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鬼传极全素材出处:古代田园诗人无耻的“高尚情操”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19/08/18 09:29:43

唐朝有个李德裕,写过一首五言八句的诗:

初归故乡陌,极望且徐轮。

近野樵蒸至,平泉烟火新。

农夫馈鸡黍,渔子荐霜鳞。

惆怅怀杨仆,惭为关外人。

我一哥们儿受中学语文课本毒害太深,给这首诗作注时,居然说它的主旨是“抒写诗人崇尚自然的心态,表达了厌恶官场、向往田园的心情,折射出诗人不愿在官场上随波逐流、同流合污的高尚情操”。

李德裕是唐武宗时的宰相,这人是否厌恶官场向往田园,我不敢评判,但要说他有什么“高尚情操”,我誓死反对。

别的不说,单说诗里的平泉庄,那是李德裕在洛阳城西购置的一片庄园,占地近两千亩,这么大一片庄园,里面的陈设差不多都是李德裕做宰相时别人送的,所谓“陇右诸侯供语鸟,日南太守送名花”,就是指地方官给李德裕庄园做贡献的壮观场景。换言之,李德裕之所以能建起这片庄园,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受贿。我搞不清楚一个受贿的官员能有什么高尚情操。

明明是受贿官员,偏被我们戴上“高尚情操”帽子的,非止李德裕一位。白居易晚年在洛阳买别墅,装修时用的天竺石、太湖石、华亭鹤、青板舫等等单体景观,就是他做市长时收的礼物。另外白居易为别墅搞绿化基本没花钱,因为他在洛阳官场有朋友,朋友一个命令下去,附近的老百姓就得扔下工作,去给白居易老师修桥铺路、栽花种树。

许多看似美好的居所和看似美好的人,都经不起调查。袁枚辞官不做,隐居小仓山,似乎很“高尚情操”,但你可知道这厮为了得到高官的吹捧和资助而猛拍高官马屁?李渔一生不仕,隐居芥子园,似乎也很“高尚情操”,遗憾的是,我眼前总是闪现他把学戏的女孩送给盐商“共享”的镜头。为了发财,李渔成功地把芥子园办成了丽春院。

最恶心的是晋朝石崇,此人金谷别墅非常有名,而他建造金谷别墅的本钱竟然来自对无辜百姓的虐杀和抢劫!幸亏石崇写田园诗不多,不然我们的文学评论家给他的诗作注时,也会非常缺心眼儿的夸他“厌恶官场”、“向往田园”,以及“高尚情操”云云。

还有王维,王维隐居辋川别墅,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似乎也很“高尚情操”,可他屁事不干,靠什么来养活自己和一家老小呢?靠佃户,佃户们劳累一年,收获的四成要归这位摩诘居士。所以王维不光是隐士,还是地主。

唐朝的地主和佃农之间还残存着人身依附权,个别坏地主喜欢霸占佃农的妻女。我不知道王维老师哪天“高尚情操”到乏味的时候,会不会也去学黄世仁,强奸几个喜儿。

别踢我,我就喜欢这么看问题。就像孔雀开屏,你只看到孔雀开屏,我却总是看到孔雀的屁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