,但它是个方法,也是「适合我的操作」的方法。


一、 以合约价值看待建立部位的价值:无论你建立了多大或多小的部位,要著眼於你所能动用的操作金额与实际建立部位价值,比方说,500万建立了30口,以目前3850的价位计算,合约共值约2,300万,则你目前手中持有的操作其杠杆倍数为4.6倍,若你只允许每笔交易亏损手中资金的2%,那么只能亏损十万,为2300万的千分之4.35(呵…看起来相当低),也就是平均每口只能亏损16点,呵,在期指市场16点只是一个小小的波动,此时只有减小部位或是放大每笔亏损比例才能应付,在长期操作资金控管的前提下,您该如何取舍呢??


二、 加码的资金控管:首先要考虑在什么时点加码?有人用技术分析寻找突破点,有人用保证金比例控制加码点,无论采行什么方法,首要考虑的是加码之後对整体部位的影响如何?当然,此时所探讨的不是加码後能赚多少,而是加码後我能赔得起多少?呵…..很奇怪是吧,既为「加码」,已经是赚钱了,为什么我还要考虑能赔得起多少?其实从古至今,孙子也好,孙膑也好,其兵法所主张的行军作战多半是以「攻击」为出发点,认为攻击是最好的防御,故有所谓「围魏救赵」之典故,而现今的球类比赛,一个球队有再好的防守能力,其攻击力不强亦是无法击败对手,最多能求和。在操作上,此点观念亦是相当重要,停损停损停损,所教你的仅止於防守,并无法让你在球场上得分扣关,因此,在背动的停损移动至一定程度之後,形势对我有利之时,如何采行加码的攻击手段,以达深入敌阵并予以致命的一击将是你在操作上攫取暴利的利器,然名曰利器,自有可能在不注意时被反噬,需谨慎行之。在此我们不探讨用什么方式加码,而著眼於加码前後之资金控管,所谓「加码」,绝对是在部位已处在获利状况,若是亏损时的摊平,不在本篇讨论范围之内,在部位获利达到多少可以开始加码呢?个人的看法,须参照你进场时所准备赔的比例,比方说2%,则必须在获利达到6%以上,才开始进行加码的动作,为何要如此?我们一开始就讨论到,重点在於你加码後能赔得起多少?而此时所考虑的即是如此,当你设定在三比一的盈亏比时,每笔交易赚至少赚三,赔顶多赔一,所以若起始最大亏损金额为投入资金的2%时,在获利未达6%之前增加部位,虽说做对的话可以更快地达到6%的获利水准,但是错的话呢??是否就此减少了一次获利或是不赚不赔的机会?在长期操作中徒增一次亏损的次数,如此将有违让资金长期稳定而持续增加的目的。而超过6%获利作了加码之後,必须将停损立刻移到可以保护加码部位的地方,万一不幸出场了,至少还保有6%的部位获利,如此将可以兼顾盈亏三比一的投机原则,并发挥攻击操作的战术。


三、 加码的方式:市场上有所谓的倒金字塔、正金字塔、菱形等加码方式,无论采行何种方式,都必须以资金控管为前提,有了上述的资金控管概念,就算是采用风险最大的倒金字塔加码方式,都可以保有最安全的部位,当然必须再考虑到最差的状况,在突发状况对你的部位不利时你能否承受此一风险?出现了最差状况,你的部位会不会立刻变成亏损?若是亏损将要亏损多少?是在你的承受范围之内吗?是的话,呵….安心地抱你的部位吧,若不是的话,减量经营,减到你可以承受的风险为止。


四、 扑克定律:扑克和一般的赌博差不多,但是深谙其道的人才能成为赢家,而其赌法与操作最为接近,何解?扑克每把一开始都有底注,在取得牌之前,你必须先下此底注才有权利参与,而操作呢?亦是如此,此底注犹如每笔操作的停损金额,你要继续玩下去,可能获利,也可能增加亏损,但是,最少就是要输掉这一把的底注。接著,当你加注陆续取得第三张牌,第四张牌时,要用何种方法??不外乎是机率,藉由桌面上已出现的牌来推断,你能取得的优势有多少?而其胜率呢?比方说,至第四张牌时你手中持有三条,而桌上已经加注的金额已经是底注的150倍了,而由你贡献的为35倍,此时又到了你加注的时候,该以底注的几倍来加注?这把牌若赢的话,至少可以赢到底注的百倍以上,若输的话,将会有35倍的底注亏损,你如何评断?交给运气?没错,若交给运气的话偶尔会有不错的好运,但你确信你每次的运气都很好吗?在此我们可以先做个小小的计算,手上拿三条,假设桌面上看不到另一张,则下一张牌凑成「四条」的机率约在1/37(假设有五人同桌,以整副牌来玩的话,至第四张牌时平均每人约拿三张牌),而「四条」赢钱的机率约为0.999745,也就是说,你有1/37的机会可以取得四条而获取0.999745的胜率,那么你的期望报酬为1/37乘上0.999745再乘上115,约为3.1,亦即是你有机会在这一把取得高於三倍你已下注的获利,而且,尚且不包含另外3/37(也可能是2/37或1/37)组合成「葫芦」具有的0.998304赢钱的机率,以及百分之百形成「三条」所具有的0.950157的赢面,其所能构成赢钱的条件绝对很高,但是,还是有可能亏损,面对这么大的赢钱机率,你要如何加注才不会赢得太少?才不会因孤注一掷而一夕输光?试想,目前桌上有大约150倍的底注金额,其中有35倍是你所贡献的,盈亏比约为3.28比一,而你手中还有100倍的底注,该加注多少??若以控制盈亏比在三比一之上的原则来计算,假设还有两家在跟,则最多可以加注10倍((115+2*X)/(35+X)=3,则X=10),如此,若两家同时跟,赢则可以赢135倍的底注,而输则输45倍的底注。
五、 运用扑克定律在操作上控管资金:每一把的底注如同每一笔交易的停损,要了解,每把牌都是一个新的开始,要玩就得下底注,操作亦是如此,要进场,就得先下底注(停损),没有亏损底注的打算而盲目地跟,呵...最後只有输光一途。而操作与扑克不同的是,你进场了,要看第三张牌不用再下注,市场自然会给你赌金,而且若第三张牌凑成的牌形不好,那么在停损点移动之下的出场不会比你所下的底注更高。另外,在加码时,你准备拿获利的多少百分比来当作风险??比方说,我获利了10%,准备拿其中的4%来当作停损,进而加大我的操作部位,OK…此时你必须考虑到,当我加大操作部位後,所冒的这4%的风险能不能为我带来另外12%的利润(盈亏比3比1)?可以的话,仅管放大你的操作部位(前提是出场时仍保有原始操作6%的利润),否则,如同扑克定律加注的算法,去算出一个最适合的加码口数,你就只能加这么多,再多的话不是你能负荷的,放弃它吧。


六、 结论:以上所述为个人对整个操作过程中的资金控管「观念」,至於实际的方法,我一开始即提到,要设计一个「适合自己操作」的资金控管方法,因此仅能提供个人对这些方法的观念供大家参考,若有不同意见希望能不吝赐教,或是提出来大家一起讨论,毕竟操作之路漫长,必须以事业的永续经营视之,期能步步为营,小心看待每一次的进场与出场,做好资金规划,朝向赢家之路迈进。


较完善的期货资金管控

资金管理程序的步骤

交易员必须决定是否延续系统所产生的讯号。在一个有限资金的帐户中,两个或多个商品具竞争性时,这是一个特别重要的问题。若接受每一个讯号,交易员必须决定他愿意承受风险的操作资金比例。这目标是为了要利润极大化同时保护资金避免过度的亏损及过高的风险,以确保能参与未来的市场主要变动方向。一种较简单的方式是每次以固定金额当作风险。更简单一点,交易员可以选择每一次的商品操作只交易相同数量的部位。然而,这种资金配置结果只能算是达到次佳的程度。

对每一个讯号的追随,交易员必须确认该交易并非由预期所得来的,然后决定价格。该价格是已知的停损价。在进场价和停损价之间差异的金额定义了每口合约的最大可能风险。而可承受的风险资金除以每口最大可能风险就可得出交易口数。资金管理包含了以下的步骤:

1. 对照客观有利条件的衡量标准来评级可得到的机会。
2. 决定在任何时间的所愿意操作的资金比例。
3. 配置该机会的风险资金。
4. 对每一个可接受的操作机会估算可允许的亏损水准。
5. 利用上述 3.与 4.来决定该商品操作的合约数量。
接下来的内容将对这些步骤显著的特性加以概略的说明。

评级可获得的机会

目前在市场上有超过 50 种的期货合约可供交易,要专注于所有的商品是很困难的。加上实际有限资金的限制,因此选择性显得特别重要。对照客观有利条件的衡量标准来评级这些机会可以试着来缓和有限资金所面对的无限机会。
估计一个操作的有利条件一般是根据(a)它自身的预期利润,(b)要赚这些利润所带来的风险,以及(c)开始操作的投资需求。在相同的风险水准之下,预期报酬率愈高,这笔操作就愈有利。同样的,初始投资的需求愈低,这笔交易也愈有利。
经过对照客观有利条件的衡量标准评估这些机会之后,下一个步骤是从潜在的操作中考虑分界点或基准以便决定候选名单。任何操作机会若无法符合这个分界点,我们将不做进一步的考虑。

控制总风险
谈到总风险占总资金比例的关系是以所有的操作机会来看。以帐户资金的100%当作风险,若该笔交易最后是输的,将会导致破产。另一方面,若以1%的资金为风险可以降低破产的风险,但是其利润将可能变得相当低。

操作的资金比例是决定于对商品投资组合获利的预期。一般而言,预期报酬率愈高,所需承受的风险就愈大。

最佳的风险比例将会使得商品投资组合的所有预期报酬率最大化。为了要帮助分析,完整的交易报酬资料可以用来作为预期报酬的代替品。

另外一个相当重要的因素是商品报酬之间的相关性。如果一个商品的变动伴随着另一个商品的类似变动,则两个商品称为正相关。反之,若是伴随着另一个商品的反向变动,则称两个商品为负相关。相关性的强度决定于两个商品间相对变动的大小。

通常一个投资组合之中其正相关的商品愈多,则其理论的总风险安全水准愈低。这个保护措施可以预防正相关商品的多重亏损。就同样的逻辑而论,投资组合间的负相关商品愈多,则总风险的安全水准愈高。总风险可能是可动用资金的一个固定比例。另外,风险比例也可以随着交易帐户余额的变动来做线性的调整。

举例来说,一个冒险型的交易员,可能在帐户余额减少时增加总风险;一个防御型的交易员就不会同意这样作,他只有在帐户余额增加时才会选择增加他的总风险。风险资金的配置一旦交易员决定了要投入操作的风险金额后,下一个步骤就是如何来配置这些金额到这些可供选择的交易之中。最简单的解决方法是对每一个商品交易配置等量的风险资金。当交易员无法估计潜在交易的报酬与风险时,这个简单的方法特别地适用。然而,这里有个假设是所有的交易都是同样好的投资机会。若交易员对这个假设不认同,他可能会进行一个配置程序:
(a)找出交易的潜在不同点,(b)转换这些相异点成为对应于风险或风险资金配置的不同点。
交易的潜在不同点根据下列几点来估计:(a)胜率,(b)交易的报酬/风险比(盈亏比),由预期报酬除以最大可接受损失,或是以收益率除以平均每一元可能的亏损计算得出。胜率与收益率愈高,可以投入交易的比例就愈大。

估算交易的最大可接受损失

期货交易的风险源于无法达到完美的预测。不可预期的价格反向震荡是交易上的特性;控制这些反向震荡的结果是一个成功的投机客应有的技巧。在投入一笔交易之前,交易员应该决定当他明显地处于市场错误的方向时,到什么价格要做什么动作。机械式系统交易员由系统来计算保护的停损点价格。如果是严谨的图表交易员,根据图表型态来定操作策略,他必须预先决定一个精确的点,而这个点表示该笔交易将不会如预期的方向发展。

只看到报酬而不考虑风险总是颇吸引人的,但是交易员不应该被这种诱惑所吸引。在期货交易中没有任何担保,而建立在希望上的交易策略比起现实总是容易失败。

风险方程式

单一交易风险是每口可接受风险金额乘上要交易的商品合约口数。总交易风险就是目前所投入的所有商品交易的单一交易风险总和。总风险一定要与交易员能亏损的能耐和所愿意接受的亏损平衡。实质上,每一个交易员面对下列的等式:
总交易风险=愿意承担的风险决定于所能亏损的能耐 亏损的能耐是可供交易资金的函数:风险资金愈高,亏损的能耐愈强。然而,承担风险的意愿也受交易员对于亏损之痛苦所能忍受的程度所影响。一个极端的风险规避者即使他持有必要的资金,可能也不愿意承担任何风险。反之,一个风险偏好者可能愿意承受超出他可获得资金以外的风险。
本书所讨论的目的,我们将假设交易员所愿意承担的风险是由其帐户中的资金所决定的。交易员不希望在交易中亏损,但他愿意接受小亏损,而且是不可避免的。

决定交易合约的口数:平衡风险方程式

因为交易员的亏损能耐与愿意承担的风险大部份决定于可动用资金以及交易员对风险的态度,这一边的风险方程式对交易员是唯一的,而这个交易员是可以单独定义可以让他感到舒适的总风险水准的交易员。在完成这个决定之后,他必须将这个所能接受的风险水准与交易或正考虑要进行交易的总风险做个平衡。

假设某个时刻总风险超出交易员所能承受的水准,因为风险是由(a)每口风险金额,(b)交易的合约数所产生,向下同时调整这两个变量或调整其中一项将是必要的动作。然而,单纯地为了要配合某人的意愿或是痛苦的门槛而调整每口风险金额到达一个人为的低水准有点轻率,而且拙劣地修改对原先交易的可接受风险是一种自欺的行为,这些都将导致不必要的亏损。因此交易员必须调整所交易的合约数量以便于使得总风险回归到他所能承担风险的能耐和意愿的线性之中。如果交易的风险资金是$1,000,而可接受的每口合约亏损是$500,那么在保证金许可的情况下交易员可以交易两口合约。如果可接受每口风险是$1,000,那么交易员就只能交易一口合约。

在不平衡风险方程式交易的结果 当估算的交易风险金额不等于交易员承担风险的能力及意愿时,便产生了不平衡的风险方程式。如果交易风险的估算高于交易员财力的负担,即所谓过度交易。反之,如果交易的风险估计小于交易员的资源,他就算是不足交易。

过度交易特别危险,而且应该避免,因为它威胁着交易员的操作资金。过度交易基本上源于交易员对即将发生的变动过度自信。当他确信他将会被随后而来的事件证明是对的的时候,对他的帐户而言将没有比这个更大的风险了。这是一个情绪战胜理性的例子,如此,投机或合理风险的承担将很快地变成赌博,并带来灾难性的结果。

结论

虽然期货交易理所当然地被认为是高风险性的,一个防御型的交易员可以经由一系列的连续决策,以确保风险不会淹没他。首先,交易员必须根据他们各自不同的潜在报酬来评等各项交易机会,从而决定那一笔可以交易,那一笔要略过。其次,交易员必须决定他愿意承担风险之操作资金的比例,以及他要如何配置这些交易机会的金额。在交易之前,交易员必须决定一个界限,这个界限是允许市场和他的交易不同向的临界点。这样可以得出每口可接受的风险金额。最后,交易的风险资金配置除以每口可接受风险金额,就可以得出在保证金允许之下可以操作的合约口数。

有一点要时时刻刻记住,期货市场并不提供担保品。因此,过度将帐户暴露在风险之下并不会出现“实物”的交易。在进行交易之前,交易员必须评估它这种不对称的结果。任何糟糕的亏损结果将会摧毁交易员的财务或影响他心智的平衡吗?如果这个答案是肯定的,那么这个交易员必须看清楚风险,藉由降低交易合约口数;如果该笔交易的风险对他的资金来说太高了,就应该放弃该笔交易。

期货交易是一种游戏,赢家是最会控制亏损的人。错误的判断是操作上不可避免的;而一个成功的交易员必须要避免判断错误转变成为具毁灭性的大错。

规划操作部位的规模 (1)

  资金管理大部分是关于如何去押注,当你使用系统或分析技巧来告诉你何时该操作以及如何操作时,资金管理策略将告诉你该操作多大部位。当你问到关于其它操作计划的资金或风险管理等级时,多数专业交易员第一个想到的是AM Grace Trading Co.这家商品交易顾 问公司的Fred A. Kingery。此外,资金管理很少是初学者所考虑的事物,CTA Brandywine Asset Management Inc.的 Michael Dever 说“发展交易策略比较好玩得多”。但 Dever 补充说,资金管理策略是成功与失败者的最大不同点。Futures Truth in Hendersonville,N.C. 的George Pruitt也指出,资金管理相当重要,交易员应该花 60%的时间来发展资金管理策略,其它的40%用在发展他们实际的交易策略及投资组合的架构上。

  交易员对资金管理的颂赞充斥着书本,但这些基础对你将大有帮助。(如果你仍不确信资金管理的重要性,可以参考 Jack Schwager 所著《Market Wizard(金融怪杰)》)。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些既定的数学,来告诉我们在你自身的操作计划中那里可以用得到,同时我们也可以发现在一个简单的操作中一些不同的理论和运用。

  在你决定要如何管理你的资金之前,你必须正确地运用客观和专业。在进一步分析你的资金管理策略之前,大部分的专家着眼于三个区域:

  1  你所操作市场的波动率(volatility)

  2  你所运用的分析技巧所预测的成功率

  3  你的操作资金市场

  波动率是资金管理经常被忽略的部份,如果你能承受的最大风险是 500 美元,但是你要交易的市场其当日波动达 3000 美元,你将会失败。如果你不能交易得起 SP500 或是咖啡, 你必须承认它。

  你同时必须理解你的分析的可行性,除非你知道你的平均亏损是多少,否则你如何去计划它?根据大量的历史资料测试或是仿真交易,你可以估计这些参数。那么一些简单的公式可以帮助你获得潜在成功对等的图表。

  你的期望报酬是你预期多久会赢或输,以及你预期要赢或输多少的函数。

  期望报酬的公式(经常以数学的期望值来表示):

  EP=P1*W-P2*L

  P1 为胜率

  P2 为败率

  W为赢的数目

  L为输的数目

  值得交易的系统其期望报酬必须为正数。 当赢或输因变动而无法准确地估计时,大部分的专家建议使用回测的平均获利“W”以及平均亏损“L”来决定。同时,当它并非固定交易时,你可以使用胜率“P1”及败率“P2”。在”史瓦格期货交易技术分析”一书中,,这些数字被用来计算每笔交易的预期净利。

  资金管理最重要的一环是必须有足够的资金可供交易,如果你不能运用足够的资金,一个超额的亏损最后终将把你扫出场,不管你的资金是多少,你所需的必须能配合你所能承受的。在计算你亏损的风险或你亏损多少必须停止交易的机会前,你可以估计是否有足够的资金。当然风险承受度每个人不同,但是市场专家建议超过 10%就太多了,破产风险的公式为:

  RoR=((1-A)/(1+A))C 

  A 是你的操作优势

  C 是你拥有的单位数

  如何计算 A,从你获胜机会的百分比减去你失败机会的百分比。因此,如果你预期在你的交易中有 55%可以获利,你的操作优势为 10%。

  要计算 C,用1除以你每笔交易平均亏损占总资金的百分比,也就是说,如果你每笔交易亏损控制在 4%,你就等于拥有 25 个单位。

  “破产风险”(如下图)指在既定的交易优势中你将被判出局的机会。你拥有多少单位对结果有相当的影响,过度侵略性的交易──在每一笔交易押大注──可能带给你一些丰厚的获利,但它最终将带给你破灭。

  关于破产风险计算的一项重要警告是不太可能发生的,它假设你的盈亏是相等的,然而,这仍然可以是对于你技巧可行性不错的估计。而赢家和输家对计算破产风险的数学所专注的方向有相当程度的不同。

  规划操作部位的规模 (2) 

  限制亏损

  停损是一个指令,当行情向你所持有部位反向行进而你所预设的一个点,经纪人会按照你的指示在行情碰触时执行反向冲销的动作。然而停损可以控制你最大的潜在亏损,同时也会影响你的获利机会。

  停损的最大祸根为行情一开始对你不利时强制你清仓,但最后又回到你原先部位的方向。所以大部分的市场专业人士建议停损的设置要配合市场的波动性。有人说,“我不相信固定资金管理的停损方式”,以近几年较活泼的商品如S&P500,过度地限制停损将会进一步摧毁你的系统。一个较好的方式是在波动性增加时使用较为宽广的停损。举例来说,当收盘价或平均区间的标准差达到某一个既定的标准时,增加你的停损一些金额或是百分比。

  另外还有其它的方式来代替标准差,藉由行情历史资料的测试找出一个策略来避免大亏损(当然,这种方式的危险性是“过去的绩效并不代表未来”)。就利润的观点而言,这个论点吸引着那些赞成坚守系统而且设定固定停损点数不会破坏他们绩效的机械性操盘者。

  停损转向系统的倡导者也是靠着系统来限制他们的风险,他们仍然在市场中从事着交易。举例来说,我们可以观察一个存在市场已久的简单 20 天及 40 天移动平均线穿越系统。(如果我们做多而得到一个卖出讯号,那么我们平仓并反向操作)。在测试美国 30 年公债 从1987年1月到1997年1月这10年的日资料,同时加计$100 美元的滑移价差及佣金支 出。在58 笔交易中,有28 笔(48%)获胜,平均每笔获利为$3,668,平均每笔亏损为-$2,047,如此我们可以得到总净利$41,294的绩效,但是有着$13,913的最大盘中亏损。根据期初资金$25,000 计算,我们的最大亏损占相当大的比例(见下图 Sizing  up our losses), 因此我们可以藉由这简单的系统来验证出两个部位管理的策略。

  测量成长性

  我们可以对上述的简单系统做什么样的资金管理呢?我们将使用两种常用的方式:一为固定比例法,一为最佳F法。这些仿真在建立部位时是基于简单移动平均线穿越系统,成本并加计额外的滑移价差及佣金支出。其结果如下图(Maximizing growth)所示:固定比率资金管理是以帐户权益数的百分比来定部位的大小,这个百分比有很多方式可 以来定,但在此不赘述,我们先着眼于亏损的数字。

  测试结果显示单笔最大亏损为总资金的12%,虽然大多数人认为它太高了,但如果我们觉得对这个最大亏损可以接受,就可以决定要交易的口数。首先,找出该笔交易之前的资金权益数为$28,619,假设该笔12%的亏损是我们预期的最大亏损比例,则我们可以交易的口数为每$28,619做一口,但是在仿真过程中,直到 1996/02/08 之前并没有达到$57,238 的水 准而能够交易两口。如果我们想要积极一点,可以承受20%的最大亏损,那么你可以找出交 易过程中的最大亏损金额,在本例中为-$3,506,将它除以 20%,为$17,530,因此,我们可以以帐户中每$17,530 的资金来交易一口,如此在本仿真过程中在1991年1月份即可达到操作两口的规模。

  市场中最为人所知的技巧可算是”Optimal F”(最佳F值),它是由 Ralph Vince 发展出来的一种资金管理的方法,但是最佳F值亦有可能成为”扯后腿的操作”,当市场波动性变高而出现较大幅度的变动时,将导致最佳F值法扩大原先的亏损。最佳F值法是基于合约大小,盈亏比例等来订定操作规模,但是它并未尝试去预测不佳绩效的迹象,以及去计算如何藉由合约的减少来控制连续的亏损。但是,谁知道这个亏损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如果你以最佳F值来交易,你将可以享受到它所带来的优势。

  但是,秉除获利不看,最佳F值的杠杆太高了,90%的人以最佳F值交易口数终将遭致破产,这样讲似乎有点夸张,因此建议小额投资人以“个别交易”的基础来看待每一笔交易,其方法如下:首先,决定你在交易中准备承受多少风险;其次,计算市场中的风险有多大,通常利用技术分析找压力支撑,或是找出市场的波动率;第三,将你可以接受的风险值除以第二所算出的市场风险值。如此,你就可以决定你可以操作多少的口数。

  规划操作部位的规模(3)

  建立金字塔

  这个方法决定于起初操作部位规模的大小,不增加至目前持有的部位数。正确地选择加码可以提升你的绩效,但是,亦可能导致你严重地过度交易。假设你加码了一个赚钱的部位,金字塔操作增加你的平均成本。举例来说,如果你做多玉米在280而它上涨至300,因此你加码了相同口数,你的平均成本变为 290,如果目前的支撑价位为 288,而价格来测试此支撑区,那么你将由原先的赢家变成输家。”要验证多头部位在下降趋势中的支撑,则必须礭认你不会提高你的平均成本到达那个水准”。你必须将未实现利润当作实际的权益数来看待”,有人说未平仓损益是“交易所的钱”,这是一种非常糟的想法。另外,市场有人喜欢用”4-3-2-1”的法则来增加部位,也就是说以一个递减的比例来增加部位,伴随着交易系统,存在着许多的资金管理策略,包含那些你可以买得到的,考虑资金管理有多大的力量,软件销售员可不会去监看它。

  一个动态的固定比率操作要注意的是,它加入了部位规模的大小当作因子。举例来说,以固定比率操作,你可能随着帐户的成长交易五口合约,但在亏损一到两次之后,你将降到一或两口的操作,不管你实际上从帐户中亏损了多少。

  固定比率操作的基本关念相当明确,部位的增加是根据目前操作的合约数及一些固定比率;部位规模的减少将快于你增加的速度,以保护你免于连续性的亏损。这是专业操盘人一再提到的资金管理基本要点,而伴随着操作系统,资金管理策略经常会让人产生不切实际的希望。

  加倍赌注──对操作而言并非一个理想的策略,但却是赌徒在赌场限制压注的制度实施之前经常使用的方式──它是在每一个损失的赌注之后,你应该加倍压注先前的损失金额再加上一些额外的投注。这个逻辑听起来是:机会说你不会永远是输家,因此当你赢的时候,你将会把先前所输的全部赢回来,再加上你额外加码的部份。但是在现实中它是错误的:如果你一开始的赌注是$1,000元,在十次连续亏损后,你必须压注$1,000,000 元才能够刚好打平。

  另外,Kelly formula(凯利公式)也是赌徒们所风行,它建议你以(N/B)*E 的资金来操作,N是每一把赌注的“操作优势”(本文开始有提到),B是该把赌注的报酬,而E是目前的帐户权益数。

  总之,所有资金管理的技巧都有着相同的目的:将你操作规模和亏损因子最佳化,以得出较好的操作绩效。但是不管是使用什么策略,缺少了以下两点,你的操作将永远不会实现你交易潜力的完全发挥,那就是「获胜的分析技巧」以及「可靠的资金管理」。

  如何拟定操作策略
  
  操盘流氓
  
  在期货市场上,除了精确的行情研判及良好的资金控管之外,最重要的莫过于拟定良好的操作策略。缺乏完善的操作策略,纵使行情分析达百分之百的正确,也可能抱着亏损黯然离场;制定完善的策略,即使行情研判正确率不高,亦能在市场中有所崭获。而操作策略要如何拟定呢?兹分述如下:
  
  一、操作方向:首先考量市场短、中、长期趋势的方向,决定欲进行的操作是属于那一种,从而进行操作上的布局。
  
  长线的操作方向首重“势”,顺着行情所走的方向操作,不要主观的预设顶部与底部。
  
  中线的操作较重“量”,亦即是市场中量价配合的表现,在中期波段走势之中,量价关系透露出相当重要的讯号,配合技术面的走势分析,作为操作上的参考。
  
  在短线的操作方面,重点在于“破”,例如久盘之后的突破,纯粹从技术面的角度去寻求最佳的进场点,以短线的技术分析作为进出场的依据。
  
  二、资金规划:决定操作的方向之后,必须作好整体资金规划。首先决定欲操作的部位有多大,通常以投入资金为参考,长期部位可以较高的资金比例投入,短期部位最好不要超过总投入资金的三分之一。
  
  在资金控管方面,最忌孤注一掷,倘若一次行情看错时即将所有的资金赔入,后续就没有资金再进行操作了。
  
  此外,在策略订定时,须先行计算进行操作之后的盈亏比,通常以3:1较符合投机的原则,若每次进场均维持3:1的盈亏比,每次交易赚钱时将获利的50%加入下一笔交易作为交易金额,亏损时下一笔交易金额即扣除亏损金额减量经营。
  
  则即使只有二分之一的胜率,进场交易五次其亏损的机率为0.1875,以长期的角度看来,亏损的机率几乎趋近于零。因此,良好的资金规划几乎决定了操作策略的良莠,千万不可小看它。
  
  三、攻守要有计划:策略的拟定首重防守,有了稳固的防守计划始能对外进行攻击,好比两军交战,若没有坚强的后盾或灵活的退路,则其胜算必然不高,反而容易流于背水一战,孤注一掷的赌博。
  
  在开始交易之初,经常会面临行情上下冲刷,时而获利时而亏损的窘状,倘若未达防守的底线,切勿躁进,须有耐心与自律,避免因情绪的起伏影响操作的成败。
  
  在交易策略拟定之时,亦须拟好进攻策略,在何时作加码?加码多少?进攻计划可以提升获利,相对地亦可能造成更大的亏损,切忌在亏损时作加码的动作。试以经商的角度观之,当你进了一批货却卖不出去,并且市场价格节节滑落,你是否还会再进货?加码的观念亦是如此。
  
  当行情操作处于亏损状态时,就如同进货滞销,仅能想办法处理亏损,如何有余力再行加码。所以说,完善的攻守计划可以在进场交易之前即了解每笔交易的最大亏损,在能力可以承受的范围之下,面对短期的市场波动即能处之泰然。
  
  四、停损点的设置:面对不同阶段的操作,停损点的设置亦有不同。在长线的操作方面,停损的选择上需要较高的比重,所占的资金比例较高,以防因一时的反向行情而被扫出场。
  
  中线操作停损的选择通常倾向于技术面,以目前走势的趋势线或前波高低点作为参考依据。短线操作在停损的选择上倾向于更小的格局,常以前日高低点或开收盘价作为参考。
  
  此外,尚须要考虑时间停损的设置,在拟定操作策略之前即要假设本波段行情能持续的时间,在行情出现应发动而未发动的走势时,必须以时间停损因应,此种停损多半应用于假突破走势。
  
  其设置难度较高,需要丰富的市场经验,但投资人可以由历史走势中观察得知,在过去的走势中寻找此种假突破现象发生的次数,统计其发生天数,作为日后操作策略停损点设置的参考。
  
  综上所述,在高风险的期货市场中,每笔交易若能订定一套完善的策略因应,其风险自然降至最低,依循上述原则来拟定策略,没有策略就不进场交易。并且,操作策略定下之后,不可因一时的行情波动而任意改变,必须发挥无比的自律精神确实遵守。如此,长期累积下来,必然可以在期货市场中获取相当的报酬。


  趋势的势的时间架构
  
  操盘流氓
  
  市场总是在一个时间内出现多种不同的转折方向,如指数处于一个多头走势之中(它可能已经持续了好一阵子),在次级循环向下修正一段时间之后,又出现了短期回升的走势。
  
  市场循环包括:
  
  1、以年为基础来评估的长期(或主要)趋势。
  
  2、现时趋势,为期三周到六个月。
  
  3、三周以下的短期循环。
  
  4、当日循环。
  
  最重要应记住的是──长期趋势影响着短期趋势。在一段涨升过程中,上升趋势总是比修正来的强,在拉回走势中,修正的力道往往大于回升。不同时间架构的交互影响会出现较不寻常的状况。它们可能相互冲销也可能相互重叠于原先的趋势,因此形成一个个相对的波峰或波谷。
  
  图形分析要素。为了要避免被于每天或盘中价格的变动所惑,尽量考虑以下两点:
  
  1、以长期趋势方向的强度和方向,并衡量它们在循环中的影响,来决定操作。
  
  2、分析其周期来做交易。其中周期的长度是以介于连续的波峰(或波谷)间的时间来计算。
   
    其中周期的长度是以介於连续的波峰(或波谷)间的时间来计算。


如何维持长期获利的绩效
  
  操盘流氓
  
  要想长期地交易获利,你必须先了解你是那一型的操作者,进而了解该操作型态的优势,你必须了解此优势何时存在,你更加必须尽你所能地利用它来交易。如果你没有优势,你不应该投入操作。
  
  如果你了解你没有优势,但基于别的原因你又必须交易,你应该学习那些具有优势的人一样,先了解什么样的交易是获利的型态,而你又是属于那一种?
  
  认清你的优势是预测你操作是否会获利的首要条件。如果你不能将操作行为分解成为特有的获利或亏损型态,要认清你的优势将很困难。
  
  期货交易是一种高度杠杆的工具,而杠杆本就是一把双面刃,可以杀敌也可能伤己,古时宝剑宝刀之流,亦须功力够才可使用,而要如何控制它?至少内功须有一定的程度。运用在操作上,以资金管理为内,操作工具为外,才能发挥操作工具的最大效益,否则……
  
  为什么要以两口三口保证金做一口?其它剩下的要干什么?没错,怕的是连续亏损,避免因连续停损被扫出场。但是,在连续获利的机会来时,如何运用高杠杆来发挥其最大效益?这些都有赖内功的修为。
  
  基本上,以轻重程度分,资金管理>操作策略>行情分析,比例上约60%,30%,10%。别人怎么样我不知道,至少就我而言是如此的比例。
  
  获胜的分析技巧包含后两者,而那10%,或用型态或用k线或用指针,很简单,看你喜爱那一种,但是不管用那一种,要先了解它的胜率以及盈亏比,如此才能再拟定操作策略配合已成型的内功心法——资金管理,始能维持长期操作获利的绩效。
  
  指数期货之获胜原因如下:操作策略,资金控管,心理素质,情绪控管占成功的80%。操作工具及看盘技巧只占20%。以上乃某信息公司之协理所教育的。 但人很难去克服心理及情绪控管的,我想这应是大家要学习的吧!

由经营企业看期货操作

期货怎么做??很多人第一个观念是风险很大…但可以以小博大…呵…因此总想要在期货市场短期致富…而结果呢??相信大家对周遭有操作的人都很清楚吧…当然….短期致富的案例不是没有…但能有几人??

在经营一个企业的前提之下…会考虑到什么??首先当然是资本…有多大的资金规模…预备开设股本多大的公司…而公司成立开始营运之後..对各种费用的节流…相信是许多公司对成本控制的一大诉求…而各种货品要有多少的存货..什么时候要再进货…出货畅旺时是否提高价格…都对公司的营运绩效有所影响…随著公司的日渐壮大…在现金不足的状况下…会产生举债问题…而这时就是公司营运杠杆产生的时候了…杠杆倍数高…公司的破产风险自然加大…此时端视决策者的智慧…要以多大的杠杆来操作这家公司….在所能承受的风险之下来为股东求取最大的利润….

这些和期货操作有什么关系??想要长期而稳定的获利…没有一番经营的规划理念似乎太过於草率…首先…在公司成立之初…你得先购置资产…而每个月会有固定的开支…以及临时不固定的开支…亦即所谓固定成本及变动成本…而购置的资产会有折旧的费用..亦为所必须支付的….因此…大部分的人开了公司会去计算一个时间…在预期的获利水准之下…多久会”还本”…呵….记得哦…是还本….还本之後才能赚钱哦…..

在期货操作上…其根本理念是与企业经营是一样的…只是…它的”企业周期较短”….但是…一般人却都没有还本的观念…只想著大赚一笔.…这样是否缺乏了经营的态度….也没有风险的考量…一开始你将会投入一笔资金..而这笔资金是多少??它就是你开设公司的资本…而要用多大的杠杆也是由你决定…以目前而言…每口台指的合约价值约为100万…而你准备用多少钱开一家价值100万的公司..就是你所决策的杠杆比率….当然..交易所的规定最少约在十倍…好了…开了公司之後…你的固定成本费用为多少??要添购多少设备?而变动成本呢??要如何控制到最低?假设你所评估过的营运总成本为三十万元…也就是以100万开公司准备花30万来购买设备…如果公司做不起来…那么只好收掉…届时将会产生三十万的亏损…或许设备有残值可以出售..还可以拿回来一点..但是最大就是三十万…在期货操作上这笔三十万就是你的总资金停损规模….而其他的七十万呢??当然是拿来营运…以你当老板的话…在仅有的七十万营运资金之下…你要如何投入营运??如此…你要先有一个认知…倘若你的起始资金只有三十万元…那么这七十万元是市场借给你的…凭什么市场会借你这笔钱让你做生意??呵…所以它的资金成本很高不是吗??….或是以更高的杠杆倍数(假设三十万可以做三口)…向市场借了二百七十万做起三百万的生意来…那么你准备多少钱要赔??能赔得起多少…以三成的成本来看…也要九十万…那…呵…你只有三十万…能不破产是老天眷顾你….

Ok…你会一次将这借来的七十万元一笔直接砸下去吗??我想不会…多数人会告诉我..这样的风险太大了…以买卖业来说吧…你要怎么进货??先进多少??如果卖得好得话再进下一批…那么你能接受的这”第一批进货”金额就是你每笔交易的最大停损金额了…接下来呢…呵..问题来了…它如果卖得不好..那就是滞销…只好变成存货…但是必须把它视为亏损..因为没有人要…而此时…你会再进下一批货吗??我想多数人不会吧…进了就等於是摊平(可是似乎在市场上许多人会这样做?)……如果卖得好呢??下一批货要进多少??在风险与成本的考量之下…加上其他同业的竞争….进多了怕卖不完..进少了怕赚少了…这时得找一个权衡点….一般人会怎么找呢??有人说…我把赚来的部分扣掉开销费用来进货…这样就算销路变差…也不会赔太多吧…呵..对了…就是这样..这就是获利之下的加码动作。反观在市场上…多数人的做法…有赚就跑…明明销路还很好…却自断财路..赶紧出脱手中的货品…结果让别人把价格炒得老高才在懊恼….…在市场上的做法竟与公司的做法背道而驰…. 呵….很奇怪吧…..

换个角度来看….你也可以把每一笔交易看做是开一家公司…这样..每次愿意承受的亏损就是你所评估的总成本…呵..而这家公司的营运周期更短..可能只有几天…甚至几个小时…几分钟….没错…这就是短线交易…但是…站在成本上的考量…这每天来来回回的手续费不就是你公司的变动成本吗???变动成本这么大..相对的要多大的营运收益才能涵盖得过去??当然…能达到收支平衡而更进一步获利的人不是没有….可是..你会看到他每天很辛苦地拼命…开了一家又一家的公司…倒了一家又一家的公司…虽然结果仍是正的…可是缺乏了一个愿景…而其累绩资本的速度是等速度运动…照著一定的速度前进…之所以会只有等速度运动…乃在於市场的流动性只能提供这么多…要再多只有自己打自己了….然而..以永续经营为理念的公司…靠著公司规模不断扩大…每次的第一批进货相对地可以承受较多的量….呈现加速度的成长….呵…有人会问…进货量较多风险不是更大吗???嘿….这有赖你自己去体会…我只能说….单一货品的风险都是一样的….呵……

现在谈到进场後…很多人会有停损的观念…这是很好的…但是是否是停损的正确观念..我不知道…既然停损金额是你第一批货的进货成本…那么…在没有确定它滞销之前..你会不用力去销售吗??能卖多少??不是你能预期的…站在还本的观念考量…你会计算卖了多少可以打平这一批货的成本..其他的再多卖就是赚的了….这时问题来了…有人下了一笔订单…货品超过你的库存…你要不要接??哦..应该说..有没有能力接??接了就要再进一批货…进了这批货倘若遇到的是假订单怎么办??这笔钱赔不赔得起??赔得起当然是硬著头皮去做了….若赔不起呢??不要勉强….还是先玩你手中可以玩的部分吧….一步一步亦步亦趋…能卖多少就卖多少….不要想著一次就还本…慢慢地…卖到损益两平点了…你已立於不败之地..就看市场能不能让你把它卖光再进第二批货了….哈….好像很熟悉吧…是的…这就是移动停损点的做法….

过去绩效可以代表未来吗?

很多人认为,过去的绩效可以用来预测未来,因此他们为了要获利,雇用了过去绩效不错的经理人来操作,然而,一旦雇用了,这些经理人的绩效跟他们过去的操作记录比起来往往是糟得多。
从统计上看来,可从两个问题来检定过去绩效并不容易来预测未来绩效,一是低讯杂比(signal to noise ratio),一是样本选取的偏见。经由检定上述两个问题可以解释为什么必须用经济学来帮助我们判断谁将能有较好的绩效。


操作绩效是运气与技术的结合。成功的交易员可能是技术很好的人或是纯粹运气很好而没有技术的人;反之,失败的交易员可能是没有技术的人或是运气不好而技术很好的人。一般人相信技术是造成众交易员或经理人过去绩效不同的最大原因,然而,分析师、统计学家以及专业的操盘人却认为在短期的绩效上运气的成分胜过技术,由於证券价格的波动性,运气比技术重要得多。单从过去绩效观察,你无法得知那一个经理人是具有技术的,那一个经理人又是只靠运气的。


从长期的角度观察,技术好的交易员其绩效比一般技术差的交易员来得好,可以这样说,技术所表现出来的是有系统性的报酬,而运气则是随机的报酬。假如给定足够的时间,各种好运与坏运将会彼此互相冲销,运气不会永远都一样,而技术却会随时间增长。但是,不幸地这所谓的长期真的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实现,在短期间证券的波动性似乎较偏爱幸运的一方。


举例来说,假设基金经理人管理一个充分分散风险的投资组合,它的风险低於整骿市场的投资组合,其手上的投资组合与市场的标准差为15%,相关系数为0.9。这个假设应适用於一般典型的证券投资组合。该基金经理人宣称他可以创造每年平均高於市场指数2%的超额报酬率。(一般而言,投资组合基金经理人无法击败大盘,虽然2%的超额报酬并不是太高,如果大家相信这经理人所宣称的,而他的技术又不算太差,那么他2%的预期超额报酬率其背後的约当风险为现行国库券年利率的三分之二以及三倍的管理费。)假设他的技术不比一般平均水准差,那么在95%的信赖区间之下,统计学家必须检定其超过30年的超额报酬率。(此点在文末备注证明)。倘若将信赖区间降低到75%,那么只要检定五年多的绩效。(若只要50%的信赖度,那么将不须要任何的资料了)显然地,必须花上相当长的时间所创迼出来的绩效才算是可靠的依据。这就是先前所提到的“低讯杂比”的问题,在本例中,2%的超额报酬率相对於剧烈波动的价格所产生的杂讯,其比例是很小的。


当你要从一大群经理人之中选定一个好的经理人时,就会产生样本选取的问题。在一个大族群中,许多经理人可能都有著优秀的绩效记录。即使这些经理人在过去连续十年已经创造出比一般水准高的报酬率,然而他们不见得全部都具有好的技术。族群中总有些人就是有著好运气,不幸地,这些人并无法在事先被挑出来。因此,倘若你只根据过去绩效来选择经理人,你将很有机会选到那种不一定具有技术但运气很好的人,如果他真的不具备技术,他未来的操作绩效将会大不如你所预期。


举例来说,假设有10,000个不具技术的经理人,他们都以随机抽样来选取股票,在十年的期间,就机率的角度来看,大约会有十个左右的经理人在每年获得正的超额报酬率。而其结果低於五人的机率很低,(以本例而言,出现四个或比四个更少而连续十年击败大盘的经理人其机率为3.4%),最佳或最差的经理人我们将他归因於运气极好或极背。


无论何时只要根据过去优秀的绩效来选择经理人,这个样本选取的问题就会影响统计上的推论。在随机选择经理人之下,有著十年连续击败大盘绩效是很令人钦佩的,这些经理人大部分是具有不错的技术,但会有一小部分是基於他的运气。然而在一个大族群当中,如果一个经理人因为他过去的绩效很好而被选出来,那么他那过去的辉煌历史是既不令人敬佩也不令人惊讶的。在这个案例中,连续十年的超额报酬率并不具备统计上的显著性,他可能就只是运气好。


样本选取过程是决定於那些好的经理人引起我们的注意,成功的经理人大肆宣传他们的绩效,不成功的及一般的经理人不会宣传。当寻找具技术的经理人时,我们自然地会去注意那些成功的经理人。一个成功的经理人可能并不具备技术,他之所以引起我们的注意只是因为他击败了其他许多的经理人,他只可能是运气好。


因此,样本大小与样本选择的问题使得由过去绩效来找出具技术的经理人相当困难。除了过去绩效之外,要找出具技术的经理人以预测未来绩效仍需要其他的资讯,特别是我们必须了解能获利的交易具备什么样的训练和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