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星辰印刷有限公司:IDGVC亚洲总裁熊晓鸽:今年将有Web2.0公司上市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1/05/08 21:06:57

  1月26日上午IDG技术创业投资基金全球高级副总裁兼亚洲区总裁熊晓鸽和清科创投CEO倪正东做客新浪“VC人生”就国内创投业2006年的发展状况和呈现出的不良势头、以及2007年风险投资行业发展的趋势与各位网友做了深入的探讨和交流。

  以下为聊天精彩观点:

  倪正东:2006年的风投是正经历从疯狂到理性。去年投了17.8亿美元,投了大概324个项目,这是历史最高水平。其中7.6亿美元是投了互联网公司。这个我觉得2005年、2004年以前都没有的,这是当时的热潮。

  熊晓鸽:为什么我说过热的一点在什么地方?因为很多的基金 在05年底或者06年起来以后,面临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不管是很有名的基金公司也高,团队相对来讲都比较嫩,没有真正做这方面的经验,所以表现出来就是 投得太快。当然可能投得很快,投资的量也比较大,因为你没有太多的时间。

  熊晓鸽:据我所知,有一些基金可能是说05年融的或者06年融的,到现在可能都投光了,所以这样的话当然也可以说明一点,中国的市场特别好,但是另外一方面也不是也反映出你投得过快了一点。

  以下为部分聊天实录:

  主持人:IDGVC在06年整个也投资了非常多的企业,可能主要还是在TMT行业,当然您还没透露,其他行业是不是有其他的投资,我们关注IDGVC在2006年做的非常成功,包括两个比较好的退出案例,如家算一个传统行业的,一个是搜房。

  熊晓鸽:部分退出的是搜房。

  主持人:在2006年的投资案例中,熊老师比较满意的是哪些?整个06年IDG投资的情况,包括投资不同行业的比例是怎样的?

  熊晓鸽:应该说2006年对于我们公司来讲,可能在好几个方面带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个是您刚才谈到的如家的退出,如家是我们传统行业的第一个,三年半的时间也取得了很高的回报,当时是跟携程一起投的。

  主持人:这个回报多少倍?

  熊晓鸽:目前来看60多倍。还有一个是远光软件,在A股市场上上市的。这应该说是我们的第一家国内上市的企业。

  主持人:所以这两个案例都可以载入IDGVC发展的史册的。

  熊晓鸽:对,这是一个。第二个,去年一年我们在2005年底成立新的基金“中国成长基金”,过去大家知道 IDG投的比较早期,成长期投得比较少,用那么大的一个基金,而且IDG也是成长基金的一个投资,除此以外,还有很多的国外的退休基金,还有慈善基金,还 有一些大学的基金,投到里面来的。

  这也是我们第一年,用这个钱来投资,当然投的量也比原来大一些,规模比较大一些。

  主持人:比方说TMT跟传统行业、或者跟其他行业投资的比例情况怎么样?

  熊晓鸽:这种比例,一般地来讲,我们回过头看,TMT还是占我们比较大的,大概40%左右。我刚才谈到,因 为在过去十几年我们IDG的出资人就是一家,就是IDG自己,现在基金更多了,这个除了IDG一个投资商以外,还有其他的合伙人,LP、出资人在一起,所 以说我觉得也是一个,在这个上面来讲我们也是第一次。

  还有一个最大的不同,去年2006最大的不同,很多新的基金都进来,都在投,这样的话,面临很多新的问题,我们过去大家没有面对到的。

  主持人:这个问题我们等会儿再谈。因为我们谈到中国风险投资的发展状况,我想问一下倪总,清科作为一个行业 内的研究机构,您比较了解整个06年的整个风险投资的发展和07年的发展趋势,肯定您有自己的判断,我想请您简单谈一下06年整个风投的状况,如果让你用 一个词或者两个词来概括,你会选择哪些词,同样这个问题也提给熊总?

  倪正东:2006不是一个很好的回报年的时候,IDG有这样的很好的成绩,当然是当之无愧的。任何一个VC,IDG不能做去年第一,周全是去年最佳的创业投资人,没有任何人敢于去质疑,但是你要排另外一个人,我说我清科也会超过他。这是刚才的补充。

  2006我们回过头看,去年是真正外资本土化的第一年,因为IDG以前是一个出资人。

  主持人:如果让你选一个到两个词的话,你怎么概括?

  倪正东:很简单,从疯狂到理性,2005年底到2006年的时候,是40亿美元的钱,加上PE的话,去年是 140亿美元在中国,肯定要投很多项目,所以回顾去年的数字,去年投了17.8亿美元,投了大概324个项目,这是历史最高水平,所以7.6亿美元是投了 互联网公司,这个我觉得2005年、2004年以前都没有的,这是当时的热潮,我们说是理性,到去年第三第四季度的时候,VC很快就调整过来了。

  主持人:这个调整的标志是什么?

  倪正东:我觉得大家对于web2.0的收缩,但是并不代表web2.0的投资已经停止,不会像2005年底,2006年那么疯狂。

  主持人:熊老师呢?

  熊晓鸽:要是说的话,我觉得去年用一个词,我觉得还是过热。

  主持人:为什么这样说呢?

  熊晓鸽:我觉得一个是体现在几个事情上,因为刚才退出来讲,当然我们很高兴的事,收获季节,这些项目都是投 了很多年以前了,为什么我说过热的一点在什么地方?因为很多的基金在05年底或者06年起来以后,面临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不管是很有名的基金公司也高, 团队相对来讲都比较嫩,没有真正做这方面的经验,所以表现出来就是投得太快。当然可能投得很快,投资的量也比较大,因为你没有太多的时间,钱多了以后最大 的挑战就是,你觉得钱多好办事,但是实际上做投资的时候,可能要做的一些调查,对市场的评估可能做得不一定够,这是一个事。

  据我所知,一般来讲一个基金投资期是两到三年,一般来讲平均是三年,基金的话融的钱大概是十年为期,投资期很多投资的话大概是三年左右,还要留出一部分的钱留做跟进的投资。

  据我所知,有一些基金可能是说05年融的或者06年融的,可能都投光了,所以这样的话说明,当然也可以说一点,中国的市场特别好,但是另外一方 面是不是投得过快了一点。这让我想起了美国的,为什么我用过热这个词呢?我还是有很大的担忧对2006年,因为在美国的历史上看,风险投资做得还是以美国 风险基金为主的,在美国两个数字可以说明这个问题,一个是95年,一个是99年,95年的时候,那时候一些基金建立起来了,投了很多的互联网公司,最后得 到了很好的回报,95年融的钱非常好,98年左右,99年开始就退出来了。

  主持人:2000年的时候互联网泡沫。

  熊晓鸽:那不是,因为95年的钱很好,所以大家融了很多钱,融的钱又多,投下去的也很快,而且大家都在争夺 做过风投的人,因为你拿的钱多了,就要很多人管,非常像06年的情况,一下子很多钱拿来以后,很多没有经验的时候,拿来就成了风险基金了,很容易融到这个 钱,但是就出现了投的效果就不好。美国你回过头来看,我去年因为有一些国外其他的合伙人参加了欧洲的一些投资人的会议,看他们统计的数字来看,99年的基 金在美国哪怕是第一的,没有一个基金我99年融的钱回报率很高,现在拿的还是95年投资的基金回报率在说事。

  所以我们的这些合伙人也好,什么人也好,我们还是觉得市场热,但是我们还是要按照原来的做,所以我们公司讲,我觉得还比较好,比较冷静,但是热 的时候一定要保持冷静,所以当然我不愿意看到06年融的这些钱成为像美国99年融的基金。这样会把投资人的胃口搞坏了也不好,中国为什么那么多钱进来,一 个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说因为99年美国融的钱,在美国的表现不好,没几个上市的,没有一个很好的故事在说,所以这些公司要发展的话,钱也花得差不多了,能 剩下来的,95年留下来的品牌,利用这个影响融到一些钱。

  而中国在上市的一些公司,碰巧在9·11以后,基本上上市的都是中国的公司,所以中国比较好融到钱。

  主持人:由这个资本能够更好的融资,整个06年的情况,其实也有很多人,包括像熊总一样,对我们国内的风险投资发展抱有担忧,国外的基金该买的都买了,倪总您刚才说的从疯狂到理性整个风险投资的情况,据你统计,06年进入中国的外资的风险投资基金有多少?比以往是不是多很多?

  倪正东:06年其实来得比较多,有的是在中国找了一个合作伙伴,另外更多其实是在上海设了一个办公室,直接投资,像一个代表处一样,三个人到四个人五个人开始在中国投资,去年看到很多公司都是第一次听到,这些公司可能是刚刚开始在中国投资,这个可能确实比较多。

  主持人:还有刚才熊总谈了一点,风险投资这个行业不同于其他行业,这个行业如果过热浮躁的话,会对整个产业产生哪些影响?

  熊晓鸽:我刚才讲的只是一个方面,从投资人是这一方面,因为投资来讲手里的钱特别多,花钱不够的话,可能花 出去不是好,另外来讲对创业者未必是好事,当然对创业者短期内是好事,拿得钱也多,所以说可以很容易融到钱,但是就容易造成他的浮躁,给人一个错误的感 觉,凡是有一个新的概念把钱拿到就行,因为风险投资最终的结果,是要创造一个成功的公司,作为创业者来讲也是要创造一个成功的公司,我早跟别人说过一个观 点,我说如果你一个公司,你是要靠投资人的埋单你才能能够成功的话,那这个公司就是泡沫了,一定要你的客户能够来买你的东西才能成功,这是一个重要的一 点。

  所以为什么出现了一代80后的公司,但是都没待多久,不能说你融到资,当然是值得高兴的事情,说明风险投资商对你的市场、团队有个认可,但是你 拿到钱,就像中国的一句话,万里长征只是刚走了第一步,今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如果说拿到这个钱就高兴,就庆祝走到了终点似的,马上可能带来的就是一个失 败。

  倪正东:其实我也同意熊总说的,拿到风险投资人的钱,并不是这个企业成功了,因为你看到拿到很多钱,有的人拿到五千万美元以上的公司有可能最后失败,这个可能是创业者要注意的。

  主持人:是不是国内创业者的情况,他们表现出这样的浮躁势头,或者他们的一些错误观点,我拿到钱的就怎么怎么样了,有这样的情况吗?

  倪正东:现在是有点浮躁的问题,有些企业很早期,2002年、2001年可能就是一个50万美元就可以解决 的问题,非得要融500万美元,或者他本来需要500万美元他非得要融1000万美元,大家把融资的量总是提得很高,这次我们的创业者,也是这两年最明显 的特点,对这个行业不是好事,有虚假的成分在里面。

  主持人:刚才我们跟熊老师聊天的时候,说到央视二套办的栏目《赢在中国》,熊老师也是那个栏目的特邀嘉宾做点评,栏目的情况,创业者报名的人数已经超过了超女,是这样吗?

  熊晓鸽:确实是这样的,因为当时创办人是主持人,他们从美国回来,给我打电话说想办这个栏目,我觉得非常 好,我就痛苦地答应了,我觉得总重要的一点,现在咱们的社会发展,需要有更多的人创业,而且通过这个节目,实际上是通过一个电视大众传媒把这个很专业的事 情做成大家都很普及的事情,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本身,对于我来讲,我作为邀请的三家公司,每家公司投一千多万,投到六个公司里面去,对我来讲,不是公司怎 么怎么样,但是最重要通过这个过程,把风险投资的观念,尤其是立志创业的精神通过电视这个大众平台传播,我觉得是非常好的事情。

  但是结果出乎我的意料,我觉得这个事情很难做,投资很专业,弄得大家愿意看,这是比较有挑战性的事情,所以当时他们告诉我说,报名的人12万多,我是湖南人,搞了一个超女,我问了一下超过超女的人数。

  主持人:06年的情况。

  熊晓鸽:对对对,这一届报名已经截至了,1月18号截至的,我问了一下,听说好像更加踊跃,具体的数字还没有告诉我,我想肯定也要超过那个。这是第一个。说明很多人愿意做这个事情。

  所以看了一次以后觉得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我作为一个评委来讲,我觉得我看到一点使我更加振奋,我倒不是觉得他们的项目有多好,最后到北京是 108个,参加电视每一个评选的,我参加的这个组是36个里面选12个,短短的时间内,我看到他们参加比赛的选手,他们的这种素质,无论是说对市场的了解 还有这种表达的能力,还有他们体现出来的这种潜力,因为他们也在一起相处,甚至表达能力得到了很大提高。

  主持人:这就是说整个我们现在这个创业的大潮,中国正逢到这个里面,这种情况下,也有很多创业者,他们对创业认识不久,再加上VC的推波助澜,可以这样说,导致我们今天的局面。

  熊晓鸽:因为创业投资来讲,风险投资来讲,最重要的是找团队,主要是投资人 ,我刚才讲的,我看到的,正好我从他们中间看到的一点,我们中国人除了创业精神很强以外,确实地极其聪明,只要给他一个机会、环境,能力会得到很大的提高,这是我看到的一个未来。

  因为你想,项目来讲永远不是第一位,我们IDG投的公司,在海外上市已经有14家了,还有别的退出的,加在一起有四五十家公司吧,我看了一下海 外上市的一些公司,只有一家我们投进去的时候退出的时候商业模式没变,就是如家,其他的商业模式都发生了一些改变,说明团队的应变能力非常重要,最重要的 还是老生常谈,还是要投人。

  主持人:那就是说风险投资商和创业者结合之后要进行长期沟通调整,创业模式、企业发展模式,战略这样的情 况,我们也注意到2005年风险投资还有一个特点,还有一些人提出来叫“回归传统行业”,对传统行业的投资打破了VC对TMT投资独揽的局面,对传统行业 投资的情况,有人提出了不同的观点,认为说这是一个对我们TMT产业来说是不利的一面,因为风险投资以前投资高科技,我不知道你们二位怎么看?

  倪正东:创投其实我们投高科技,我觉得创投是投高成长的公司,未上市的公司,这是一个特点,中国本身是一个 世界上最大新兴国家,在高科技里面其实在很多传统的领域,他们有很多的机会,因为中国经过这20多年的改革开放,特别是最近十年的发展,中国的人民生活水 平确实好很多了,口袋里的钱也多了,大家除了温饱问题以外,可能大家更重视衣食住行的质量,这里面为什么会有如家这样的出来,以前有个招待所就可以了,我 们只是说衣食住行,出喝玩乐,一茶一座,小肥羊也拿到了投资。

  主持人:中国市场有高成长的空间在里面,我们不能拿国外的例子套过来,中国的VC进入投资传统行业,或者说利用这个情况。

  熊晓鸽:我是这样觉得,刚才倪正东谈到一茶一座,我们也头了,是这样的,风险投资没有什么区域,哪个部门 投,最重要的是看重几个,一个是成长空间,成长速度快不快,能不能成长很大,要能够成长得快、成长得大什么都可以投,因为风险投资冒很大的风险,就想有超 出寻常的回报,成长的速度和成长的空间是要考虑的最重要的问题。

  为什么说喜欢投TMT,TMT不受地域的限制,可以很快扩张,尤其在互联网上,可是你要看,刚才谈到的如家,我觉得通过很好的一种创业,找到这 个点,可以很快地成长,那也可以投,你比方说如家的酒店跟别的酒店是不一样的,一茶一座跟别的餐馆也是不一样,主要还是成长的速度和成长的空间,就像美国 大家也都知道,像沃尔玛,也是一个很传统的公司,但是沃尔玛因为利用了电脑管理库存、采购等等一系列。在从阿肯萨斯这么一个传统的乡镇里面,走出了这么一 个公司,所以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个事情。

  主持人:我们整个对传统行业的投资也好,对TMT产业也好有足够的成长条件。

  倪正东:刚才说了钱确实很多,大家如果投TMT的话,竞争太激烈了,TMT的公司还是比较容易找到的,对于 传统的公司相对来说分布在各个地方,一定要在北京、上海、深圳、广州这个地方,可能在湖南、江西这个地方,所以他们花很多的精力找到,在TMT竞争激烈的 时候,我做一些有竞争优势的产业去看,这也是非常现实的做法。

  主持人:我们还很想了解07年的情况,因为06年我们知道,用熊老师的话说是过热,07年会不会调整?再一个我们非常关注国内非常热的关于2.0的投资,有的说web2.0,07年是一个洗牌,因为融资拿不到会是这样的情况,先请您谈谈07年的发展趋势。

  熊晓鸽:因为就像我刚才讲的,过去我是担忧,07年的话,我想还会是一个新的融资年,过去的钱投得快了以后,没钱了就投新的钱,所以我觉得今年还会有更多的钱进来,这是第一个。

  经过了去年的折腾以后,今年会更理性,该热闹的也热闹了,该进来的也就进来了,可是融钱还得继续,我想更理性一点。

  我觉得web2.0来讲,更有意思的一点,因为web2.0大家投了很多公司,就像我们投的所谓的1.0,像什么新浪、搜狐一系列的前一代的, 你们上市的时候都搞不清楚盈利的模式,那时候问赚多少钱好像是带侮辱性的问题,实际上没有办法算出来,但去年最大的不同,美国出现的这几个事情, google买了u2,这样使投资web2.0看到了一个希望,取得了很好的回报,但是并没有一个web2.0的公司单独自己上市了。

  主持人:整个国内的情况会是什么样?

  熊晓鸽:所以说,如果说中国的web2.0的公司,我在预测,当然大家知道,前不久google投了迅雷,迅雷我们也取得了很棒的回报,但是应该说我就期待着如果能够在中国的2007年有一家、两家这样的web2.0公司在美国上市,这可能是一个激动人心的一个事情。

  主持人:您对这个可能性的判断有多大?

  熊晓鸽:我觉得很大,我觉得我们投的有几个公司有可能能做到这个事情。也许是别的方式退出,但是我觉得如果 能有一个在纳斯达克上市,重要意义就像当年新浪还有搜狐、网易在美国上市一样,带有里程碑的意义。如果在被兼并的话,MySpace跟YouTube没有 什么区别,如果07年出现了一两家web2.0在纳斯达克上市,那时候对投资人也好,出资人也好是一个很好的事情,会是一个很激动人心的事情,带有里程碑 的意义。你说呢?

  倪正东:其实我肯定希望了,我个人观点觉得有点挑战,我希望这样,如果有公司上市的话,对整个行业是一个鼓舞人心的事情,但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

  主持人:倪总和熊老师你们两个刚才谈到这个情况,你们能不能预测一下哪个领域的web2.0,web2.0很多,做视频的,做搜索的,做媒体播放的,做下载的这方面,熊老师,你能不能预测一下?

  熊晓鸽:这个我不能预测,但是我觉得,我刚才谈到MySpace也好和YouTube也好,对风险投资来 讲、创业者来讲都看到了很大的希望,这个是被人家兼并带来的一个很重大的希望,但是上市是另外的事情,因为你上市的话,牵扯到很多因素,一个是你的规模, 如果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话,美国一个公司还没有这样上,怎么样做一个比较,这个也挺难的。

  主持人:因为我们的模式在拷贝美国的模式。美国都没有成功。

  熊晓鸽:因为你要买股票,估值,没办法参考,反而中国成了一个设定的标准,这就是我刚才谈的里程碑的东西。

  倪正东:我觉得上市是最好的,我们期望已久的,第二个,我们再融资,这样的可能性还是有,以前融过一轮两轮 的再投资。第三种就是合并,不管是做社区的也好,做博客的也好,大家弄个合并。还有一个被买了,我觉得2007年并购和上市的话,这种可能性很大,最后一 种可能还有一部分机会比较大就是关门了,关门肯定会有的,坚持到上半年没问题。

  主持人:你觉得关门会有多大的比例?

  倪正东:现在大家手上还有点钱。我觉得这种可能性也挺大的,就这么五种情况。

  主持人:我们知道IDG在国内成立了媒体基金。

  熊晓鸽:那个是这样,因为我们IDG本身是做媒体的,投资的、合作的等等这样一些媒体,所以说有一些媒体的 合作者愿意跟我们一起扩展我们的业务,还有一点,实际上我们所投的互联网公司,现在目前投的基本上大部分都是,应该说还是一种属于工具性的平台,但实际上 从内容上来讲并没有这样做到,可是市场上对于我们中国的内容还是有很多的需求,尤其是国外,因为中国虽然很热,中国也要办奥运会等等,很多人愿意知道中国 的事情,所以说我是认为投跟内容有关的项目,有很大的成长空间和平台。

  我觉得大家都知道两年前有一本很有名的书《世界是平的》,以印度作为标准出来的,主要来讲技术使得世界是平的,技术的平台,可是从内容上来讲并 没有平,在中国也没有平,怎么样能够做成是平的,一定能够创造比较好的内容,更多人能够接受、理解。还有推动我们现有的手段和一些新的手段来把它传播,这 样的话,使得世界真正成为一个平的。

  举个例子来说,刚才说的超女,超女在以前湖南做了两届,也没有引起轰动,前年为什么引起轰动,因为到离开湖南意外的地方做了,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使得超女成了很热的事情,这是内容的问题。

  主持人:国内的媒体会关注着方面。

  熊晓鸽:对对对,媒体会关注这个方面,另外我再举个例子,金球奖获得最佳导演根据《无间道三》改编的电影, 还算很成功了,但是并没有了不起的成功,可是好莱坞的导演买去了,成了美国版的无间道,说明世界是平的,只是内容的沟通一定要把它通过一个平台带有文化的 色彩,在这些方面加以更多的加工,使得这些内容成为平的,比方说我们媒体基金,我就聘请了国外的一些,对内容非常有研究的一些专家做我们的顾问,来给我们 出主意,中国非常好,加以推广。

  主持人:倪总如果让您概括06年的风投情况,您会有什么样的认识?

  倪正东:我觉得投资还会非常活跃,退出我想比06年比较好,07年比06年好。

  主持人:慢慢进入一个收获期。

  倪正东:收获要比2006年要好,去年IDG收获了,其他的比较少,从基金募集来看我觉得还是比较多,刚才强调的,我想今年还会有新的募集出来,从其他方面来看,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国内的上市,中小企业版已经有102家上市了。本土创投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