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星海国际:人民战争式施救是年夜饭上端出一盘冷饺子-----打拐救乞的冷思考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1/05/08 20:39:53

  
  
  
   昨天追看了邓飞微博直播的彭氏父子相认记,见孩子之前,父亲彭高峰“一直在哆嗦”,无限希望,又生怕希望再一次像三年来每一个希望那样最终成失望,这个坚强的父亲等待的的时光每一分每秒都处于一种受刑前的惴惴不安,此刻他显得软弱无比。终于见到了孩子,守了三天便煎熬了三天的人们见到孩子,一阵狂喜“太牛逼啦,我操。是我们的孩子,彭文乐,认得彭高峰”,彭高峰向孩子扑了上去,“哭,彭高峰大哭”……接下来,“孩子被带到一个房间,警察安慰彭高峰,嘶吼,三年。三年。”我很不争气,看到此处泪珠在眶里旋转360又360度,一脚狠狠踢在桌腿上,跟着也疯子般自胸口吼出一句“我操!CNMB!” 大男人感情同样这般脆弱。后来,他们把孩子接回邳州,“孩子像他妈妈一样晕车,被抱回来的时候吐在朱队长身上了。警察说,小家伙,你得赔我一条裤子。”我噗嗤一笑,手脸上一抹,尽已湿透,眼泪还是流下来了……
  
   事后证实,彭家儿子并非被拐走,也没有沦落街头行乞受尽折磨。养母很爱他,抢走他的人就是他养父,去年得癌症已死掉……不管如何,历经三年放弃一切,用尽所有办法,万里单骑寻儿的彭高峰,这个伟大父亲等来了大团圆结局。
  
   自网络发起的“顺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活动以来,这已是第6个被解救出来的孩子。官方、媒体、新媒体、知名人士、网络意见领袖、普通网友无不对此活动表示支持与围观,上下一心再现了512地震时人心齐,撼天地的无间一股绳奇景。大爱面前,中华民族总不缺少这样的感动。
  
   初步取得的效果更无疑是在鼓舞这种人民战争式施救的方法,但当众人狂热冷静下来,即使现在不是,终有一天,也许是三二周,三二月,热情必然会冷却,都冷下来,我们思考,这就是我们要的结果吗?
  
   不可否认全民运动式的人民战争活动具备巨大推动力,但翻看历史,所有依靠人民战争得到的效果,与“扫黄打非”无异,注定短命,年年扫完年年生,所有打扫都只是杯水车薪。
  
   在此之前,最有影响力的网络与民间寻亲力量是宝贝回家网,网站有近三千万注册的家长和志愿者,但从2007年起,至今四年时间成功案例仅180件。相对庞大的被拐儿童杯水都算不上,只能是滴水。据2010年11月8日南方周末采访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主任陈士渠时,他介绍2009年10月,公安部就推出“宝贝寻家”计划,在网上公布60名被解救孩子的照片,截止采访当日,一年过去,仅有7个孩子找到了亲生父母。
  
   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等部门几乎每年都会进行“严打整治”,最近的一次是2011年1月1日,政法机关限令实施或者参与拐卖妇女儿童、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聚众阻碍解救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犯罪人员,自2011年1月1日通告发布之日起三个月之内到公安机关等有关部门投案自首。可以想见,一纸限令能有何种效果?2月7日,陈士渠主任通过微博透露,全国联网的打拐DNA信息库,也仅为1040名被拐儿童找到亲生父母。
  
   与民间力量的热情相比,官方处理层面上头高调烧火,下头闷声加冰,对此明显爱理不理,更有甚者视之为麻烦。如网友反映衡阳市110拒绝出警核对乞讨儿童,广州市一派出所敷衍处理,都折射部分基层民警厌于处理流浪乞讨儿童事务。而有民警称,把这些孩子带进派出所后很麻烦,乞讨儿童流入派出所,如何安置他们的生活,救助站?福利院? 
  
   当民间解救力量的激情散去之时,可以断言这必将是一方垒了面歪墙的豆腐渣草棚工程,风能进雨能进,来场暴雨就能散架毁于无形。
   
   民间力量想取代官方越俎代庖打救乞讨儿童,这件事恰恰半点也不值得鼓励与褒奖,分明是官方部门失职之责,岂能转嫁分包?一个政府辩白某个问题困难重重,那是无利可图的表现。如果他们的利益受到损害或有利可图,自然行动起来雷厉风行。比如维稳和强拆,涉及到司法、公安、民政、福利、消防、建设、交通、城管等跨部门联合作战或协防,工作量远大于打拐,不照样做起来有条不紊,一丝不苟。比如上访,就有截防、收容、遣送和安元鼎,分工明细。比如拆迁,自焚、火箭炮、新四军敢死队员都能扑倒就按下,况几个人贩子?还有推脱办案经费不足,我看更像油水不足,扫黄同样需要更大的人力物力,从没见过民警叫苦叫累,也没喊过经费不足。警察也是人民在养你,打拐救儿远比扫黄更深得人心,理应排在与杀人命案等刑事案件同等处理,失儿丢女之痛,杀死的是一个大家庭的心!利用儿童致残乞讨,更是消耗这个民族仅有的一点怜悯之心。还有什么事比这更值得急民之所急,想民之所想?怕麻烦,就别披上那身警服,滚回家去披一身你媳妇的绿肚兜红底裤!
  
   乞讨儿童事件被记者多年来,多次揭发出来的多个乞讨村,网上一搜,甘肃岷县小寨村和虎龙村、安徽太和县宫小村……乞讨儿童已成黑窑工式的地下产业,儿童被当成一头野猪,一件穿山甲般笼里来笼里去自由租借、买卖交易,此种大发禽兽之财十余年的行为,当地官员又岂能脱得了干系?源头不严治,救一个陷十个,如何救得完,查得清?彭氏儿子的养母同意最后与孩子处一晚后归还生父,于情,似可不纠;于法,必须送上法庭。买儿与违规收养儿童,理应与拐贩卖同论罪,正如行贿与受贿应同等论罪。默许儿童非法买卖领养,沦为捞钱工具,并能给予改名入户的地方政府,在中华民族最黑暗史里又添上了一页!此种产业村,此样的地方政府官员,除了用来检验“能上能下”、“犯罪渎职必纠”是否真条款之外,若还能让他们继续骑在上面当公仆,吴趼人就该从坟墓堆里跳出来,续写《一百年目睹之怪现状》。
  
   我并不愿意为如火如荼的网友接力行为泼冷水,尽管效微,多一份力总多一份希望。但我更不愿意人民战争的热情被歪用和浪费,这是最好的推动打拐救助体系建立的时机。除去被拐儿童用于行乞部分,另外都是被买卖。一方面福利院经费捉襟见肘,收容不下不愿收容那么多的流浪乞讨儿童,一方面是想领养孩子愿全力善待孩子的家庭不得不非法购买,我相信在家庭中长大的孩子一定比福利院的孩子更幸福,为什么不能放低标准,推广这一件事?当然,更重要的需要从源头整治,立法、城管、警察、民政、法院、福利院等单位和部门这么多年怎么能还不理清职责流程?查办制度、惩处制度、收养制度都需要尽快完善和建立,这是你们必须做到的事,而不是最后还得靠人民战争发动一回来一次高潮,这种高潮,除了多解救几个幸运儿,于事无补,正好成为官员脱责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