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易锐刀具有限公司:我们还要在相互的视中呆多久?*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1/05/08 20:37:06

我们还要在相互的误解、敌意和仇视中呆多久?*

时间:2011-02-09 10:12 作者:张东照 字号:大 中 小 点击:275次

  (新修订本)

 

  引子:我曾和同事闲聊孩子的教育问题。我说,在两种情况下是可教和有救的,一个是有记性,一个是做事考虑后果。古人说的孺子可教,大概就是指这种情况吧?

 

  不过,如果一个人很自负或不虚心,缺乏自知之明或反省精神,恐怕也难教矣。由此引起进一步的伦理思考:第一、所谓的敌意和仇恨是如何产生的;第二、如果用敌意和仇恨的态度方法去解决问题,其后果将是怎样的?更进而,还需要考虑关于现实和未来战争的可能或可不能,以及那将是怎么样的战争或如何化解战争等等。

 

  但有一点或许可以很清楚了,所谓对立、敌意和仇恨,就是最极端的偏见,甚至是要命的。罗曼?罗兰说:“理解一切,便宽容一切”;我们进而可以说,看透了一切,也就有可能引导和化解一切。由此来看,新近闾丘女士所著的《不分东西》一书,就是要从行走天下和见多识广的新闻反思角度,超越和化解人间这种根深蒂固之偏见、误解或敌对的可贵努力和良苦用心吧。

 

  一

 

  只要是战争或准战争,从情感角度而论,骨子里当是敌意和仇恨,但从认知角度而论,当是起源于误解和偏见。或许,敌意是不容异己或害怕陌生的产物,而仇恨也许起源于自私、嫉妒或伤害。而这两者背后,都有一双恐惧和贪婪,误解和偏见的眼睛。但我们还是不要受困于敌意和仇恨而无法解放,或成为敌意和仇恨的奴隶为好。

 

  从敌意和仇恨中解脱,也许就是从贪婪和恐惧,误解和偏见中解脱。因为用敌意和仇恨去解决问题只能是两败俱伤、激化矛盾甚至是同归于尽,要不就是那么恨恨地对峙着、僵持着或纠结着,就像上个世纪的东西方冷战一样。至于对现实问题无休止的或浪费精力时间的牢骚抱怨,其无用的后果更不用多说了吧?在这个意义上讲,敌意和仇视的意念和情感,通常都是伤害和毁灭的意念和情感,而敌意和仇恨的方法和道路,也通常都是通向伤害和毁灭的方法和道路。但总不至于敌意和仇恨是天生的和永远不可改变的本性或必然性吧?

 

  人类关系问题的最初根源或什么原罪,一方面是自私或不顾他人,另一方面就是无知和愚蠢,误解和偏见。而误解和偏见,正是不完全的无知和愚蠢。其先天的神学意义,在《永恒》和“新人类史观”中有详解。而种种错误和偏激,包括敌意和仇恨,贪婪和恐惧也是由此产生的。甚至可以说,愚蠢的欲望就是贪婪和恐惧,而明智的欲望就是理想和信念,也就是要对历史和现实的超越,彻底打开未来和无限之门。因为在这个新千禧年,人类将面临最根本的天命转折了。知此,我们也就有可能认识和纠正错误或偏见,消除或化解敌意和仇恨,贪婪和恐惧了。

 

  由此,所谓爱恨情仇其实都是一种情绪上的偏见和无知也。一下能看透一切,当是内心的超然和宁静,宽容和好玩也。为什么兵法上的最高境界是知己知彼和不战而夺人之兵?所谓“杀人一万,自损三千”也。因而,这终究是不明智的。但对于文明社会而言,起码的底线就是绝不害人,而基本的原则就是公平互利。或者说,兵法上的最高境界,不过是文明社会的最低要求而已。因为绝不害人和公平互利,已经使战争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也就是根本不用打仗或实现和平了。但也有“哄死的人儿不偿命”,即不用担心报复。只是骗局如果被揭穿,也还是要结仇或报复的。

 

  在我国举办盛大的奥运会期间,有两个女性朋友相请,我作陪(不要误解)。一边吃饭喝酒,一边看饭馆墙上电视的奥运转播。席间我开玩笑说,我们是东道国,其他国家都是客人,我们当把所有金牌都让出来,专门得最后一名,让四海宾客们高兴,从而普天同庆,这将是怎样的仁厚和风范啊!果真如此,倒还真有点柔远人也以及协和万邦的古代君子遗风呢。这就好比摆席请客,先要让人家客人吃好喝好,不能自己抢着吃喝,否则就失礼了。也许,这样为人处世,从此怨恨和战争都能化解呢。结果我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平时温文尔雅的女同胞诧异、瞪眼和责怪道:那怎么行呢?!

 

  实际上,竞技性的体育,可能是从原先的战争需要中演化出来的,但还是带有某种野蛮的、原始的或准战争性的东西。尽管以什么友谊和交流等等来加以掩饰,似乎不能互利、互助和两全其美,一方的胜出和获得荣耀,必定以其他方的失败和羞耻为代价。因此,以后全世界当大力举办那种娱乐的、搞笑的和大家吃喝玩乐或互动开心的运动会才好,竞争胜负毕竟是伤感情的活动,未来文明的发展方向当是竞合的而不是竞争的,而未来战争和武器的研究方向,也不是要消灭敌人,而是如何化敌为友,如何化干戈为玉帛,不仅使所谓的战争比赛化、体育化和表演化,而且要使之游戏化、娱乐化和玩具化。

 

  现在经常有人把商业上的竞争称之为商战,这其中混淆了一个根本性的区别,从而是非常严重的似是而非。的确有商战的,但那是野蛮社会敌对和战争的继续或是披着羊皮的狼。而文明社会的竞争和野蛮社会的竞争,其根本区别在于,前者是竞争谁对社会和他人更好,有点象是追求心上人,其本意是爱意和奉献,甚至不惜为之献出自己的一切;后者是竞争谁比对方狠,有点象是军备竞赛,其本意是敌意和侵吞,甚至恨不得置对方于死地而后快。可在地球这块狭小的地方人们争来斗去或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辽阔而无垠的宇宙却寂静和空旷的吓人。真是“天何言哉”!

 

  从科学发展的历史来看,逻辑的或演绎的思维方式,往往是专制或偏执的,因为大前提如果不是全知的话,如何可能推导出一切?如果我们非要以偏概全或对已知、理性、演绎和推理之外的存在视而不见,就会陷入偏执、对立、矛盾、极限或选择性失明的困境之中。这也是为什么被称为现代实验科学之父的培根,主张归纳法和试错法的原因,包括后来的费耶阿本德为什么进而主张“告别理性”、“反对方法”(其实是要超越理性、采取无所不用其极的自由主义和多元主义方法论)和“无政府主义科学观”(挑战科学和理性的专制)的一个缘由。中世纪的神学或经院哲学或类似的思维方式,却是企图从概念、信仰、先验和先哲理论等前提中,推导出未来和未知的一切。

 

  不仅如此,我们不难发现,在全知之前,自觉的相对主义者可以相互研讨和学习,而自负的绝对主义者却总是相互争论和排斥。因为追求绝对和自信绝对非常的相似,但却有天壤之别。正因为归纳法和试错法是开放的或无限的,面对整个世界的,可以不断证明和证伪,因而凡事就有不断研讨、实验、修正和改善的余地或必要,科学和认知才能不断被推进,从而接近全知、完善或绝对真理。而逻辑和演绎的方法,只是人类的认知方法或手段之一。

 

  由此而论,极权或专制主义的思维方式,往往就是唯什么或绝对主义的思维方式,不论是唯物还是唯心,唯神还是唯理,唯信仰还是唯逻辑,唯经验还是唯先验,唯道德还是唯科学,唯自由还是唯民主等等,也就是把缺一不可或已知的真理方法混同于仅此即可或全部的真理方法了。这个世界是由唯一和唯一切构成的,即唯天命本来所有一切的,所谓本来皆有皆无也,但这样就等于什么都说了,也什么都没说,只要我们还没有最后全知一切或根本无法全知一切。因为真正的绝对真理或绝对科学,一定是全知和全验的。

 

  可以说,人类未来发展的两个根本障碍和根本内耗,除了敌意和仇恨,就是贪婪和恐惧。甚至可以说,这也就是人类战争或经济危机爆发的内在或自身根源。但其本质却只有一个,那就是下凡意义上的无知和愚蠢,或偏见和错乱也。这当然也和当初上天的设计有关,需要神话或新人类史观方能领悟和解读。不过要明白,在敌意和仇恨,贪婪和恐惧,误解和偏见的基础上,一定是不可能建立自由和民主共和的社会的。公民社会,关键在一个公字。如果说新人类将是自觉的世界公民的话,那么诸神就是本来的宇宙公民也。

 

  以暴易暴或以毒攻毒,只能是怨怨相报或恶性循环的。自由和民主社会的伦理基础,一定是同情和理解乃至平等和博爱的。因此,自由和民主的社会,也必定是共和的,这也是建立公民社会所必需的伦理基础。也因此,建立自由和民主的文明社会的关键,首先就在于认知、消除和化解我们或人们心中的敌意、仇恨和积怨,也就是消除我们的无知、误解和偏见。毕竟,人类是一家,宇宙是一体的,以敌对和仇杀做为人生的最高价值,终究是偏狭之至和看不透,或属于无知和偏见也。这也就是为什么,仁者不仅是无敌的,而且仁者还是无忧的。

 

  说起来,这世上象爱美的、爱钱的或怕死的并不难办,难办的倒是象爱生气、爱嫉妒或不怕死的。简单而论,自由民主的社会与专制极权的社会,其最明显或最出彩的一个区别是什么呢?就是自由民主的社会以善意和理性为本,容许反对派或持不同政见者的合法存在和公开批评,而专制极权的社会则是以敌意和教条为本,不允许反对派或持不同政见者的合法存在和公开批评。呵呵,相比之下,哪个更是厚德载物、有容乃大、无所畏惧和富有生机呢?而真正的强大和美好,不是暴力征服和各种强迫,而是对世界的吸引、魅力和令人向往。

 

  且不论什么仁者无敌甚至于神我天下了,只要你心中能够化解所有敌意和仇恨,可不就是天下无敌了吗?这就叫一个巴掌拍不响或天下本无事,似乎有点象是阿Q主义,但其实不然也。当初耶稣或甘地式的做法沾点边,当年美国公民反越战或拒绝服兵役的做法以及各国的逃兵或投降也沾点边,而老庄之道沾得边似乎更多一点。因为真正超越敌对和仇恨者,还不是无敌或无怨,而是游戏或好玩也。这种境界,一般人还真难达到,所以人间的纷争还是不断呢。

 

  不过,比起过去来,当今现实已经是缓和多了或文明多了。这也就是举办国际性的奥运会,尽管不是人类唯一或仅有的游戏,但我们应当这样来看,这总比什么世界大战好多了。至少比赛输了还可以重新来,而打仗打死了,就不能再玩了。文明社会的经济当是可再生的,文明社会的游戏也当是可再玩的。比如,虚拟或电脑的战争,之所以可以称之为游戏,其特点就是真实的生命不受威胁,失败或死亡了也可以重来。或曰,敌对就是偏狭和不通,因而按中医的说法就是有病也。敌对所导致的战争是要发泄和强行通的,因为走投无路了,不然就憋死了。

 

  对于我们个人而言,是我们相对于整个世界。因此,把握世界就是把握我们自己,解决世界的问题就是解决我们自身的问题。如果自己能消除心中的敌意,也就是自愈或想通了,所谓本来者或自性具足也。在自己心中首先消除了一切敌意和仇视,也就首先自己先解脱了和自由了,并不再因此而制造问题或自寻烦恼,也就有可能消除或化解他人的敌意了。因此,是否该考虑了:我们敌意和仇视有什么用,我们还要相互敌对和仇视中呆多久,其现实后果和未来前景又是什么?难道人类不是共有一个起源吗?难道就没有比敌视和仇恨以及消灭对手更值得追求的人生目标或更好的解决办法吗?而人类、宇宙和万事万物本就是一个相互依存和相互转化的整体。

 

  从历史演进来看,凡真正的而非假冒或名义实现自由和民主宪政的国家,比较原生和典型的,要么是具有共同的信仰和建国理念者们自愿组建的(比如民主立宪和联邦的美国,新近的如欧盟),要么是在社会内部比较成功地化解相互敌意、宽容妥协、达成基本共识和实现政治和解(比如君主立宪与共和的英国;新近的如台湾),从而能够真正实现并维护阶级和民族乃至全民共和的国家。可见,中国的自由民主建设,乃至将来天下的人类文明统一和世界自由联邦,也当如是。解决人类的根本问题乃至人类的最终出路,不仅在于终极的共识或信仰,而且在于仁爱和智慧,开放和未来,理想和创造也。

 

  首先将自身的问题根源去除了,从此就可以跳出来应对和化解一切了,哪还有什么绝对和永久的敌人或对头?所谓“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也。真正的心灵或精神无限自由,一方面必定能够在内心超越或超脱一切,另一方面也必定能够在内心贯通或转化一切。而自觉心灵或精神无限自由,就是自觉心神也,因而也就是下来自觉头脑无限自由、眼光无限自由、行动无限自由和方法无限自由的前提也。实际上,果真心灵无限自由或自觉心神,可不就是立地成佛或天下无敌了;而天下无敌还能有什么事,可不就剩下游戏、演戏或好玩了。

 

  二

 

  果真能首先化解自身心中的敌意和仇恨,贪婪和恐惧,误解和偏见等等,那么从你个人的角度而论,人间大半就没有什么事了。这也证明你人从根本上将爱恨情仇等彻底看透和想通了。你想,如果连我们自己都还怀有各种化解不开的敌意和仇恨,也不能看透和想通一切,又何以能很好解决人类的种种问题或化解相互之间的矛盾呢?好比自己也拉屎或屁股上也有屎,怎么好光说别人呢?又好比“以其昏昏”,何以“使人昭昭”呢?而“周公吐哺,天下归心”,乃至仁者无敌,讲的就是这种境界。为此,不复杂或激化彼此的问题和矛盾,或能够保持冷战和僵局,就已经不错了。

 

  但你能彻底想开和想通了,并不等于别人或所有人也都想开和想通了。你不惹麻烦,并不等于麻烦不惹你。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也。想当年,年轻的时候,曾因自己所认定的自卫而与人打架,结果被劳司领导批评并要写检讨。可我人心中不服,因为是对方先动手的,而且一出手就很凶险。于是,在检讨中申辩道:虽然说一个巴掌拍不响,但如果对方打在你的脸上也拍不响吗?这是个问题。只是也要追问,自己就没有责任吗?为什么对方要先动手?能不能预防或不使对方先动手?

 

  想想也是后怕,如果当初把那个瓷罐再偏一点砸到了对方脑袋上(实际上当时就是想砸他的脑袋的,只是用力太狠了,反砸在了背上,因为他也是要去找旁边更具杀伤力的铁具),恐怕就不是写写检讨了。事后发现自己的右手腕都打肿了,出拳何等的用力!现在回想,有那么大的仇恨吗?(背景交代:当时周围有女同胞观看)只能条件反射那是动物,而人就当能够追根究底和三思后行,考虑后果和防患未然,更不用说什么超越现实和追求理想了。

 

  我们每个人始终是生活在环境或相互关联之中的,这就必需研究为什么人会想不开和想不通,以及对此应该怎么办才好。有一点可以肯定,不能化解敌意和仇恨,除了不能全面认知和研究以外,当是不能自由和无限,更具体而论,是因为没有更好的理想、方案或出路可供选择。真正或完全的自由和无限,是既能产生和制造一切,也能消灭和化解一切。因为无限和自由就是全能和全通也。所以,世上的善恶好坏对错美丑等等所有一切,实际都是关联或可以相互转化的,因而也都是众神游戏或表演的一部分。明白于此,就从根底上近乎于全知或懂事了,也就是平常说的大彻大悟了。

 

  所谓的政治问题、经济问题、社会问题、环境问题或国际问题等,实际上是一个认识问题、观念问题、心理问题、需要问题、态度问题乃至实行和技术问题。这就好比恐怖主义,其形式也许是多种多样的,但内心动机或实质只有一个,那就是极端的敌视或仇恨,乃至要上升为真理、正义或天命的化身。如果在研究中陷入各种层出不穷的表现形式之中,就是所谓舍本逐末也。因此,接下来,似乎该讨论嫉恶如仇的问题了。除了上帝或天命,这世上恐怕很少有比真理和正义更具有权威或更冠冕堂皇的了,以至于很少有人以相反的名义来行事。

 

  但世界上恐怕也很少有比真理和正义更多的歧义了。也许,这才是真正的现实困境。人们的真理和正义观,往往是和观察者背后的善恶道德观密切相关的。就拿真理来说,人们确认的真理,也通常都是善的或好的,人们所确认的错误,也通常都是恶的或坏的。但遗憾的是,真理是超善恶的,好比太阳既照耀好人也照耀恶人,或者说真理是各种各样的。真理的唯一本性就是真实或不假,没有善恶等等之分,或只有真善或伪善,真恶或伪恶等等之分。

 

  换言之,这世上不仅有善的真理、美好的真理或正面的真理,还有恶的真理、残酷的真理或反面的真理呢。在极权主义或惯常伪善和掩饰的国度里,对于后者,也有专门叫做真相的。但如果每一个关于真理的公共话题都问及所有的人,将会有多少种不同的理解和回答呢?或许,也只有这样,才算是全面的交往、研讨和验证或构成公共理性的基础吧。从这个意义上讲,宇宙这本真正完整的天书或人世间的全部道理,也当是所有人和万物一同书写或创作的。

 

  自我们出生之日起,直到我们离开人世,有一个最基本的事实、前提或结构,即:都是我们每个个人相对或面对整个世界和古往今来的。因此,我们看待一切的是是非非,无不根据自己的感觉和观点,也无不打上自己的烙印。对此,天才的人类心理学家尼采早就敏锐地看出,人们的所谓道德或善恶好坏等评价,都是以自己的感受和利益为基准的。如果能对这一点有彻底的自觉,就如同苏格拉底对自身的无知彻底醒悟一样,我们也就开放了自己的认知和心灵,从而可以接纳他人和外界,无限和绝对了。

 

  其实,既是自认为是从别人的感受和利益出发,也是根据自己的感受和认知来判定的。从这个意义上讲,世界上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相对的感觉、相对的观点和相对的立场,乃至相对的真理、正义、善恶、是非等等判别标准。对此,你说这其中哪一个人的感觉、观点和立场是绝对的,从而可以成为全部真理、正义和天命的化身或衡量标准,并且还无一例外的被所有人信奉或认可?这样的处境,使我们不得不得出这样的结论,如果我们不能像大地和天空那样包容对方的观点话,那么指定就是某种局限和偏见了。

 

  在这个世界上,凡人或凡事只要有一个否证,就不再是绝对或绝错者;但凡人或凡事即使有一个否证,却不见得不再是某种相对或相错者。也是从这个角度而论,每一个人都是相对者,同时也都是相错者。尤其重要的是,这种种对错在客观上往往都是同时共存,而不是有你没他的,这就如同敌对和反正,或者冰与火也是或也是可以同时并存的。对于检验价值或主观真理的判别,首先就是我们的自身感觉和自由心证。而我们之所以要宽容别人,是因为我们自己也不是什么完人,也需要别人的宽容。

 

  由此可见,绝对的敌意和仇恨,也就是绝对的误解和偏见,一定是把自我的利益绝对化和把自己的偏见绝对化了,与此同时,也就意味着同时把他人或异己者的利益和偏见绝错化和妖魔化了。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也就是认识到我们每一个人所固有的局限,因而也就有可能超越我们个人的局限和偏狭,并以更高乃至整体和长远的角度,来看待和处理人类之间的相互关系。也由此可见,所谓的嫉恶如仇和不共戴天,实际是一种绝对的或极权主义情感,因而也是建立在认定或坚信自己绝对的基础之上的。

 

  普遍根除敌意和仇恨,当从普遍反省和认识这一点开始。也就是说,认同我们每个人都是相对和相错的而不是绝对和绝错的,也就是认同所有的相对和相错都是有特定分寸咁交往理性和达成社会共识之下,凡事就好摆出各自的事实和道理,并且好妥协、好商量和好通融了。也许,从古希腊苏格拉底的对话论辩传统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伦理开始,到现代或后现代的哈贝马斯的交往理性为止,都是在讲同一个道理。绝对真理一定是普遍关联的,如同整个本来的存在一样。

 

  因此,保持对话、开放和交流,就是保持交往理性和达成社会共识和建立公共理性的基本条件。而完整的认知和公共理性,也只有在人类和世界的相互交往、交流和关系中或相互论辩、审视和检验中,才是防止偏颇和趋于健全的,以至于最后建立起真正的人类理念和公共信仰。单个人的见识、思考和实践,总是难免局限或片面的,哪怕是新的发现或创见呢,也很可能是一种新的偏见。实际上,最大的自我正是非自我。或者说,我们有限的个人和自我,正是由整个非个人和非自我的外界他人以及环境所构成的,难道不是吗?我们离得了吗?

 

  话已至此,在全知和全能之前,人类的基本准则,当可以从中推演出来并达成一个基本的共识。真正全知和全能者,是一定有能力让所有人信服的,只是非真正的全知和全能者,才无法让所有人信服。因为真正的全知和全能,不仅是先验或预见的,而且还必需是实验或全验的。是否经过或是否允许经过实验检验这一关,是区分科学信仰和偏执迷信的一个关键。而全知科学或神话科学,一定是要全验或经受一切检验的,而绝对真理只要有一个例外,就是其绝对的否证也。

 

  那么,有谁已经是全知和全能的了呢?或者有哪个国家和民族已经全知和全能了呢?所谓的极权主义者,也不过是企图代表和行使神权而不是仅限于人权。以前,中世纪的西方教会也企图代表和行使神权。可惜极权主义者及其国家,并不是全知和全能者的神,所以后极权社会与其说是放松极权管制的社会,不如说是已经走到极权的尽头,并开始暴露极权之局限、缺陷或无能的社会。这就好比秦始皇和秦帝国或希特勒和第三帝国再厉害,终究已经死了或垮掉了,或曰不可能不死,也不可能万世长存。

 

  总还有比人的极权或专制更高的权力和意志。如果说专制统治的基本手段是你不服从将会有更坏的结果等着你的话,那么文明领导的基本方式就是引导大家走向更美好的明天。而除了安心过人或世俗的生活,历来超出人的局限通常有两个办法,一个是用使别人不如自己,好比是阉割别人,并以牺牲全体个性和全面需求的代价,集中起来只为一个人或少数人的意志以及一个或少数的几个目标的做法;一个是用大家互通有无和分工合作,此即自由的商业经济、探索未知、发明创造以及好比是齐心协力建造通天塔的办法。

 

  这后一种办法,根据圣经神话的说法,起自上帝害怕了,故意变乱天下人的言语,以至人类从此无法相互沟通和理解,并导致分裂、敌对和纷争,从而再也无法或无能超人成神和回归天国也。这真是一个非常深刻的神话或寓言故事,人类和宇宙的价值谜底,就在于神话。其启示在于:只有全体或整体才能够全能,而局部永远是有限和欠缺的。相应的,也只有全能才能够全知,而局部或个人不仅只有局限或必然片面,而且也只可能偏知和偏见也。

 

  区别只在于,每一个人的偏知和偏见、各种能力或相对和相错都是不一样的,而人类的共识乃至全知和全能或实现完美的神话理想,只能建立在彼此全面交流、相互结合并分工合作乃至无限发明创造和认知探索整个宇宙或所有一切的基础之上。所以,对于本来或全知和全能而言,不论少一个什么也都不是完全的本来或全知和全能了。而所谓的本来,就是一个都不多,也一个都不少,也即皆有皆无也。甚至可以说,皆有皆无就是不自觉的神灵,而神灵就是全部自觉的本来也。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实现人类文明统一和成立世界自由联邦。

 

  一旦看透这个世界或天命本来所有一切,不过是众神的游戏耳。既然大家都是众神的不同化身,从根本上而论也就是一家人,所谓手心手背都是肉,因而还有什么永恒或绝对的深仇大恨不能够化解的呢?已知的历史和现实总是有限的,在有限中产生的对立和争斗只能在未来和无限中化解。用神话史观来看,对于过去而言,人类主要是下凡和游戏人间;对于今后而言,则将转化为超人和回归天国,或进入宇宙神话科学时代了。

 

  因此,以往化解不开的并做为人生头等大事的什么敌对关系或深仇大恨,对于今天而言,已经不再是什么好玩刺激的人间游戏了,而是刻舟求剑或守株待兔,陷入死心眼和钻牛角尖的境地了。如此一来,就成了既不会玩,也玩不起了。未来好玩和其味无穷的,不仅是神话和完美的,也一定是自由和无限的。也只有自觉或真正的自由和无限,才能够拥有、化解、游戏、享用和满足一切,从而不仅能过好当下或眼前的生活,而且是能最终通往和实现神话理想的。[张东照:《永恒》后编:人类新政——大政法讲习笔记2008-8-16;2008-8-17;2008-8-18;2008-8-19;2008-8-20;2008-8-21;2008-8-222008-8-24;2008-8-30;2009-8-22;2009-8-28;2010-2-12;2010-4-8;2010-4-9;2010-11-10;2010-11-28;2011-1-23;2011-2-1修订]

 

  ————————————————

 

  *这是“当前人类最紧迫、最重要或最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一文的姊妹篇。

 

  我知道人间的业力还很强大,你往往劝都劝不住,讲弗听。也许,这就是在劫难逃;也或许,这就是物不极则必不反。古人所谓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恐怕就是应对这种情形的。但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当尽百分之百的努力。

 

  近来网上流行一句雷人语录,叫做“我不下地狱,谁爱下谁下”,似乎直接雷倒了地藏菩萨“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伟大宏愿。可是如果摆脱不了自身的“贪、嗔、痴、慢”等,还用去下地狱?其实已经是身陷其中了。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动心起念,已然是也。

 

  其实,整个现实状况就是我们人心的巨大投影。对此,我们敢事不关己和幸灾乐祸吗?不过,网络上还流行了两句话,似乎已经告诉了我们什么。一句是“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另一句是仿照一首歌的歌词“只要你过的没我好,只要你死的比我早,什么事都难不倒,一直到老……”

 

  米兰·昆德拉曾讲过一个犹太谚语,叫做“人类一思索,上帝就发笑”。若如此,就是个天大的玩笑。但在这个人类的命运越来越取决于自己的所作所为的时代,这个谚语恐怕就得改成“若人不反省,老天就拍砖”吧。

 

  可以说,凡在内心和外界得道者,一定是能想得通和行得通的,而想不通乃至行不通,一定是尚未得道也。这可是一个横扫或贯通主客观的检验标准。因为道一定是通的,而不通何以称道也。2010-11-28;2011-2-1


来源:共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