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鼠咬了的伤口形状:华裔母亲采用严苛家规教育孩子引发热议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2/12/10 05:49:42

华裔母亲采用严苛家规教育孩子引发热议(图)

 
蔡美儿和她的两个女儿在一起
蔡美儿正在她的家里看着自己的女儿弹钢琴

  年轻妈妈胡敏的苦恼,前不久上了报纸。她的女儿刚5岁,可怎么教育女儿,已经让胡敏纠结不已。

  她从网上得知,年初《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书摘文章,标题叫《中国妈妈为何更胜一筹》,作者是美籍华人蔡美儿,内容取自她的自传体新书《虎妈战歌》。“虎妈”严苛的家规,比如不给吃喝迫使女儿学会一段钢琴曲的故事,一下抓住了美国人的眼球,由此引起轰动和热议。

  难道说美国的父母,真的认为“中国妈妈”更胜一筹,接受了这种强迫式的育儿经?胡敏为此感到困惑。因为不久前,她刚好读到一本育儿书,作者也是个美籍华人,也姓蔡,叫蔡真妮,介绍了自己在美国的育儿经历。但这位有3个孩子的母亲,育儿观却与“虎妈”大相径庭。

  胡敏犯了难:两位年龄相仿的华人妈妈,两种迥异的教育方式,哪种更好,自己该怎么选择呢?

  每一个所谓成功的“虎妈”教育模式背后,都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这本书,其实是关于我向我的中国移民父母,学习如何用一种传统方法,教育我的两个女儿。”在回复邮件里,蔡美儿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蔡美儿属虎,生于1962年,在美国长大,毕业于哈佛大学,现在是耶鲁法学院教授。她的丈夫是犹太人,两人育有两个女儿。大女儿索菲娅今年18岁,小女儿露露15岁。姐俩3岁练琴,老大7岁获奖,14岁到卡内基音乐大厅演出,小女儿12岁就坐上青年管弦乐团首席小提琴手的位子。姐俩被称为 “音乐神童”,且门门功课都得A。

  蔡真妮十多年前才移居美国。出国时她已经30岁,儿子小州6岁。在美国,她又生了女儿凯丽和儿子三猪,现在一家住在宾夕法尼亚州,仨孩子分别上大学、初中和幼儿园。在国内读了师范,又当过老师的蔡真妮,深谙中国式教育,也曾满脑子有望子成龙的念想,但到美国生活后,她的育儿方法不得不改变。先前中国妈妈习以为常的手段,被硬生生地拧了过来。她将自己在美国育儿的“痛苦”经历,写成了书——《用尊重成就孩子的一生》。

  谈及“虎妈”一事,蔡真妮说前一阵儿,确实在北美掀起不小的风波,现在平息很多了。像美国人一样,不少华人也很关注“虎妈”。有人说她是个尽心尽力的好妈妈,帮助孩子最大限度地发挥潜能;有人说她过分了,侮辱了中国母亲,骂声一片;甚至还有人认为她的心理有偏差,仅仅为了宣传书,才哗众取宠。

  “现在‘虎妈’已变成了一个专有名词,比如一个妈妈比较严厉些,大家就会说:她是个‘虎妈’吧?”蔡真妮说。

  有一封台湾女孩写的信,在北美的网上广为流传。作为“虎妈”式教育的亲历者,这个女孩写道:

  “我们家70年代从台湾移民到美国。我妈妈是养育了4个孩子的家庭主妇,对我们非常严厉。在我家里,如果在成绩单上有一个B,就被视为失败。很大的焦点和压力,都被放在最大的孩子身上,也就是我的大姐。”

  很久以后她才明白,母亲当时花了很多力气,用来把她大姐塑造成一个弟妹效仿的模范。“我曾嫉妒地称我大姐为:每对亚洲父母梦想中的孩子。”

  大姐的表现一直优异,参加了校游泳队、学生法庭,钢琴级别也很高,因为学习成绩很好,被哈佛大学提前录取。毕业后到一家大咨询公司工作,后来又在哈佛读了工商管理硕士。“她的薪水是6位数,为人温柔,跟一个博士订婚,买了一栋房,然后结婚。”

  多完美的人生,多令父母骄傲的女儿呵!但她的大姐出事了。

  30岁时,也就是结婚一个月后,大姐将一根塑料管套在汽车的排气管上,因一氧化碳中毒,自杀在新家的车库里。丈夫下班回家后,才发现了她的尸体。“姐姐在遗书上说,她很抱歉,她深爱我们每一个人。”事实上,大姐隐瞒了自己的抑郁症,长达两年。

  她生命的原动力、生命的热情被母亲剥夺了,一直都为父母的期望活着,等到了可以为自己活时,却不知活着的意义。原以为结婚会好,但发现并不能解决自己的问题,所以她选择结束生命。

  “姐姐去世6年了,我可以告诉你们,我妈妈一直秉持着的‘虎妈’理念也随之被埋葬了。如果今天你来问我妈妈,这样的教育方式究竟适不适合,她当然想用那一大箱成绩单、体育奖杯、钢琴谱和哈佛学位来换回自己的女儿。不过,我姐姐已经回不来了。”

  “每一个所谓成功的‘虎妈’教育模式背后,都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也许,这种模式取得了一时成功,但这种成功能保持多久,没人说得清楚。”

  这个台湾女孩把信直接发给了“虎妈”蔡美儿,希望她能帮助读者了解,为什么在美国的亚裔女性,有着全美最高的自杀率。“我知道,我姐姐的故事,是个非常极端的案例。我也不是说,‘虎妈’的教育模式最终会引起孩子这样的悲剧。但我希望这个故事,能够在蔡美儿炫耀自己成功时,为大家提供一个值得参考的例子。《华尔街日报》竟然发表这样一篇书摘,这让我很失望。”

  出乎意料,她收到了一个非常迅速的回复:

  “谢谢你花时间读我的文章。我对你姐姐的事表示遗憾。《华尔街日报》上书摘的题目并不是我选的,而且我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好的养育子女的方式。我的书里表达得更加全面,而且大部分都是我在重新思考作为一个‘严格的中国移民’的问题。蔡美儿”

  女孩对这样的回复并不满意:“好吧,我只能说《华尔街日报》那个取标题的编辑和书商,一定很满意现在引起的巨大争论。不幸的是,更多的人,没有看出作者本人对‘严格的中国移民’的再次思考。很明显,因为不买这本书是看不到这些内容的。”

  “《华尔街日报》把这本书弄得看上去很邪恶,赢得了点击率。出版社则赢得了市场。而作者却说这只是在对‘虎妈’这个问题开玩笑。每个人都获利了,也许这只是一场秀吧。”

  拿孩子当“物”与把孩子当“人”

  在书里,“虎妈”说自己小的时候,曾被父亲用福建话气愤地叫作“垃圾”。当妈后,她自己也曾用英文,在朋友聚会的晚餐上,当着众人的面称大女儿“垃圾”,以至于一个美国女儿哭着离开了。“虎妈”说,中国家长N多做法,恰恰跟美国父母相反。

  比如,中国妈妈可以对女儿说:胖子,减肥吧!但西方父母可不敢对孩子说出“胖子”这类的贬义词。美国父母只要求孩子尽力而为,但中国爹妈可以命令孩子,照自己的话去做。比如“虎妈”著名的家规:不允许参加伙伴聚会、不允许选择自己喜欢的课外活动、不允许得A以下成绩、不允许演奏其他乐器而不是钢琴或小提琴、不允许一天不练习钢琴或小提琴……

  中国的家长,为何能对孩子为所欲为呢?蔡美儿说自己有“长期深度思考”,她总结出3条:

  一是,西方父母太在意孩子的自尊,太关心孩子的心理感受,中国父母则不然;二是,父母恩重如山,中国父母认为孩子欠他们的,所以,孩子得倾注一生听命于父母,并做出让父母为其感到骄傲的事,作为偿还;三是,中国父母认为,自己知道什么是对孩子最好的,因此,他们可以推翻孩子一切自己的愿望和喜好。

  蔡真妮到美国后,经过细细地品味和观察,也发现了中美父母的不同点:“我感触最深的是,咱们拿孩子当‘物’,他们把孩子当‘人’。”

  “看他们给小婴儿换尿布,妈妈嘴里会唠唠叨叨的:宝贝,我要给你换尿布了,可能你会有些凉呵,没关系,马上就好。咱们会觉得,小月孩儿,能听懂啥呀!可人家从孩子很小时起,无论对孩子做什么事,都会告诉孩子为什么这样做,父母总是平等地对待孩子。”

  女儿凯丽上小学四年级时,学校要教一门乐器,至于学什么,由学生自己选,老师只管教。选乐器那天,教室里放了各种各样的乐器,蔡真妮没料到凯丽会选中提琴,这琴她压根儿没怎么听过。

  “大提琴吧,知道有个马友友。小提琴,更是路人皆知。我周围中国人的小孩,想学弦乐的,全选小提琴。小提琴在乐队里多重要,可以拉到首席,而且曲目丰富,有很多协奏曲、独奏曲。那个中提琴,在乐队里只是个伴奏的,几乎没什么独奏曲目。”

  蔡真妮又习惯性地从中国父母的角度想,反正都是拉,干嘛要拉中提琴,小提琴多好,等到了五年级参加乐队,演出机会也多。她带孩子去乐器店租琴,发现小孩用的中提琴和小提琴大小是一样的,相差的只是一根弦而已。

  老公想起他姐姐家就有一把小孩拉的小提琴,寄来就得。琴到了,蔡真妮到琴店换弦,人工加琴弦要100多美元,她心里更别扭了。又做女儿的思想工作:咱有现成的琴,要不你就学小提琴吧,都是拉,一样的。

  “不要!我不喜欢小提琴的声音,太高,中提琴的声音好听。”凯丽坚决不换。

  要照中国妈妈的做法,这是为孩子好,非得把她给拧过来不可。“我也不是不敢,是我不愿意那样做。虽然心里别扭,但我知道,这不是孩子的问题,是我的问题。毕竟是她在学琴,又不是我学。父母要尊重孩子,给孩子做选择的权利,这才是真正为孩子好。如果她想做一件违法的事,那么当爹妈的,要坚持修正她的想法。但在学什么乐器、学什么专业这种事上,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蔡真妮接受了这样的育儿观:“尊重孩子,是做父母最起码的原则。在美国,凡事都是这样,强调孩子的选择权,大人必须尊重。所以,小孩一个个特有主意,他们打小就被培养出了这种态度。”

  蔡美儿的观点则截然不同,在电子邮件中,她告诉我们,自己书里的一个重要主题就是:在选择中挣扎。

  “以‘个人自由’的名义,给孩子太多选择,这听起来似乎很棒。当我的孩子们还不到10岁时,用美国式的教育,在实际生活中,这意味着让很小的孩子去选择吃什么,多少时间用在玩游戏上,看多少电视节目。我和这个问题斗争,因为我知道,孩子们除非到了一定年纪,否则,他们不知道如何去做出成熟、明智的选择。”

  “主流美式父母的问题在于,他们在孩子太小的时候,就让他们自己选择。我相信美国父母能够从中国传统父母身上,学到一些积极的东西。”

  但“虎妈”的良苦用心,并没有让美国读者领悟。

  有一次,蔡美儿答记者问时,被问到自己的童年是否快乐,她说是快乐的,至今都喜欢和父母家人在一起。她的回答,让美国听众奇了怪,一个没有自由的童年,怎么会是幸福快乐的?

  不少读者跑到网上质疑评论她。比如:“其实,没什么可奇怪的,一个从小就被剥夺了自我的人,永远不会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是真正的快乐和痛苦。他们的快乐和痛苦,是以如何才能使别人产生她自己所预计的效果而定的:需要耸人听闻时,他们可以大做痛苦状;需要让人羡慕自己时,又大做幸福样。”

  怎样去衡量一个人的成功?全A成绩、到卡内基去表演就是成功吗?

  “虎妈”故事盛行时,蔡真妮在家里跟12岁的凯丽讨论过。听了“虎妈”的家规以及对孩子的严厉要求,凯丽的眼泪当时就下来了。蔡真妮问你哭什么,她哽咽着说“虎妈”的两个女儿太可怜,太可怜了!

  “我笑说,人家自己不觉得,她们都是全A生,大女儿还到卡内基大厅去表演钢琴,‘虎妈’为此很自豪。凯丽回答:妈妈,你不这么对我,我以后也会拿全A,再说不拿全A,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喜欢弹钢琴,不一定要表演给别人看,自己enjoy(享受)就好了,你千万不要变成‘虎妈’啊,太恐怖了!”

  “怎样去衡量一个人的成功?全A成绩、到卡内基去表演就是成功吗?这是‘虎妈’风波后,许多人都在问的问题。”蔡真妮说。

  前不久,蔡真妮朋友的儿子,考进了所在州的青少年交响乐团。朋友告诉蔡真妮,考小提琴的孩子很多,竞争激烈,但中提琴因为学的人少,水平差不多的都可以考进去。“你只要请私人教练,稍微训练凯丽一下,她就可以考进去的,这样会有很多表演机会不说,以后对于孩子申请好的大学都有好处。”

  蔡真妮和女儿谈了谈,凯丽勉强同意去跟私人教练上课。那时,她的好朋友去学了跆拳道,凯丽跟着去看了一次,回来就变卦了,说她不想专门去学中提琴,想去学跆拳道。

  当妈的劝诱孩子:要是考进青少年交响乐团,会有很多表演机会,对将来上个好大学也有帮助。但凯丽说自己对出去表演一点儿兴趣都没有。本来,蔡真妮已约好了教琴的老师,看到女儿是这个态度,只好打电话取消了学琴的课程,送女儿去学跆拳道了。

  “至于到哪里去表演,对于父母来说,有什么关系呢?如果孩子喜欢站在众人面前表演的感觉,我会努力帮她达成目标;如果她不热衷,我觉得那种事情,有没有都无所谓。”

  据蔡真妮这么多年的观察,她发现周围的美国人,无论做什么职业,感觉都不错,就连个清洁工,都是一副很自在、自得的样儿,不觉得低人一等。

  “我曾在国内报刊上看到一篇纪实文章,说一个单亲母亲给人家做清洁工,没想到这是儿子的同学家,结果被放学来玩的儿子撞见,儿子顿时脸色大变,转身跑了。妈妈做完工,很忐忑地往家走,边走边想怎么跟儿子解释。很显然,母子俩都觉得做这份工作丢人。要是在美国,孩子会感恩母亲用辛勤工作来养活他。同一件事,一个感觉是丢面子,一个是感恩,观念上的区别真是很大。”

  望子成龙,急切地巴望孩子出人头地去“成功”,确实是“虎妈”这样的中国妈妈育儿的奋斗目标。

  “要想走向卓越,就得坚持不懈地练习、练习、再练习。”这是“虎妈”的经验之一。她的俩女儿,每天都必须练琴,即使全家去世界各地旅行,也得天天见缝插针地练。在中国西安,他们就是在黎明,大女儿练了两个小时钢琴后,才去参观兵马俑的。还有一回,她家祖孙三代去希腊度假,下午3点到达旅馆后,姥爷迫不及待地要带外孙女们去看人身牛头像。但蔡美儿坚持要小女儿露露练10分钟的小提琴。

  “能不能晚饭后再练呢?”姥姥建议说。

  “不行!”“虎妈”很坚决。

  琴是练了,但完事后的情况是这样的:露露愤愤不平、泪流满面;孩子爸双唇紧闭、郁闷至极;姥爷、姥姥则等得疲劳过度、昏昏欲睡。而他们热切想参观的地下迷宫,也关门打烊了。

  关于“虎式”教育的PK,居然闹到了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上。

  论坛期间,组织者安排了一场有“娱乐价值”的研讨会,由拉里·萨默斯挑战“虎妈”蔡美儿。

  萨默斯是美国前财政部长、哈佛大学前校长。他首先发言,说自己并不是“虎妈”说的那种“懒惰的西方人”。无论在家中还是职场上,他都算得上是一个“死硬派”。

  就是这么一个遵循传统价值的“死硬派”,也不赞同“虎妈”逼迫式的育儿风格。他向“虎妈”崇尚的价值观提出质疑:学业成功,是孩子通向理想职业的唯一途径吗?这位哈佛前校长又问:谁是过去25年来,最受瞩目的、让全世界改变了看法的两个哈佛学生?

  “是比尔·盖茨和马克·扎克伯格,他们都没有毕业。”他接着说道,如果是“虎妈”培育的产物,那他们的这种表现,是无法让他们的母亲感到喜悦的。

  接着,他说出如下事实,哈佛校友大致有以下特征:得A的学生成为学者;得B的学生花时间,让自己的孩子进入好大学,传承家族的名望;得C的学生,则成了亿万富翁和捐助者。

  究竟什么,才是养育孩子的终极目的?

  萨默斯若有所思地说:“在任何情况下,也许我们应该同意幸福是最重要的。解开幸福由来的奥秘,是最成功育儿经的关键。毕竟,人平均四分之一的生活是在孩童时期,这是一个不短的时间。让他们在18年中,尽可能的快乐,是重要和有益的。”

  我宁愿丢掉我这点所谓的成功,去换取没有留下伤痕的快乐生活

  “刚来美国时,我还是用国内那套对待儿子小州,现在想想太粗暴了,心里很愧疚。”蔡真妮说。

  作为一个中国妈妈,她的育儿观的改变,是一个缓慢、渐进的过程。“当我看到这里的孩子,那么快乐、那么自信,无论学习成绩如何,都对生活充满了热情,他们文化里对孩子的充分尊重,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觉得,为孩子建立起一分自我认同感,一分自信,一分爱心,拥有良好的情商,这些东西虽然无法用成绩衡量,但对于孩子的人生,却更加重要。”

  凯丽小时候语言发育迟缓,智力平平,小学各科成绩位于中游。蔡真妮认为,只有她自己对学习真的有兴趣了,才会学好。“如果我盯着,抓她的学习,辅导她、训练她,暂时会让她的成绩提高,但长久下来,就把她对学习的兴趣和自主性,都盯没了。她会变成为了得到好成绩而学,为了父母而学,这就从根本上毁了孩子的求知欲。”

  那段时间,放学后邻居的孩子来喊凯丽出去玩。凯丽问妈妈可不可以去,她说可以,作业没写完没关系,你自己睡觉前给写完了就行,别耽误了和小朋友玩。要照在国内,蔡真妮肯定跟孩子急眼:不许去,给我写作业去!

  “我心底里真的认为,和其他孩子一起玩,比学习重要。多参加群体的自由活动,小孩自然而然地学会如何与同伴交往:怎样让自己的意志得到实现,有时候必须妥协、要有合作精神、怎样对待不同意见、感受别人的情绪……这些都是人际关系的启蒙,是书本上学不到而孩子进入社会后最能用得上的素质。”

  “督促孩子学习很简单,回馈也是立竿见影的,尤其在小学阶段。而培养孩子的情商比较难,一时半会儿看不出效益来。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父母是要把孩子培养成人,所以必须耐下心来,沉住气,给孩子足够长的时间,去发现和完善自己。”

  相反,“虎妈”强迫式的教育,给她的俩孩子带来什么样的真实感受?这在蔡美儿的书里描述不多。但两个不经意间提到的细节,让人读后印象颇深。说的都是“虎妈”的大女儿,那个听话的,每天放学后直接跑步回家练琴,总是努力做些“光宗耀祖”事情的索菲娅。

  索菲娅6岁时,有一天,孩子爸在钢琴琴键的木制部分,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印记。仔细检查后,他认为这些是牙印。经过一番询问,女儿承认,是她常常啃咬钢琴。

  有次开家长会,老师跟蔡美儿说,自己从没教过像索菲娅这么优秀的孩子,但同时,对她的社交感到担心,因为在午餐和课间休息时,索菲娅总是独来独往,还经常抱着一本书独自在校园里闲逛。这令“虎妈”惊讶,因为每当追问女儿在学校过得怎么样时,孩子总说“不错,挺好玩的”。

  有读者猜测,“虎妈”的女儿们并不快乐。

  有个心理学博士,写文章劝导“虎妈”。“我相信,蔡女士粗鲁武断的家教方式,来源于她自己的不幸福。你或许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这正是我父亲的‘虎式’家教告诉我的。”

  他讲述,在自己整个少年时期,“虎爸”总是不失时机地指出他的愚蠢。那种极强烈的、不顾代价地让儿子成功的欲望,使得他不管做得多好,多么听话,也不被允许花时间去和朋友们玩耍,因为,“虎爸”永远认为他做得还不够。

  “三年级时,一个星期六的早上,他让我坐在厨房的桌子旁,然后把一块肉丸子大小的粉红色、颤巍巍的肉,‘吧唧’一下扔在我面前的盘子里。这块长方形的肉是牛脑。在以后的一年里,我父母强迫我每个周末吃一块。通过这种努力,我一点也没有变得更聪明。”

  那时侯,他的“虎爸”从不认为自己的方式太极端,从没想过自己的粗鲁武断应不应该,从来没觉得把孩子与外界隔离有什么问题。在“虎爸”的脑子里,自己的做法,绝对是正确的,是为孩子好。

  “直到看我成年后,以温暖夸赏的方式养育孩子时,我父亲才意识到,世上还有更好的育儿方式。3年前,在家庭聚会上,父亲承认了他后悔自己的家教方式。我当时不知说什么好,因为伤害已经造成了。我曾经历了无数小时的心理治疗,我对自我价值的否定,使我不得不靠酒精来麻木疼痛。我本应该追逐梦想,而不是追逐痛楚。”

  同为父亲的他认为,孩子需要父母的爱和接受,以便培养出自尊。像心理游戏、感情摧残和强权控制一样,贬低孩子会使他们感觉自己不值得爱、不值得支持,这种感觉会跟随孩子一生。直到现在,每天,他仍然想自己到底是不是愚蠢的。直到读研究生之前,他在班上没有举过手,因为他真心地认为,像自己这样一个傻瓜,根本没有值得发言的东西。

  “现在,我30多岁了,我敢肯定,从表面上看,我是成功幸福的。我出版了书,是一个公司的主管,有一个心理学博士学位。尽管有这一切,我父亲的教育方式仍是失败的。因为我的内心深处,已是支离破碎。”

  “假如我能对蔡女士说一句话,我想说的就是,我宁愿丢掉我这点所谓的成功,去换取一个没有留下深深伤痕的快乐生活。”

  我担心他们被“虎妈”这事忽悠,那可是国内孩子的灾难

  在不少读者眼里,“虎妈”强制性的教育方式,在她小女儿露露身上是失败的。

  “别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你让我想起伏地魔(《哈利·波特》中黑暗势力的魔头)!”露露竟对蔡美儿这么喊。每天催促、逼迫小女儿练琴,成了“虎妈”越来越艰难的事。母女俩讨价还价、斗智斗勇,对抗不断翻新,冲突日益升级。以至于“虎妈”自己的中国母亲都担忧了:“美儿,你对露露太严厉、太过分了。你将来会后悔的!”

  “你过去不就是这么教育我们的吗?”

  “你不能像我跟你爸那样教育孩子了!因为时代已经变了。”“我从露露的眼神,就知道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露露7岁时,“虎妈”可以用不给吃喝,不给生日礼物,逼迫她练成一支钢琴曲;11岁,可以把她从校园活动中拽出来,进行额外的小提琴练习。但到了13岁后,这种逼迫渐渐对露露不起作用了。

  莫斯科的一家咖啡厅,前来旅游的“虎妈”一家正在用晚餐,她要小女儿尝尝鱼子酱,不吃。她又把鱼子酱朝前推了推,“尝一粒,就一粒”,可露露就是不吃

  “虎妈”习惯性地数落着,没想到,露露多年的积郁,来了一个总爆发。母女俩的对话,极富戏剧性,惊心动魄。

  “闭嘴!”这是小女儿说的。

  “你敢对我说闭嘴,我是你妈妈!”

  “我恨你,我真的恨你!”露露声嘶力竭地喊着,整个咖啡厅的人都听见了,盯着看,“虎妈”很没面儿。

  “你以为你爱我,可事实并不是这样。你每一秒,都在让我自我感觉一落千丈,你毁了我的生活,我无法忍受继续待在你身边。这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露露继续发泄着:“你是个令人恐怖的妈妈,你是个自私自利的家伙,除了你自己,你谁也不关心。你是不是难以相信,你为我做了那么多,我却忘恩负义?你为我所做的一切,实际上都是为了你自己。”

  “你是一个令人恐怖的女儿!”“虎妈”吼道。

  女儿继续无情地说:“我知道,我不是你心中期待的那个女儿。我不是中国人!我也不想成为中国人。你为什么不让这些想法见鬼去?我讨厌小提琴,我憎恨我的生活,我恨你,我恨这个家!我现在就要把这个玻璃杯砸个粉碎!”

  “砰——”,玻璃杯被狠狠摔在地上,水和玻璃碴儿四处飞溅,咖啡厅所有人的眼睛,全齐刷刷地转了过来。“虎妈”简直被气疯了,浑身哆嗦,冲出门外,哭泣着在红场上狂奔……

  “虎妈”最终放弃了小女儿的小提琴练习,露露辞去管弦乐队首席小提琴手的位置,自己选择打网球去了,而且打得不亦乐乎,“付出了110%的努力”。

  相对于“虎式”教育,蔡真妮说自己更像是“放羊”。

  凯丽今年上初中了,前些日子,开了第一次家长会。看过一眼女儿的成绩单,蔡真妮不禁大吃一惊:9门课,凯丽得了7个A,一个B和一个C。

  “我吃惊的是,她居然得了那么多的A 。我预期在学习上,她会在高中时开窍,会知道努力,成绩应该会好些。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看到凯丽对学习各方面的知识,越来越有兴趣了,自己找很多课外书看,有种渐入佳境的感觉。我真没想到,刚上初中,她的成绩就上来了。”

  小儿子三猪现在还没上学,蔡真妮说自己没教过他一个单词,但三猪已经可以自己阅读了。姐姐看什么书,他都要跟着翻一翻。

  “所以我越来越相信,学业上的事儿,父母不用跟着操心,求知欲是天生的,发现孩子有哪方面的兴趣,要支持他去探索,去深入,但父母不要干预,干预往往起到了破坏的效果。父母要做的是,维护住孩子内在的学习动力和求知欲,不去破坏它,孩子终究会表现出自己在某方面的兴趣爱好和优势。”

  “给孩子以自由,孩子还给我们的是惊喜。”她说。

  “我家仨孩子,都很快乐、阳光,很有同情心和求知欲,喜欢读书,喜欢玩游戏,也喜欢野外活动,对生活充满了热情。看着他们,就觉得生活真是太美好了,我对此很满足。将来,孩子们回忆起小时候的生活时,会觉得自己是快乐幸福的,父母给他们提供了爱与尊重的环境,这是我最感欣慰的。”

  中文版《虎妈战歌》已登陆国内,译者写了这样的文章:《“中国式妈妈”→“美国式成功”》。

  对于像胡敏这类妈妈的困惑,蔡真妮是这么看的:“‘虎妈’这事,美国人就是看看热闹,他们从小就被教育出要有独立思维能力,凡事会有自己的判断,绝不会因为‘虎妈’的言行而改变自己的育儿观。”

  “但是国内的家长,因为高考一考定终身的制度,对孩子的学习成绩,重视到了变态的地步,又对名校的名头,特别地看重,所以我担心他们被‘虎妈’这事一忽悠,更觉得应该严格要求孩子了,那可是国内孩子们的灾难啊!”

  蔡美儿在写给我们的电子邮件中,也一再强调,自己的这本书,最初是要写给美国读者看的。因此,对很多亚洲读者来说,或许不能理解这本书里的美式幽默,这需要一点对美国文化背景的了解。

  她对大陆的中国妈妈们的建议是,给孩子更多的选择,要更加重视培养孩子的创造力和批判性思考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