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星海小学:黄金是面照妖镜:用金价比 房价没涨 纸币大跌-叶檀-搜狐博客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1/05/13 21:52:27

黄金是面照妖镜:用金价比 房价没涨 纸币大跌

2009-11-20 每日经济新闻

    电价上涨,通胀预期进一步上升,我们应警惕中小企业与商业机构显示出,实体经济仍在继续缓慢下行。

 

   在我的周遭,人们的焦虑感越来越强烈。人们的焦虑感来自于节节上升的房价,来自于不断上升的肉鸡价格,来自于小企业、小商铺的日子越来越难过,更来自于随处可见的城管与小商贩矛盾、山西政府剥夺煤老板产权等等新闻,让人感觉到自己财产在任何时候都可能在一个愚蠢而高贵的借口下,岌岌可危。正在向3400点奋进的股市,无助于从根本上扭转人们的焦虑感。

 

   11月19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宣布,自本月20日起全国非居民电价每度平均提高2.8分钱,暂不调整居民电价,未来居民用电将逐步推行阶梯式递增电价,用电越多电价越高。这只是中国能源价格普遍上涨的一个序幕,可以预见,现在以及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我国的水电煤气等所有的资源价格都将上涨。

 

    就像以往数次上调能源价格时一样,发改委官员在第一时间作出表态,强调电价上涨不会引发通胀。我宁愿相信这是发改委官员出于信念与乌纱帽的说辞,而不是基于长期真实统计数据得出的结论。

 

   这种解释没有说服力。电价上涨将推升PPI,据测算,能源价格上涨10%,CPI大约上升1%;根据10号油价上涨幅度,据兴业银行测算将直接带动11月PPI环比上升0.16个百分点;如果考虑油价上调效应在工业生产中完全传导、释放,将带动PPI环比上升0.42个百分点。此外,本次油价上调直接影响虽然不大,但是,如果考虑油价传导、释放等因素,将带动CPI环比上升0.17个百分点。

 

    当然,年底价格的上涨无碍大局,大部分会反应在明年的CPI中,但我们不能因此对嘶嘶作响的导火线听而不闻,并且欺骗自己一切都没有发生改变。事实是,金融危机让一切都发生了改变,从资本市场到货币市场,一切正在发生深刻的改变。

 

   以投资品中最典型的房地产而论,当我们评论房子价格两年翻番,其潜台词是,相对于房子,货币的购买力两年下降了一半。相比于黄金而言,中国的房价上涨不仅不快,反而太慢了。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是,今年1到10月份,全国70个大中城市房屋销售价格同比上涨3.9%,即便根据坊间的数据,上涨了20%以上,与黄金比起来,还是小巫见大巫。与其说房地产价格大幅上涨,还不如说货币发行太过疯狂。

 

   黄金本身就是一把标准尺,通过这把尺子,我们可以看到货币的疯狂。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前后,黄金价格从1968年的每盎司35美元到1980年1月最高峰时的850美元,这轮疯狂的牛市是金融史上令人瞠目结舌的时光。在12年里,金价每年的增速将近30%,远远超过同期7.5%的通胀率。而到1999年,黄金下降到每盎司250美元,到07年上升到700美元左右,截止11月19号,黄金上升到每盎司1146美元。国内金价同样如此,6月12号最低探至192元每克,到现在上涨至每克250元以上,上升了几乎一倍,远远超过疯狂的房价。这说明,货币购买力下降的恐慌度远远超过我们的想像。

 

    是啊,用黄金对比,房价上涨不算高,用货币对比,就要让准备购房的我等升斗小民惊出一头冷汗。

 

   惟一没有疑问的是,货币急剧贬值:2009年1美元的价值相当于1914年的五美分;而根据钟伟教授的测算,按照人均货币收入或者城镇职工平均工资源看,30年前的1万元,大体和现在的27~28万元相当;从人均储蓄看,30年前的1万元,仅相当于现在的255万元。

 

   经济数据可以欺骗我们,但从长期来看,黄金不会。法国兴业银行分析师DylanGrice最近发出耸动的结论,黄金价格有可能升至每盎司6,300美元。原因如下:“美国拥有近2.63亿盎司黄金(是全球最大的黄金持有者),而美联储的货币基础是1.7万亿美元。因此若美元完全由黄金所支持,则当前金价应为约6,300美元。以目前的价格计算,美元只有15%是由黄金支持的。”

 

    黄金有涨跌,不会让我们如同华谊兄弟的原始股东一样暴富,但黄金能保证我们在五十年后购买同一套住房,不管房价是上涨还是下跌。黄金保护的是我们的购买力,让我们免于被剥夺的痛苦。

 

    房价还会涨吗?取决于货币还会疯狂吗?

 

注:看到海归博士后摆摊的新闻。
    整日奔波,近来在地铁上、地铁车站里看到的乞丐越来越多,他们成群结队,似有组织。
    晚十点在繁华地铁站的一个僻静出口见到一个老人,穿着厚厚的破败的灰色棉衣,花白胡子,在透风的角落里整理一大堆搜集到的饮料瓶,大大的蛇皮袋口畅开,从里面滚落出几个瓶子。他的每个动作都在告诉我生存的艰辛。


    他在努力自食其力,我却无比心酸,比看到职业乞丐难受得多。想送他些钱,却怕侮辱了他。大这样力求尊严的老人应该有容身之地。多时候,随身总备些零钱,以防此时需要,此时,我却伸不出手。


    在浦东同样看到找不到工作的工人在车站避寒,两个人,有个人抽烟,被管理者大骂。


    之所以为煤老板讲话,就是不希望看到此等景象,希望这个国家有法律的因子真正扎根,哪怕只有一星半点,而不是继续在电视上轰炸《地雷战》这样的片子给我们洗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