芜湖医院网上预约挂号:美财长承认美国犯错给世界经济带来很大伤害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1/03/02 17:55:59
图为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图片来源:资料图片)

  新浪财经讯 苏黎世时间1月28日下午(北京时间1月28日晚上)消息,美国财长盖特纳在达沃斯经济论坛上接受美国著名节目主持人查理-罗斯(Charlie Rose)采访时表示,美国在金融体制上犯了很大的错误,给本国和世界经济带来了很大的伤害。

  “我们的错误是不可辩护的,政策制定人要承认我们犯的错误,而且现在要尽力解决问题。”盖特纳说。

  “最糟糕的经济时期已经结束。美国在应对财政挑战的意愿正在逐步增强。”盖特纳说。而且他也相信美国政府有能力面对财政改革任务,而美国现行的各种改革就是行动的明证。

  盖特纳说,在当今新兴市场迅速发展的阶段,美国要充分把握这个机会。

  对于欧洲面临的一系列问题,盖特纳建言欧洲要确保他们能够制定好框架,使遇到财政和改革困难的国家能够让改革扎根。

  “他们没有其他的选择,只能兑现他们的承诺,”盖特纳说,“我有信心他们能做好。” (肖瑜 发自北京)

  以下为文字实录:

  查理-罗斯:你最主要关注什么呢?

  盖特纳:首先从起点说起,现在最重要的除了美国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我觉得美国做了一些金融体制上犯了很大的错误,给我们带来很大的损害,而且我们还在受害之中,给世界带来了很大的损害。

  查理-罗斯:你说这个是监管方面的失败吗?

  盖特纳:我们的做法是不可辩护的,而且金融方面的监管是非常差的,这是重要的危机原因之一,政策制定人要承认我们犯的错误,而且现在要尽力解决问题。

  我们所做的事情当然有一部分给世界带来损失了,但是我觉得要看到欧洲他们也会这样做,毫无疑问他们会做好的,欧洲要确保他们能够制定好框架,使得遇到了财政和改革困难的国家能够让改革扎根,我有信心他们能做好。

  他们没有其他的选择,只能兑现他们的承诺,而且正是这些国家的金融体系,因为他们认识到不改革不行,要想改革有效就必须有一段时间。资金来源就像空气中的氧气,所以欧洲要一起来兑现承诺。

  查理-罗斯:你刚才说了,他们还没有做的足够,而且应该做的更多,你和中央银行行长和财政部长会谈的时候说,他们是不是做好了准备,能够处理好他们的主权债务,不管是希腊、西班牙还是葡萄牙?

  盖特纳:我觉得他们都不会说自己做的是足够的,他们是想确定下一阶段的金融改革的加速进行,这当然是欧洲要做的,但是至少他们要团结起来,而不是冒险去做那种影响人们信心的做法。

  查理-罗斯:欧洲主权债务对美国有什么影响呢?

  盖特纳:我觉得主要是影响了我们复苏的速度,全世界大部分的地区仍然是危机之后受创很重,人们的记忆犹新,所以他们看到美国之外的金融体系受到侵蚀之后,这是一系列复杂的挑战,给人们带来了人心的影响,美国股市下降了10%-15%。欧洲开始解决的问题,失去一些动力之后,美国又重新开始获得动力了。

  查理-罗斯:他们都有信心欧元能够生存下去。

  盖特纳:我也有这样的信心。

  查理-罗斯:如果你看日本最大的问题,比如说他的长期债务能力下降,对你来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呢?在其他工业化国家里面,他们是不是有可能会给美国带来麻烦呢?

  盖特纳:我觉得最好还是说美国,而不要说日本。

  日本是一个高储蓄的经济,当然他们债务很高。但是日本的主要挑战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就是今后怎么增长,怎么确保他们的增长水平能够支持他们现在的老龄化社会。再回到美国市场来说,美国的政策制定人知道,现在美国政界也有更大的认识认为我们的财政状况长期是不可持续的,这就需要相当大的改变来平衡我们的资源,而我们已经开始想怎么样能够达成共识,而且做的方式是公平的,并且保留今后增长的基本因素。

  我们的系统有很多力量,比如说政策制定等等,但是也有很多的弱点和挑战。总统的挑战,就是他有义务提出一个合适的预算,并且使这个政策可以执行10年,然后会有独立的机构进行评估,这就是国会的预算委员会来判断到底今后一段时间里面赤字和经济比例是多少。

  在预算提出几周之后会提出我们的看法,怎么样能够在一段时间里面把赤字缩减下来,不仅仅是近期的做法,而是在美国投资创新、教育的基本因素怎么加强。之所以这样做,我们的强处就是预算有独立的评估,但是困难是我们要通过立法来做,问题是在美国政体里面还没有一个进程,让国会在多年当中作出为政策带来影响的、负担责任的机制,这就是我们的挑战。我们怎么样能够把这样的框架建起来,使多业的形式实施。

  我们都知道需要解决问题,但是最理想的情况,对于激励、信心,就是给人指出一条道路这些问题怎么解决,使人能够预先计划并进行调整。改革开始的越早,越能够让他们为这些作出准备,这是我们能够做到的。

  查理-罗斯:在你们现有的政治能力解决吗?

  盖特纳:可以没问题。

  查理-罗斯:长期的问题解决有吗?

  盖特纳:目前看的还不是特别清楚,但是越来越多了,因为没有其他的选择,我们不能这么视而不见。因为你看看我们的立场和世界其他地方相比的话,对于我们把经济搞的更有可持续性更容易一些。

  查理-罗斯:这里是不是有一个冲突,就是增长的必须,因为要靠增长来解决失业,另外还有财政赤字和债务的问题,这是长期的,这是不是一个冲突呢?也就是说对每个人说今后12年里面我们要花钱让经济起来,然后再解决赤字的问题,这是不是你想说的意思?

  盖特纳:是的,你这样做的时候,要确保不要影响到复苏,风险不要太大使早期的复苏受到损害,因为你过早的限制自己是不行的,我们不希望有人这样做。

  他们是希望尽快的削减开支,这样做是不行的,这样损害长期的目标,我们的长期目标是要有可持续的财政,这个目标需要逐渐的来做。

  但是政商要把这些东西锁定,这样才可以。最难的财政改革并不是会计项目,怎么样把差距消失,而是说做的方式不要影响增长及而且要公平,对广泛的社区和公民是公平的,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挑战。在美国显示的情况是在这样的体制机制下,我们要找国会为多年的前景作出承诺。

  查理-罗斯:那么为了让美国经济增长,哪些是最基本的?

  盖特纳:我觉得最基本的是通过教育系统产出的才能,市场不会自然产出,对于基础科学、研究所产出的那些人才,要用在基础设施等这些。

  查理-罗斯:而且还要有足够的财务机构来分配有关的资金。

  盖特纳:我们面前还有很多的任务,我觉得为了建设经济体所需要的基本的基础设施,我们必须拿出足够的资金,确保比如说高速公路必须是现代化。

  查理-罗斯:今天上午我在遇到卡梅伦的时候,他曾经跟我说过一句话,请你告诉财长,我们对中国的国情是非常赞赏的。我的问题是在竞争方面,是不是总统提到经济体和今后美国进一步的发展,总统会不会早上醒来觉得世界新兴国家突然变得这么强大,他会不会觉得我发现面对的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盖特纳:我觉得现在面对的是全新的世界。

  查理-罗斯:他现在主要的任务是要先应对金融危机,先进行改革,卫生体制改革。

  盖特纳:经济危机是非常严峻的,是好几十年没有出现过的,而且我们国家对于政府的作用有很大的意见分歧,政治上反对党也有很多新的理论,如何选择正确的战略来应对这些改革和危机所带来的问题。

  曾经有一个早期的恢复法案,我再说一下在过去六周当中已经看出这样做的证明,美国人民和美国外人都开始有了信心,华盛顿的政府在解决最基本的问题。几周以前,在出台税收一揽子计划的时候,我们所做的一切是帮助大家建立信心的。记得9月份总统希望能够达到共和党支持我们的,可以拿出一个自由的贸易协定,加强投资、税收、法案等等。民主、共和两党之间有很多意见分歧,这两党当中的很多人都要对自己的选区负责,我们必须找到一种方法,重新建设这个方面的能力。

  查理-罗斯:光是执行部分是不能解决问题的,还是需要国会的。白宫办公厅主任和前任总统办公厅主任之间的差距?

  盖特纳:你说的很对。

  查理-罗斯:你说到的为了规避危机产生,使经济恢复。

  盖特纳:关于政府经济人们看到财务危机有两个最极端的现象,一种是流动性方法,就是让市场自我解决、自我调节。另外还有一种叫做国有化的战略。现在我们所采取的措施是不同的,而且是非常成功的,而且我们要对财务制度尽可能的注入资金,尽快的做这项工作,这样的话就能确保私人资本来帮助我们做这件事情。作出承诺、流动性,这些战略都是没有经过检验的,但是它可以很快的生效,我们很幸运一开始动作比较快,对我们的财务体制做了结构性的变更,我们的反应比较快。举例来说,几十年前的危机,跟现在这场危机相比要弱的多。它对美国GDP的代价是3%,目前这个危机它的费用或者我们付出的代价还不到GDP的1%,这是很成功的,主要是我们战略上选择的很快,我们最早就有好的财务政策来加以支持。

  查理-罗斯:现在我们在公司业有了很多的经济恢复,那么你认为在未来两年当中应该做什么样的事情?一些人包括国会预算,就是关于失业问题,有人认为到2012年失业率将降到2%。

  盖特纳:未来两年经济增长是2%-3%的增长率,失业率可能会降到8%以下。失业率什么时候能开始下降呢?只有经济开始增长的时候,失业率才能下降。现在我们开始经济增长已经有一年半了,我们看到经济恢复之后更多的人就会回到工作岗位上,美国GDP现在已经超过了危机前的水平。

  但是现在我们的失业率还在10%,为什么会这么高?因为美国经济一般在危机当中人们感到很恐慌,觉得好像世界末日到了,用了一种很极端的办法减少了就业人口。现在我们战略制定的比较早,很多公司他们加固定员工的速度是比较慢的,他们不是很快的就做出反映,但是总体来说这种危机冲击可能影响了信心。

  不过这个情况会逐渐改善,而危机之后的复苏,而且危机是由于过去的借债过多,无论是家庭还是国家都是这样,这种复苏从利益上看是不可避免的,是比较温和的,不可能避免这一点。这就使得我们不得不减少失业也比较逐渐,有人说2016年才能够让失业率恢复到5%-6%。

  查理-罗斯:是不是全面的就业预测?

  盖特纳:我不是就业学家,我要做的就是确保华盛顿以及国会还有政府里面的人做好经济增长及然后就业尽快的改善,这是我们的义务。我们确实面临的挑战是挺多的,不仅仅是失业率的,而且还要改善房地产。

  查理-罗斯:再来谈谈中国,胡锦涛说这不是1-1=0的,你关注中国,是不是能说点中文。你们都是经济安全对话的参加者,现在国事访问之后情况怎么样,什么成果呢?中方是不是有权利这么说,已经显示出了中国和美国同样强,没有其他人比我更强?

  盖特纳:我想也许有些人会这样说,但是中国领导人是不会这样说的。中国过去30年当中确实是非凡的改革,他们有这种能力定长期的目标并且执行,而且恐怕要由中国人跟你们说,他们现在人均GDP是多少,是不是世界经济的1/3。

  查理-罗斯:他们现在在一点一点取代其他国家?

  盖特纳:是的,他们有非常复杂的一系列挑战,不光是人口,而且他们的劳动力成本在上升,他们仍然是建立市场经济的初期阶段,他们的经济现在大部分是立足国家所有权主导的,而不是市场主导的。他们承诺了要继续改革,但是需要时间。

  再回答你的问题,你看到的是两国的总统都认识说双方的命运联系的很紧,而且世界要取决于看美中两国如何管理好关系,找到一种方式使我们共同增长,而且政策不能只是照顾国内的利益,要照顾到全球经济,我想这个认识是很重要的。

  我们想做的是加强中国继续改革的动力,让他们经济更加市场化,更加灵活,而且和我们一起来塑造一个世界的新体系,使双方一起前进。当美国还有欧洲一些国家建战后金融体系的时候,中国不赞成,30年当中他们得益了,但是这个系统需要调整改变。

  当然我们有自己的利益要照顾及他们有他们的利益要照顾,但是要确保两个国家的人都认识到我们的命运是紧紧相关,从根本上来说是互补的不是冲突的,所以要让他们感觉到可以建立起我们的系统,并且是有利益的。